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古巴導彈危機結局看朝核危機發展

 

史 平

  古巴導彈危機的前因後果

 

  一九六○年代初期,美國的戰略核力量是蘇聯的十七倍,赫魯曉夫想在古巴建立SS-4型中程核導彈基地並派四萬紅軍去保衛古巴,藉以提高蘇聯的戰略核力量。從一九六二年七月開始,用蘇聯貨輪以運送大批拖拉機和農用機械設備為名運往古巴,其實,拖拉機是真的,但那些農用機械設備實際是拆散的導彈部件,而跟著貨輪來到古巴的蘇聯「拖拉機手和機械工人」,則是蘇聯派出的精幹軍事技術人員和導彈專家。到九月底,蘇聯技術人員和專家已經將那些拆散的部件加班加點組裝起來。那是幾十架戰機和近四十枚導彈。

 

  直到十月十四日一架U-2偵察機飛越古巴上空時才發現這些正在建設中的導彈基地。甘迺迪總統為了美國的安全,派遣一百八十三艘軍艦,包括八艘航母全面封鎖古巴,同時命令美軍進入最高警戒狀態,六十架B-52轟炸機不斷在距離蘇聯邊境數公里的歐洲上空盤旋,只待一聲令下便飛越邊境將炸彈投向蘇聯的各大城市。

 

  十月二十七日是最危險的一天,雙方均發生小衝突,美國海軍向最後一艘隱藏海底的蘇聯潛艇投擲五顆訓練用深水炸彈作警告,逼迫潛艇上浮。而艇長以為核戰爭已經爆發,決定發射艦上的核魚雷,僅因大副堅不同意,才上浮請示莫斯科的命令,幸而避免引發一場核戰。同日美國一架U-2機在古巴上空被蘇軍防空導彈擊落,飛行員當場死亡。美國空軍官員決定出動戰鬥機空襲防空導彈基地,幸而上報時被甘迺迪否決了。同時,甘迺迪一邊下令十枚新研製成的「民兵」洲際導彈進入戒備,以警告赫魯曉夫不要輕舉妄動,一邊同意與蘇聯談判。

 

  十月二十八日秘密外交談判終於成功,早晨九時甘迺迪收到赫魯曉夫的信,表示只要美國保證、同意不入侵古巴,蘇聯願意停止古巴導彈發射場工程,導彈將裝箱運回蘇聯,聯合國可以全程監督核查。這一讓步,結束了古巴導彈危機,這一天,全世界終於與世界末日擦肩而過。

 

  甘迺迪和赫魯曉夫的理性避免了核戰

 

  赫魯曉夫為什麼退讓了?這是美蘇雙方的實力決定的。當時蘇聯還沒有航母,遠程核導彈還少於十枚,蘇聯被北大西洋公約國家的導彈基地包圍著,蘇聯所有重要的工業和政治中心都在美國核導彈和戰略轟炸機的威脅之下。真的開戰,對蘇聯不利。更主要的是赫魯曉夫斷定甘迺迪會迅速在古巴動武,美國已經作好了全面開戰的準備,而蘇聯絕不會為了古巴打一場核戰爭。不管危機到底有多嚴重,赫魯曉夫和甘迺迪的和平功勞都無可抹殺。是他們的理性和克制,最終拯救了人類。

 

  當時的情況下,甘迺迪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據說當時他的手下已考慮應對政變了。對他而言最要命的一點是,相當保守的封鎖政策很可能是錯的,如果對手再強硬一點,他的懦弱將導致美國的天大災難甚至毀滅。對於這個極有可能出現的後果,他要負無從推卸的全責。誇張地說,甘迺迪是頂著來自全美國的壓力,為人類贏得了一線生機。

 

  可以說,當時甘迺迪的唯一希望是赫魯曉夫,指望對手的默契配合。當時赫魯曉夫承受的壓力不比甘迺迪少。獨裁體制本不穩定,火還是他一手點起來的,導彈撤出古巴的退縮行為,勢必引起軍方強烈反感,助長反對勢力氣焰,其後果還不如現在就賭一把。

 

  萬幸甘迺迪賭對了,赫魯曉夫沒有賭,終於撤退了。包括俄羅斯人在內,今天沒有人有資格質疑他們的決斷。對於古巴導彈危機的釀成,更大的責任是戰後蘇美的冷戰對抗。後人必須感謝這兩位首腦,感謝他們強烈的歷史責任感,不為一時的國家利益、政治利益和個人得失所左右,在一觸即發的最危急時刻處置得當,留住了脆弱的世界和平。

 

  朝核問題和薩德問題

 

  北朝鮮核問題自一九九三年浮上桌面至今已二十四年了,一九九四年五月三十日聯合國安理會就提出對朝進行核項目調查並對其進行制裁。二○○三至二○○七復年進行了六輪有中、朝、韓、美、日、俄參加的六方會談,也是反反復復,解決不了。不僅沒有解決,當初朝鮮既無核彈,又無導彈,現在都有了,金正恩甚至宣稱,氫彈都有了。朝鮮一路「核要脅」,幕後是中共指使。中共背後撐腰,暗中經濟輸血,使得國際對朝鮮制裁形同虛設。至今中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仍不想徹底解決問題。

 

  自二○○六年十月九日至二○一六年九月九日十年間朝鮮進行了五次核試,試驗當量從幾百噸TNT到兩萬噸TNT。今年三月十一日美國霍普金斯大學報道,根據朝鮮地下核試驗場的最新衛星地圖表明,該基地正在準備第六次核試,爆炸當量最高可達二十八萬噸,是第五次核試當量的十四倍。因為鄰近中國,對中國肯定有影響。

 

  二○一七年三月六日早上,北朝鮮又連續發射四枚彈道導彈,發射地點東倉里距離中國丹東市不足五十公里。其中三枚在飛行一千公里後落入日本海洋專屬經濟區水域,招致日本強烈抗議。同日,美韓兩國證實已經在韓國部署了薩德防禦系統的首批裝備,預計薩德將在四月份投入運行。

 

  朝核威脅是中共反美的果實

 

  眾所週知,朝核問題違反一九七○年生效的聯合國《核不擴散條約》(至今在一百九十三個聯合國成員國中已有一百八十九個國家加入了這個條約),問題的源頭在北朝鮮。韓國為了自身的安全引進薩德反導防禦系統是無可非議的正當防衛,中共偏偏不追究源頭而大肆反對韓國的正當防衛,本末倒置,顛倒黑白。又欺軟怕硬,煽動中國國民抵制把一塊地提供美國用於安置薩德的樂天,而又不敢直接抵制美國。

 

  三月八日中共外長王毅稱,美國與朝鮮正走向衝突,雙方應「同時剎車」,暗示美韓軍演與朝鮮核試同具威脅性。美國反駁說,威脅來自朝鮮,美韓軍演只是為了抵禦朝鮮對國際和平和安全的威脅。威脅來自朝鮮及其核武計劃,正是此核計劃需要立即被阻止。分析指,王毅的言論顯示,中共對朝核問題的立場,與美方針鋒相對,令朝核問題更加複雜化。美國認為,朝核武及導彈專案違反了聯合國決議,而美韓軍演則是由來已久的慣例。

 

  三月十七日,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韓國訪問三八線非軍事區後說,美國對擁核的朝鮮已失去「戰略忍耐」。此話的意思是解決朝核問題的時候到了,中國現在只是一個為解決經濟需求和政治容忍度的矛盾而苦苦掙扎著的國家,它想轉移國內視線,把朝核問題繼續拖下去是不行了。

 

  當今世界之形勢,無論經濟、科技、軍事、政治聯盟方面而言,美國仍是世界第一強國,中國的實力是遠遜於美國,這與五十五年前古巴導彈危機時美蘇實力之比相似,習氏決不敢與美國硬對抗,中共不會為朝鮮打核戰爭,也不會自己動手搞掉金氏政權,但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衡量得失,會默認改變金家王朝。赫魯曉夫會退讓,習氏也會退讓。至於以後又會怎麼樣,那就要等待將來的發展再說了。

 

二○一七年三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