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辱華」罪名

──從楊舒平事件引發的思考

(大陸)盛言

  魯迅未識此重哀

 

  上世紀三十年代,魯迅先生因認為當時中國缺乏言論自由,曾在文章中嘲諷道:「不過我們中國人是聰明的,有些人早已發明了一種萬應靈藥,就是『今天天氣……哈哈哈!』」──魯迅《看書瑣記(二)》

 

  據夏丐尊先生回憶稱:迅翁此言,多年以後都被人傳為諧謔語。那意思無非是諷刺當時的中國,不許人講話,什麼話也不能說,只能說說天氣、空氣之類無關痛癢的事情。

 

  余生也晚,魯迅去世時,本人還未出生。但在文革中,中國除了「毛選」就只有魯迅的書可以看,筆者有幸拜讀了不少魯迅的小說與雜文。特別是看見魯迅先生在雜文中與楊蔭榆、陳源、葉兆言、徐志摩、梁實秋……等人的論戰好不熱鬧,許多文字早已超出了「筆墨官司」的範疇。不僅大量「妄議」時政,甚至說魯迅在鼓動學潮,煽動鬧事,也不過份。然而魯迅卻一生平安,並未被人請去「喝茶」,當然更不會有什麼「尋釁滋事」、「煽動顛覆」的罪名找上門來。這哪能叫沒有言論自由?如果魯迅先生在天之靈有知,恐怕也萬萬想不到,今日的「新中國」即便是說空氣、氣候之類的話題,也會惹來大麻煩,乃至大禍!

 

  「語言暴力」令人觸目驚心

 

  二○一七年五月一位在美國馬里蘭大學的中國大陸留學女生楊舒平同學,因成績良好,品學兼優,於是校方指定她在畢業典禮上代表全體畢業生致詞。這位楊同學在致詞中實事求是地說,她到美國後一下飛機便覺得空氣清新甜美,不必像在中國大陸那樣經常需戴口罩以自我防護。她說:「我在中國長大,在我的家鄉,每次出門我都會戴上口罩,否則有可能會生病。但是,我到美國後在機場外呼吸的那一刻,我感到很自由」。任何心智正常的人對此都不難作出判斷,這只不過是楊同學在實際生活中一點切身的體驗與感受,從而在會上講幾句即興的平常話。和魯迅當年說的「今天天氣……哈哈哈!」亦庶幾相近。然而沒想到,楊舒平這樣幾句閒言,竟然給她帶來一場天大的麻煩,招來中國大陸網上的紅衛兵、義和團以及一批在網上發帖掙錢的「五毛」對她鋪天蓋地的侮辱與謾罵。什麼「美狗」、「漢奸」、「腦殘」……都還嫌不夠,竟直接給「定性」為「辱華」事件,並武斷地「結論」為,楊舒平說那些話就是為了想在美國獲得一張綠卡。如此「誅心」真不知依據何在?

 

  接著,這些假「愛國」名義的打手,更使出下三爛的手段,對楊舒平進行「人肉」搜索,把其家鄉、家庭、住址等隱私加以暴露,從而迫使當地政府也出來「發話」,對楊同學加以指責。更下流的是,在許多大陸網站,例如設在海南的號稱「全球華人網上家園」、有中共官方背景的《天涯社區》上,有的人蓄意將楊舒平的照片加以歪曲醜化後發了出來,「跟帖」就是「醜死了」,「沒人要的東西」……恣意辱罵。更無恥的是,這幫人還把一張很可能是用「電腦合成」的楊舒平與一個外國男人的「合影照」發在網上,又罵道「早與美國人上床了……」等污言穢語。這種「語言暴力」,根本不是在討論問題,而是想用下流手段置人於死地。筆者不禁想起上世紀三十年代魯迅先生為著名影星阮玲玉小姐被流言所傷導至自殺一事,所發出的「人言可畏」的憤怒指責。而今,天朝的這些現代義和團流言之兇暴無恥,比之當年誹謗阮玲玉的那些人,不僅「與時俱進」,更具「中國特色」。所以最後楊舒平同學不得不被迫在微博上道歉。可見在當今中國大陸,誰最無恥,誰便天下無敵,甚至可把這種流氓手段耍到國外,走向世界。真個是「我是流氓我怕誰」?

 

  讓事實來講話

 

  更應指出的是,這種在網上使用「語言暴力」的流氓行為,是得到官方的縱容與鼓勵的。眾所周知,中共對網上言論是嚴格管制的,凡不合官方意圖者,輕則稱之為「敏感或過激言論」立馬封殺,重則便是「尋滋」或「煽顛」要吃官司的。最近山東招遠一位王姓公民,因在網上戲稱「核心」為「包子」便被抓捕判刑。令人感到,今天的中國人好像還生活在康熙、雍正的「盛世」裡。由此可知,對楊同學的人身攻擊、謾罵無疑是得到官方支持的。而隨後官方更赤膊上陣,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公然代表官方說:「中國公民在國外發表言論要有著負責任的態度;大多數中國人民從該留學生的言論中可以看出其對國家的真實感情」。陸慷所謂的「在國外發表言論要有著負責任的態度」,說穿了就是強調在國外只能為黨國「歌功」,不可對黨國「揭醜」。至於是否符合事實,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對這個黨國要有「感情」。有了這種「黨性」的感情,你自然就會說毒霾籠罩下的空氣也是「清新甜美」的了。

 

  然而大自然既是公正的,也是無情的。不僅中國「首善之區」的北京籠罩於毒霾之下已成「常態」。而且天津、河北、山東、河南、山西大片山河都經常毒霾漫天,蔽日遮空。有時連四川、雲南、貴州等地都難以倖免,Pm2.5的濃度越來越高。世界衛生組織規定Pm2.5年平均濃度安全值為10Ug/M3,全美的年平均濃度是8.9Ug/M3,而在中共統治下的大陸,昆明(即楊同學的家鄉)二○一六年的平均濃度是28Ug/M3,已超標近三倍。在這樣的空氣中,楊舒平說她出門要戴口罩,難道有錯?昆明在大陸還算是「好地方」,其空氣質量排名全國第七名。而鄭州是七十五點七,洛陽是七十八點三,石家莊九十八點八,保定九二點一。以上數字均來自中共「環保部」,並非「敵對勢力」造謠。面對無可爭辯的事實,楊舒平同學說大陸空氣質量差,讚美了美國的空氣清新,怎麼在陸慷大人的嘴裡就成了不負責任的態度了?這位中共外交部官員更擅自代表「大多數中國人民」認為楊舒平同學對他所謂的「國家」沒有「感情」?莫非中共官員對國家的「感情」就是要撒謊、吹牛、騙人嗎?這恐怕正應了林彪那句「名言」:「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

 

  誰才真正「辱華」

 

  「辱華」一詞,雖然早已是中共對人隨意羅織罪名的一大毒招、賤招,但過去一般都只是用於涉及政治的問題。對楊舒平這樣只是如實議論了一下空氣質量,便被無限上綱為「辱華」,這是文革之後尚未見過的。而且反應如此強烈,大陸網上一派下流謾罵,不講任何事實與道理,最後還由外交部出面來「幫腔」。這只能說明當局已虛弱到何種程度,不但沒有什麼「三個自信」,連半個自信也沒有。與此同時,六月七日,北京網信辦約談了微博、今日頭條、騰訊、一點資訊等多家平台,而後,包括「全民星探」、「風行公眾號官微」、「中國第一狗仔卓偉」等多個賬號被封或者禁言。同時還傳出,知名大V「咪蒙」也被禁言。一天以後,包括「毒舌電影」、「關愛八卦成長協會」在內的二十五個微信公眾賬號也被封。在天朝,「風月八卦」已不許人談,即便人在海外,也不許講天朝空氣的好歹。中國的專制黑暗不知將伊於胡底?二○一二年習近平上台伊始,曾對大陸幾個「民主黨派」的高層人士說,共產黨應該要「聽得進尖銳的批評」。善哉,斯言也!但如今楊同學一句空氣好壞的平常話都會招來「辱華」的大「罪」,這罪名的「門坎」如此之「低」,完全是個笑話,更無異於對習總之言的黑色幽默!

 

  所謂「辱華」就是侮辱、欺負中國,而中國的主體就是全體中國民眾,所以真正侮辱欺負中國民眾的,就是那些沐猴而冠,站在台上把漂亮的好話都說完了,實際上則在「改革開放」的名義下,大搞盜國、禍國之壞事者。他們不斷使用「三低三高」(低工資、低人權、低福利、高腐敗、高污染、高「基尼」即貧富兩極分化)的畸形發展來殘酷壓迫剝剝中國民眾。中國空氣如此糟糕,正是這些人不顧一切破壞資源與生態環境造成的。他們如此大幹壞事,如此禍國殃民,卻不許楊舒平同學提一句,這是哪家的王法?當然,應該說這種「王法」是有的,那就叫「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