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日本的母親之花、生命之花

 

(日本)長良川 春鷗

  每年櫻花盛開的季節,在中國的杭州、長沙、武漢等地,絡繹不絕的人群興致嫣然地觀賞盛開櫻花的情景,與北朝鮮、韓國乃至美國華盛頓等地別無兩樣。(據稱,中國多處的櫻花名勝地,其苗木大部分是日中兩國邦交恢復的初期為日本所贈。)但是在中國的電視畫面上,人們看到觀賞櫻花的人群裡,眾多中國小孩以及大人男女,穿著鞋子(運動鞋、皮鞋、高跟鞋……)滿不在乎地攀爬上櫻花樹,以各種姿態拍照的有之;攀折花木樹枝(帶回家去?)的有之;敲打、腳踹、搖晃枝幹,強行散落花瓣的有之……,如此無情、蹂躪櫻花的野蠻行徑,中國人也許不以為然,但是,日本人無不感到匪夷所思,無不感到心疼和極度的反感。

 

  有媒體報道,某小學老師向媒體訴說(正值日本學校的春假),看過電視的幾個小女孩抽泣著問老師:中國人為甚麼討厭櫻花?他們為甚麼爬樹……?中國的櫻花真可憐……,他們不喜歡花嗎?老師回答說:不,中國人和我們一樣喜歡花……,大部分的中國人、中國的小朋友和我們一樣都喜歡櫻花、愛櫻花。不喜歡花的人是極個別的,很少很少。孩子們淚汪汪望著老師,似懂非懂,好像還想問點甚麼但又問不出來。日中兩國的孩子,都是將來的希望,他們長大以後將是兩國友好親善的橋樑和棟樑,雙方都應該朝著這個方向去努力。

 

  中國的孩子們、大人們攀爬上樹、折枝摘花的種種不良行為當然不能置之不理,必須加以勸說指正阻止,但根本的責任在於他們的家長、在於社會、在於教育。日中兩國儘管存在著價值觀上的差異和習慣上的不同,但是社會公德、社會基本常識應該是共同的、是一致的。比如到公園、花園去觀賞罕見的奇花異木、名貴的百草等,大家只能用眼睛看,去心領神會,總不能隨心所欲,毀壞枝葉,把樹上的摘下,把地上的拔掉拿走。這就是社會公德、社會基本常識的必然共識。

 

  櫻花是日本的象徵,自古以來日本人一直視之為國花、為神聖之花。幾百年來深入人心、廣受歡迎的日本特有又受世人崇敬的「櫻花文化」,在世界上佔有相當特殊的地位。在日本國民的心目中,櫻花既像母親又像情人,永遠給人以溫暖、智慧、信心、希望和力量。誠如日本大文豪、作家夏目漱石(一八六七──一九一六)等諸多?史名人巨匠所譽,「櫻花文化」與太陽同輝,永世不滅。櫻花是日本的母親之花、生命之花,是大和民族的驕傲!

 

  櫻花,日本人始終像愛護自己的眼睛一樣愛護著她、保護著她!試想,自己的母親、情人如若遭遇摧殘、蹂躪,誰也不可能無動於衷。這在日本和中國、在全世界都一樣!

 

  記得數年前發生在中國的反日暴動,那時部分武大學生和「憤青」為了表示「義憤」、「愛國」,頭腦發昏至極狂妄地提出要把東湖校園大片美麗的櫻花樹悉數砍伐燒毀。所幸此舉沒有得呈,理智還是戰勝了邪惡和狂熱。雖然沒有造成世紀的大笑話,但還是希望那種無用的「意識形態」、那種愚癡無知、損人不利己且又相當傷害感情的蠢事今後不會再現。

 

  由於價值觀、習慣和教育上的差異所致,發生在中國的那些摧殘櫻花的行為,令人心裡不爽當然不是好事,但相信大多數的日本人還是可以理解的。時代在進步,一時的傷心可能會變成今後的動力。想起了史冊的介紹,十九世紀愛花如命、自家庭院內外鮮花處處的德國大詩人海涅給後人留下了這樣的詩句名言:花兒可愛,花兒是我的世界,花兒是我的生命……一個愛花的民族是聰明的民族、是希望的民族。

 

  誠如所言,相信大和民族、中華民族都是世界崇敬的聰明的民族、希望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