巴拿馬與台斷交 重挫台灣國際空間

──蔡英文表示決不對大陸妥協讓步

(美國)楊力宇

  在大陸的強力打壓下,中華民國的外交形勢日益艱困。在現有的邦交國中,巴拿馬實是台灣最重要的盟邦。然而,巴拿馬總統瓦雷拉(Juan Carlos Verela)突然於六月十三日宣佈與大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建交,同時與中華民國斷交。台灣的邦交國減至二十個,重挫台灣的國際空間。

 

  巴拿馬與北京宣佈建交前四十分鐘,才告知台灣,使台北當局倍感屈辱和憤慨。

 

  蔡英文總統去年五月二十日就職,六月就出訪巴拿馬,巴國轉眼即翻臉,令蔡英文及台灣政府難堪。

 

  大陸的打壓

 

  以台灣二千三百萬人口,經濟實力全球排行二十二、人均GDP排行三十七,本應享有一定的國際地位,如今卻處處受挫,關鍵是大陸的打壓,有三點值得注意:

 

  一、 北京最近開始從被動轉為主動。甘比亞於二○一三年十一月片面宣佈和台灣終止邦交,北京拖延兩年四個月,直到蔡英文去年五月就職前兩個月,才和甘比亞建交。但聖多美普林西比去年十二月與台北斷交,北京立即與之建交;巴拿馬更對台北隱瞞與北京建交的決定,北京態度變成主動,且帶攻擊性。

 

  二、 巴拿馬邦交生變,直接金援不再是主因。近年大陸在中美洲各國投資猛增,國營企業大舉進軍,重大工程承包分享當地政客,各國急於搶搭「中國列車」;反觀台灣能提供的資源與援助非常有限。

 

  三、 中美洲多國早有意棄台灣,遲早與北京建交為必然的趨勢。北京對台灣的外交打壓主因為蔡政府拒絕接受「九二共識」。

 

  巴拿馬與中華民國的外交關係可以追溯到一九○九年前清時代,兩國邦誼長達百年,但在兩岸關係紛擾與經貿實力消長下,巴拿馬選擇與北京建交與台北斷交,對巴拿馬而言,這只是在分裂的中國內部,選擇了北京。巴拿馬早在一九八○年代就希望與大陸建交,巴國高層都不願來台,今日巴拿馬的改變早有明顯的跡象。

 

  台灣的努力

 

  在一九九○年代,六四事件重創大陸國際形象,台灣以強勁的經貿實力稍稍穩住了巴拿馬。但是到了二○○○年之後,兩岸實力消長,差距拉大,大陸實力超越台灣,大陸以經貿關係在中美洲如入無人之境,台灣無法對抗。

 

  在李登輝總統時代,台灣在巴拿馬砸大錢搞工業區,藉此拉攏與巴國的關係,但慘敗收場。陳水扁總統時代初期與巴國總統莫絲柯索往來熱絡,看來邦誼穩固,但莫絲柯索是個貪腐總統,與陳水扁一樣都涉入頗多重大弊案。兩人均先後下台。

 

  馬丁杜里荷就任巴拿馬總統後,關係急轉直下,巴國對台非常冷淡。

 

  在馬英九總統時代,雙方關係略為改善,巴國總統馬丁內利來台訪問,當時有兩岸關係緩和的背景,與陳水扁時代差別很大。蔡英文總統去年上任以來,巴國高層官員又開始拒絕訪台。

 

  台灣高層經常出訪巴拿馬,但是巴國高層卻很少訪台,扁馬蔡三任總統十七年,只有兩位巴拿馬總統訪台兩次,雙方外交關係早就陷入谷底。

 

  巴拿馬因為運河的關係,是美國戰略利益所在,不樂見敵對勢力染指巴拿馬,巴拿馬選擇與北京發展外交關係,顯示美中雙方對巴拿馬問題已有某種諒解。

 

  陳水扁搞烽火外交,台灣處處碰壁,兩岸關係惡劣,當時大陸與巴拿馬也沒有建交,但蔡英文提出維持現狀,北京卻拿下巴拿馬,顯示北京當局在壓縮台灣國際空間的戰略與戰術,都產生了變化,這是台灣外交最大的危機。

 

  巴拿馬與台斷交後,台灣在中美洲的其他邦交國(包括薩爾瓦多、洪都拉斯、瓜地馬拉、尼加拉瓜)都可能追隨巴拿馬。

 

  殘酷現實 無力回天

 

  此外,教廷積極與北京發展關係,雙方建交只是遲早問題。與陳水扁處處挑釁相反,蔡英文相當自制,但蔡政府的外交處境比扁還要惡化,因北京對台壓力日漸強化。

 

  巴拿馬與台斷交並與陸建交,顯示殘酷的國際政經現實,台灣似有無力回天之感。

 

  長久以來,海峽兩岸在巴拿馬進行激烈的外交戰。最近數年,中國大陸對巴拿馬的積極耕耘與拉攏,一直令台灣各界憂心。尤其是一九九六年後,大陸與巴拿馬往來更為頻繁,香港和記黃埔公司取得巴拿馬運河巴爾博亞港和克里斯托瓦爾港經營權,自此大陸對巴拿馬影響更加強化。

 

  大陸僅次於美國,現已是巴拿馬運河的第二大用戶。一九九九年,巴拿馬副總統巴利亞里諾訪問中國,顯示巴拿馬已逐漸並積極向大陸靠攏。

 

  雖然小英總統於去年六月甫上任即親自率團祝賀巴拿馬運河擴建啟用,隱含積極護盤的政治目的,但仍然無法改變巴國向大陸靠攏的決心。

 

  其他國家將與大陸建交

 

  頗多專家學者認為,梵蒂岡及非洲兩個友邦接下來都可能與台灣斷交。中華民國在非洲的邦交國現只剩下佈吉納法索與史瓦濟蘭。

 

  巴拿馬總統瓦雷拉於六月七日親自出席中資企業嵐橋集團投資的箇朗新貨櫃港開工儀式,總投資高達十億美元的工程,完工後將成巴拿馬和中南美洲的最大港口。瓦雷拉當時就表示「中巴兄弟同心」。中國是巴拿馬運河第二大使用國,一向以美國馬首是瞻的巴拿馬,近期向中國表態不斷,去年在北京舉行的「中拉論壇」,巴國主張要提升中國與拉丁美洲共同體會議到首腦層次,令與會各國代表驚訝。

 

  根據法新社的報道,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UNSW)坎培拉校區政治學榮譽教授塞爾(Carl Thayer)表示,巴拿馬是最新與台灣斷交的國家,但不太可能是最後一個。

 

  某些西方媒體報道說,巴拿馬與大陸建交舉動引發台灣方面憤怒回應,恐將進一步升高兩岸緊張關係。

 

  台灣外館被迫改名

 

  巴拿馬與台斷交,外界憂心骨牌效應。除了挖走邦交國外,中國大陸對台灣的外交攻勢,也包括向各非邦交國政府施壓,要求台灣的代表處或辦事處不得使用「中華民國」與「台灣」頭銜,要改為「台北」。台灣外交部最近透露,目前已經更名或可能更名的,包括駐巴林、厄瓜多、杜拜、奈及利亞、約旦的代表處或辦事處。

 

  其中駐杜拜商務辦事處,近日已配合由「中華民國」改為「台北」。至於奈及利亞,該國政府今年初大動作宣稱,基於「一個中國」政策,要求「中華民國商務代表團」更名,並遷出首都阿佈加(Abuja),威脅如不配合就會有激烈動作,迫使台灣駐奈代表處目前暫停運作。

 

  民進黨立委羅致政最近在黨團舉行記者會,表示自己詢問外交部,在巴拿馬斷交後,現有二十個邦交國中,是否有兩個屬於「黃燈」階段。非邦交國方面,中國大陸也向各國施壓,要求不得讓台方代表處使用「中華民國」或「台灣」頭銜。

 

  外交部亞非司司長陳俊賢說,巴林、約旦、厄瓜多抗壓性低,台方籌碼也不多。他重申,因目前多數無邦交國辦事處名稱使用「台北」,若為面子自行撤館,「剛好是中國大陸最高興的,我方實質利益損失也大」。

 

  前總統李登輝在談及台巴斷交時表示:外交部長李大維都沒做什麼事,這種事怎可以罵罵就行,要有人出來負責任。李登輝要李大維承擔責任。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說,作為國際社會一員,台灣將善盡維持區域穩定與台海和平的堅定立場與努力始終一致,不會改變。

 

  力挽狂瀾 絕不屈服

 

  台巴斷交後,蔡英文總統立即親自對外說明。她表示,此時此刻,「一致對外」是我們唯一的選擇,也是我們彰顯國家主權最有力的方式。附和北京當局的邏輯,無異是向威脅屈服,更將扼殺我們自己的生存空間;打壓和威脅,無法縮短兩岸的差距,反而疏遠雙方人民的距離。蔡英文說:「我可以代表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說:我們絕不會在威脅下妥協讓步!」

 

  小英總統針對大陸對台的外交打壓指出,「我要在此正告北京當局,為了維持兩岸和平穩定,台灣已經善盡一切的責任,但北京這樣的做法,已經衝擊了兩岸穩定的現狀,台灣人民無法接受,我們決不會坐視國家的利益一再受到威脅與挑戰。」

 

  蔡英文指出,台灣雖然失去了一個盟邦,但我們拒絕以金錢競逐外交的態度不會改變,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也不會改變,台灣在國際社會的價值與地位更不會改變。

 

  蔡英文強調,台灣是主權國家,主權不容挑戰,主權也不容交換;北京當局一貫操弄「一個中國」原則,在國際上處處打壓台灣的生存空間,威脅台灣人民的生存權利,但不可爭辯的是,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這是北京當局永遠無法否定的事實。

 

  蔡英文於二○一六年五月二十日就任總統後,推動各種改革,但在大陸的打壓下,台灣的外交形勢日益艱困。

 

  蔡英文承認,長期以來台灣國際處境艱難,是不爭的事實,對岸的打壓也不曾停止。但越是這樣不利的處境,我們的態度就越要堅定:堅定民主自由的信仰,堅定一致對外的信念,堅定國人掌握國家命運的決心。

 

  蔡英文認為,維護國家主權是她最大的責任。更大的挑戰,只會帶來更堅定的意志;台灣人的信心,不該也不會被輕易打倒,我們會屹立不搖。

 

  蔡英文的談話顯示,台灣對大陸絕不會妥協讓步;她有意力挽狂瀾,繼續努力,為台灣打拼。

 

  中國大陸現已擁有一百七十六個邦交國,台灣的邦交國只剩下二十個。

 

  近年台灣參與國際組織也日益艱難。台灣雖多方努力,但今年仍然無法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至於其他國際組織(如國際民航組織),更無可能。

 

  因此,某些台灣學者專家建議台灣應化被動為主動,調整內外政策,提出嶄新的外交戰略與戰術,尋求建立外交新局,但也有學人認為,台北恐難突破殘酷的國際政經現實。如何改變台灣的外交困境,將考驗蔡英文總統與其執政團隊的智慧與遠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