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會談煙幕孵育了朝核

 

柴 路

  朝鮮擁核已成事實

 

  朝鮮從二○○六年十月九日至二○一六年一月六日,共進行過五次核試驗。經多方證實,朝鮮已經掌握原子彈、氫彈及其小型化技術,並具有潛射導彈的能力。據三月十三日大陸騰訊新聞網援引美國媒體報道,眼下,朝鮮正在積極準備進行更大爆炸當量的第六次核試驗,其爆炸當量可能達到二十八點二萬噸,相當於第五次核試驗爆炸當量的十四倍。「金三」獨裁政權一再揚言,要加緊開發射程可達美國本土的洲際彈道導彈,對美日韓實施先發制人的核打擊,讓敵國城市「灰飛煙滅」!

 

  中共玩伎倆助朝擁核

 

  長期以來,在國際社會一致聲討、監督和制裁之下,朝鮮的核武器是怎麼搗騰成功的呢?這應該歸功於中共的朝核會談的煙幕!

 

  在一九八○年代,朝鮮核武研究尚未取得什麼進展。一九九一年蘇聯解體後,原蘇聯核武研究人員被朝鮮秘密聘用,其方才進入實質性的核武研試。美國衛星偵察到這一活動後,立即表示要依據《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對其核設施實行檢查(朝鮮早在一九八五年十二月十二日就正式加入了《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朝鮮欲蓋彌彰,立即宣佈「朝鮮無意也無力開發核武器」,同時指責美國在韓國部署核武器威脅它的安全,朝鮮半島核危機便由此爆發。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朝鮮同韓國簽訂《關於朝鮮半島無核化共同宣言》,承諾:「朝韓不試驗、不製造、不生產、不接受、不擁有、不儲藏、不部署、不使用核武器;朝韓和平利用核能;朝韓不擁有核再處理設施和鈾濃縮設施。」一九九二年一月,朝鮮又與國際原子能機構簽署《核安全協定》,同意國際原子能機構對其核設施進行檢查,於是朝鮮半島的緊張氣氛有所緩和。其實,朝鮮簽署的上述宣言和協定都是文字遊戲,毫無兌現的誠意,其核試驗該怎麼搞還怎麼搞。一九九三年三月,朝鮮公然宣佈退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致使半島核危機日趨緊張。

 

  對於半島核危機,中共一向沒完沒了地高調鼓吹,惟有會談才是緩解危機、實現半島無核化的最佳途徑,並且「毛遂自薦」,主持六方會談(中、朝、美、韓、俄、日)解決朝核問題。二○○三年八月二十七日,首輪六方會談在北京舉行,截至二○○七年十月三日,六方會談共舉行了六輪,結果屁用沒有。朝鮮自覺核武大功告成,為向世界張揚其走核武邪惡道路的堅定性和自信力,於二○○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宣佈退出「六方會談」。然而,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中國外交部記者會上,中國政府朝鮮半島事務特別代表武大偉仍然呼籲,中方建議十二月上旬在北京舉行六方會談團長緊急磋商,實則空嚎一聲。二○一三年一月二十四日,朝鮮國防委員會發表聲明稱:六方會談不再存在,以後不會再有討論朝鮮半島無核化對話,朝鮮將繼續發射各種衛星和遠程導彈,將進行高水平核試驗。

 

  中朝核武雙簧表演

 

  朝核六方會談壽終以後,在朝鮮核試驗如火如荼進行、國際社會全面對朝鮮加大制裁力度的情況下,中國不是積極有效地配合制裁,而是繼續高調吆喝重起六方會談。在今年三月中國大陸全國兩會期間,外交部長王毅在答記者問時,還信誓旦旦地叫喚:「今後,我們仍願做一名『扳道工』,把半島核問題扳回到談判解決的軌道。」(三月九日《人民日報》)

 

  事實勝於雄辯。中共長期叫囂的包括六方會談在內的各種朝核會談,無不是在玩弄自欺欺人的鬼蜮惡伎,其真實的目的,是用會談幌子掩蓋、庇護、支持朝鮮核試驗。回眸朝核六方會談的歷程,人們會驚訝地發現:中共主持下的朝核六方會談,自二○○三年八月二十七日開場,至二○○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熄火,一共進行了六輪會談,斷斷續續,歷時將近六年。此間,正是朝鮮核試驗的發狂期,其先後於二○○六年十月九日和二○○九年五月二十五日進行二次核試驗。六方會談「死後」,中共繼續大聲疾呼重起六方會談,在此喧囂聲中,朝鮮又分別在二○一三年二月十二日、二○一六年一月六日、二○一六年九月九日進行三次核試驗。這邊廂,是中共或吼叫或主持的會談,那邊廂,是朝鮮持續不斷升級的核試驗。難怪,國內外輿論普遍將這種現象譏諷為「中朝核武雙簧表演」。

 

  中共高層訪朝親密互動

 

  如果中共呼籲通過會談方式解決朝核問題,動機純正,表裡一致,那它就不會爆出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怪事。

 

  其一,在朝鮮核試驗愈演愈烈、國際社會對朝鮮制裁力度越來越強的情況下,中共高層對朝鮮頻繁訪問。二○一二年八月,中共外聯部長王家瑞訪朝;二○一二年十一月,中共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李建國訪朝;二○一三年七月,中共政治局委員、國家副主席李源潮訪朝;二○一五年十月,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劉雲山訪朝。他們是去規勸朝鮮放棄核試驗?否!是去發展「同志加兄弟」的友誼,是去給朝鮮核試驗加油鼓勁!這在劉雲山訪朝期間表現得尤為突出。

 

  劉雲山十月九日上午抵達平壤,當晚就會見金正恩。兩人說笑歡快,三次熱情擁抱。劉向金正恩轉交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親署函。習函中說:「中朝傳統友誼由雙方老一輩領導人親自締造和精心培育,是雙方共同的寶貴財富,值得我們倍加珍惜。」「新形勢下,我們願從中朝關係大局和兩國發展大計出發,同朝方密切溝通、深化合作,推動中朝關係長期健康穩定發展。」此乃中共對朝鮮核試驗最高級別最權威的表態,其潛台詞,無疑都以支持朝鮮核試驗為前提。

 

  十月十日,劉雲山參加朝鮮勞動黨成立七十周年紀念活動,在閱兵主席台上,劉、金兩人並肩挽手,高舉過頭,共同向台下致意。這等於共同向世界炫耀武力,等於共同向世界宣告:中朝兩黨聯手進行核試驗,並熱烈祝賀朝鮮擁有核武器!就在劉雲山訪朝不久,朝鮮在二○一六年一月和九月,連續進行了二次密集的高當量的核試驗,其中第五次核試驗的爆炸當量達到一萬噸,從而徹底扯掉了中共在朝核問題上的遮羞布,使其所主持的朝核六方會談的真正動機和狡詐用心暴露無遺。

 

  中朝血盟基於共同的獨裁體制

 

  其二,《中朝友好條約》(全稱「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不廢除,中共所宣揚的半島無核化的任何對話、協商、談判都是扯淡。一九六一年七月十一日簽訂、同年九月十日生效的《中朝友好條約》,一九八一年、二○○一年兩次自動續期,有效期至二○二一年。該條約有兩個核心內容,一是「締約一方處於戰爭狀態時,締約另一方要進行全力軍事及其他援助」;二是「締約雙方均不締結反對締約雙方的任何同盟,並且不參加反對締約雙方的任何集團和任何行動或措施」。新華社援引朝中社報道,早在二○一三年三月三十日朝鮮政府就宣佈,與韓國正式進入「戰爭狀態」;並在月初先行宣佈,《朝鮮停戰協定》「完全無效」,全面廢除朝韓之間互不侵犯的所有協議。既然中共沒有廢除《中朝友好條約》,中共就要堅定不移地站在朝鮮一方,對朝鮮全力給予軍事及其他援助。可見,中共堅決反對朝鮮核試驗的表態以及二○一六年三月二日聯合國安理會通過進一步制裁朝鮮決議草案時中國投贊成票,都不過是虛偽的作派。

 

  其三,中共歷來表示,中朝友誼是「鮮血凝成的」,即他們是「馬列共產紅色基因」誕下的「一黨獨裁」的雙胞胎,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聯合國安理會決議,要求各國通過進一步制裁朝鮮,遏制其核試驗,實現半島無核化。中共雖然投了贊成票,但其對朝鮮的援助,可以說一天都沒有停止過。朝鮮獨裁政權,以發展核武為綱,無視民生死活。如果中國對其真正斷絕援助,恐怕「金三」獨裁統治很快就會「停擺」。現實的情況是,中共不僅沒有切實履行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盡對朝鮮制裁的義務,反而極力反對美韓部署「薩德」。「薩德」屬於防禦性武器,只用於擊落侵犯韓國領土的戰術彈道導彈。一個國家在其境內建立自己的防務是該國的內政,別國無權指手劃腳,此乃國際法確立的原則。聯合國憲章還規定,一國受到緊急非法侵害時,擁有自衛、自保的權利。同時,還規定了他國可以予受到威脅的盟國軍事援助,並在該國遭受攻擊時,實施集體自衛。因此,「薩德」入韓符合國際法的規定。中共反對韓國部署「薩德」,等於干涉韓國內政。按照中共的邏輯,面對朝核一天天做大做強,其威脅一天天加劇,韓國只能坐以待斃,靜候「金三」揮師南下,繳械投降。豈有此理何至於此?!

 

  國際社會勿再上中朝的當

 

  行文至此,中共在朝核問題上,玩弄長達二十多年的「談判」騙局,其對朝鮮核試驗真支持假反對的畫皮業已徹底揭穿。包括美韓日在內的國際社會,切勿再讓中共的「談判」吆喝迷惑視聽,麻痹神經。所有的獨裁者都是言而無信的,要讓他們終止鬼蜮行徑,任何對話、協商、談判都無濟於事,只會空耗時間和精力,變相成全其邪惡行徑。對於已經歇斯底里的「金三」獨裁政權,必須制裁、制裁、再制裁;打擊、打擊、再打擊,直至徹底摘除這個毒瘤。

 

  三月十九日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會見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會見中,習近平對於「薩德」問題隻字未提。於是一些大陸網民便發帖點讚:「這說明,中共在朝核問題上已經理性回歸。」吾以為,這不是理性回歸,而是理屈詞窮、無可奈何的迴避。迴避就能洗清中共二十多年來在朝核問題上的倒行逆施,取得國際社會的諒解嗎?顯然不能!只有立即廢除《中朝友好條約》,融入國際社會制裁和打擊「金三」獨裁政權的正義潮流,中國方可挽回影響。

 

  總而言之,在朝核問題上,國際社會必須徹底拒絕中朝任何一方提出的「會談」要求,再也不能上其「會談」的鬼八卦的當。應當堅定不移地對朝鮮獨裁政權實施制裁政策,先發制人,摧毀其核武設施,對反人類的暴君「金三」,要像對薩達姆一樣實施「斬首行動」,由韓國主導南北統一,以維護整個朝鮮半島持久和平,使之共同融入自由民主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