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將剩勇追窮寇

──朝核問題和特習會的啟示

靳西雨

  四月,舉世矚目的兩大事件無疑是朝核問題和特習會。世界對此多有預測和評論,但結果令不少論者大跌眼鏡。

 

  金正恩臨時懸崖勒馬

 

  朝核問題關乎東北亞以至世界安全與和平。直到北韓所謂「太陽節」,即金家太祖金日成生日,媒體多有評論北韓第六次核試驗勢在必爆,美國也具足軍事準備,軍事打擊志在必得。但金正恩臨時懸崖勒馬,僅僅在「節」後放了一個失敗的、至多可能是中短程的導彈。至於口水仗和「超強硬」,早已是世界聽慣了的吹牛,如此而已。

 

  不過有有識之士曾斷言第六次核試至少在當前必不會引爆。何故?唯因特朗普是真正的、言出必果的政治家;而金三實則色厲內荏,即使所謂「同歸於盡」也是一無實力,二捨不得自己的身家性命哪!至於什麼金記核武、導彈,什麼萬炮齊轟,首爾一片火海,無非有人故意幫著金三搞恫嚇,自欺欺人。有文章確實分析過金三核武、導彈和火炮的「威力」被過於誇大。筆者仍敢斷言:北韓建軍節(四月二十五日)前後,也必定不敢搞核試和發射新型導彈。

 

  事實證明:對付流氓,唯有實力,也就是《水滸傳》青面獸楊志對付潑皮牛二的「一刀了之」。這是世界從這次事件應得的一大啟示。一些人(你懂的!)翻來覆去唸和平經,其實是故意資敵和欺騙世人(當然也有一些人是綏靖主義糊塗蛋),世人切不可再信。

 

  特朗普為何改變對華態度

 

  特習會,事前有諸多評論說習氏立場既定,不會有實質性成果。儘管特習會上習氏酒足飯飽之時,特朗普突然發動對敘利亞的軍事打擊並當面告之,習始終表現出與特氏非常友善和合作的態度。特氏本人也在會後稱特習會取得「巨大進展」,並向媒體公開說「我相信許多可能非常惡劣的問題將消失」。特氏並接受了習的訪華邀請,定於年內即成行。

 

  這回,習氏確實表現出了相當程度的「理性」。有媒體評論「特習會」是一次「無腳本」的會晤,但如此重大的元首峰會,怎麼可能事先沒有充分的準備和預案?早在特習峰會前,美中雙方已經充分溝通,雙方的立場早已大致確定。這就是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訪華和中共前外長楊潔篪訪美。所以,習氏的立場和態度就是中共黨內當前的立場:和為貴,欺軟怕硬。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習氏至少是默認了美國對於解決朝核問題的堅決態度,包括必要時實行武力打擊,並且推想雙方可能談定了中共默認的條件。第二,特習會未提及一中政策與台灣議題,也未談到美國對台軍售問題。倒是特習會前夕,大陸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海協會)會長陳德銘表示希望以「一個國家兩個還分治著的機構授權代表」的身份訪台,這無異是意涵了「一中分治」的構想,即中共願意接受事實上的大陸、台灣「兩府」分治。第三,習氏同意了在貿易問題上與美國可以談判,也即作出適當的、甚至大幅度的讓步。事實很簡單和明白,以特朗普的強勢和事事在理,只有習氏在這三方面的「理性」,才可以解釋特朗普何以對中共態度有了大幅度的變化,甚至接受了習氏的訪華邀請。任何鼓吹特氏沒有外交經驗,或者沒有頭腦,說話前言不搭後語、朝令夕改,或者特不敵習、一敗塗地的媚辭讕言,不是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就是故意欺騙輿論和世人。

 

  形勢迫習氏「理性」

 

  習氏「理性」源於迫不得已。北韓之所以臨時懸崖勒馬,習氏的默認和已經採取的措施(退回北韓煤炭船等等)必定也是一大因素。台灣問題,若果中共接受兩府分治,對台海和平,對中美台三方都是大有利的。貿易問題也同樣如此,中共只有願意談判和適當讓步,才是雙方互利共贏。

 

  習氏的「理性」,當然不是中共改邪歸正的表現,而只能是習氏中共在特朗普的重壓和利誘下對朝核問題和中共國內形勢有了比較現實的認識的結果。特氏明白寫道:「朝鮮正在自找麻煩。如果中國決定幫忙,那很好。如果不幫忙,我們將在沒有他們的情況下解決這個問題!」「我向中國主席解釋過了,如果他們解決了朝鮮問題,那麼他們與美國的貿易交往對他們來說就會變得更好。」另一方面,毋庸多說,中共也必定認識到,受到北韓核武器最大威脅的,首先不是美國,而恰恰是中共自己!甚至可以說,中共一定認識到,北韓心目中的第一敵人,不是美國而恰恰是中共!在台灣問題上,中共認識到,現在最重要的是保黨保政權,而不是所謂「統一」台灣。「武統」台灣反而極可能造成中共政權的崩潰,美方罕見地在峰會前後三度提《對台灣關係法》以宣示立場,即美國的(而不是中共的)「一中」政策,包括美國從未承認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包括《美國對台灣關係法》和對台灣的《六項保證》(對台軍售包括在內)。經濟上,在中共堅拒政治改革,令大陸經濟無可挽救地大滑坡的嚴峻形勢下,中共不可能承受得起美國的貿易反擊(不是貿易戰,因為恰恰是中共對美國搞傾銷,搞不公平貿易,攫取了巨額不正當貿易順差)。而經濟一旦崩潰,中共就失去了其執政合法性的唯一支撐,保黨保政權也就化為了泡影。

 

  所以,在特朗普施以重壓的外部環境下,習氏表現出有比較現實的認知,不是不可能的,也是這次特習會給予世人的又一值得注意的啟示。習氏團隊以及中共黨內外尚不乏有識之士,大陸十四億人民畢竟不比北韓百姓之被絕對封閉。中共騙了美國幾十年,再騙的話,難度大了。

 

  宜將剩勇追窮寇

 

  若果如此,世界應作何對策?筆者以為可以借助毛澤東的一句詩:宜將剩勇追窮寇!窮寇者一,北韓金三流氓政權;窮寇者二,中共頑固專制政權。美國現在先盡一切可能(包括迫使中共對北韓真施壓)爭取北韓棄核無可厚非,畢竟戰爭總是有生靈塗炭和經濟損失。但核武是金三保命(保他一人一家之命)的唯一倚靠,即使中共對朝斷糧絕油,恐怕也難以迫其棄核。美國和世界一定要有清醒認識,堅定決心,並隨時作好武力打擊的萬全應對。以筆者的估計,除非北韓內部崩潰,武力打擊是朝核問題的唯一終局手段,而且也不會再久拖時日。

 

  至於對付中共政權,美國務必保持特朗普式的強勢和重壓,堅持原則(例如「美國的」一中政策),捏住中共政治和經濟的軟肋(人權、要面子以騙取人心、貿易……),絕不綏靖,同時又以一定的靈活性鼓勵和迫使中共就範於國際規則。這不失為一種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