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力解決朝核問題在行動

 

齊道聲

  中美朝三國演義進入終局

 

  近兩個月,朝鮮半島發生一系列事件,局勢再度緊張。二月十三日,北韓廢太子金正男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國際機場遭遇暗殺。三月一日,韓美「鷂鷹」聯合軍演在韓國拉開帷幕,並為有史以來之最大規模,薩德和防範化武成為重點。三月六日早上,北韓連續發射四枚彈道導彈,其中三枚在飛行一千公里後落入日本海專屬經濟區,招致日本強烈抗議。同日,美韓兩國證實已經在韓國部署了薩德防禦系統的首批裝備,預計薩德將在四月份投入運行。中共跳雙腳,但除了再次祭出經濟壓迫和挑動暴民的故伎也無可奈何。而早在本年二月,新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屬下的國防部長馬蒂斯在參議院聽證會上表示,任何可能性都應擺上檯面討論,暗示了存在武力解決的選項。種種跡象表明,關於朝核問題的中美朝三國演義,已進入新的、也是最後的較量。

 

  說終局,因為朝核問題無論對美國和中共,都確實已是刻不容緩。原由有三:首先,金氏王朝的核武和導彈技術已有了切實的進步,衛星還顯示其正在準備第六次核試,且威力將超過前一次十倍,而核彈數量或達一百枚,其洲際彈道導彈也已非虛言或遙不可及;其二,金正恩其人不僅沒有理性,而且沒有人性,對他發出的瘋狂核叫囂,人們沒有理由僅以核恐嚇視之;最後,即使金正恩尚不敢胡來,但由於北韓核設施技術上的落後和對安全性旳漠視,核事故的機率極大,世界特別是鄰近國家和地區(例如韓國包括駐韓美軍和中國東北地區)的生命和財產將遭遇巨大損失,環境將長期被污染,土地可能永久荒蕪。三大原由,不僅美國,中共也是心知肚明:解決朝核問題已是拖無可拖。

 

  中共默許武力解決朝核問題?

 

  然則如何解決?其中,最關鍵的是,中共、俄羅斯和美國三方對朝核問題抱如何態度。

 

  中共的一貫政策,就是務必維持朝鮮政權的穩定。沒有中共一貫的豢養,北韓何能生存?更談何發展核武?而中共之所以如此不惜代價,說到底無非是始終視美國這個世界民主的堡壘為最大敵人,以為北韓可以成為阻擋美國勢力逼近中共家門口的緩衝地帶。再說中共與北韓本來就是同氣連枝的共產專制政權,兔死難免狐悲。所以朝核問題的本質其實是中共專制對抗美國民主的問題。但北韓是一匹白眼狼,北韓實際上視中共為第一敵人。這從「抗美援朝」後北韓堅決不允許「志願軍」在北韓再留一兵一卒足以明證。北韓的核試,離中國邊境非常近,其司馬昭之心,就不僅是以鄰為壑,說不好首先就是針對中共。另一方面,中共現在還不得不屈服於美國的壓力。美國需要中共對北韓施加切實的壓力;中共需要美國繼續維持「一個中國」政策,因為這是中共維持面子的最大必須;中共還需要與美國保持貿易,至少希望美國「貿易戰」(實際是美國對中共的貿易戰的抗擊)不要出手太辣──這實在是中共經受不起的。特朗普應習近平要求「同意」「尊重」「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習迫得作出重大讓步,其中包括中共必須對解決北韓核武問題有所配合。試聽二月二十七日白宮發言人斯派塞在例行記者會上關於特習通話說到「總統總是會獲得一些東西的」,實際上等於是明說中共已作出了重大讓步。二月十八日,中共宣佈二○一七年全面禁止進口北韓煤炭,給了本已極度困頓的北韓經濟重重一擊,此為習氏不得不屈從美國,包括切實施壓於北韓的明證。因此北韓大罵中共「卑鄙、低級」,「非人道」,「同敵對勢力要搞垮朝鮮制度的陰謀大同小異」,措辭罕見激烈,與中共徹底翻臉。

 

  進一步想來,從上述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在參議院聽證會暗示存在武力解決的選項,完全可以推理而得出:如若美國確定武力解決朝核問題,中共應是流露了默許的態度。因為馬蒂斯應該明白,沒有中共的讓步,武力解決北韓的選項會有很大困難。再說,美國武力解決朝核問題並不妨礙習氏保黨保政權,反而還可從此擺脫金氏的敲詐和威脅,薩德也失去了存在的依據,習氏何樂不為。

 

  俄羅斯不是朝鮮的盟友

 

  六方會談,俄羅斯也是其中的一方。但俄羅斯不是北韓的盟友,相反,俄羅斯出於自身的安全,其態度始終是堅決反對北韓擁核,堅不承認北韓的核國家地位,積極加入對北韓的制裁,而從來不像中共那樣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為什麼?首先,從平壤到俄羅斯的符拉迪沃斯托克,只有不到七百公里,北韓的任何核計劃必然直接威脅俄羅斯的國家安全,光憑這一點,俄羅斯就不可能贊同北韓擁核。二月十二日,俄羅斯國家杜馬國際事務委員會主席列奧尼德‧斯盧茨基就明確表示:北韓發射彈道導彈無疑是挑釁(俄羅斯衛星新聞網)。其二,在特朗普成為美國總統之後,俄美雙方都有意緩和緊張關係。俄羅斯期望美國取消對俄制裁,並由此緩和俄羅斯與國際社會的關係,改善其在烏克蘭危機中的負面形象。為此,莫斯科同美日韓在朝核問題上更進一步同調,表態願意在朝鮮問題上「配合美國」。

 

  由此推斷,如若美國決意武力解決朝核問題,俄羅斯不會對此進行干涉。

 

  美國已無可選擇

 

  美國在朝核問題上的態度當然是堅決不准北韓擁核,但其政策多次變動,也算是與時俱進。時至今日,美國除了武力解決一途,實在已無其它選擇。事實也表明,美國的武力解決方案已在行動中!

 

  美國應該是明白的:第一,靠談判,給補償,完全不可能說服沒有理性的金正恩。如果世界包括中共加緊制裁,金正恩有可能垂死掙扎,哪怕同歸於盡。第二,如上所述,美國現在已毋須投鼠忌器,如若決定對朝核問題實施武力解決,中共和俄羅斯都不會干涉。第三,中共和北韓畢竟是一對共產專制的難兄難弟,都視美國為大敵。國際關係風雲變幻,中共雖然目前惱恨金家,但隨時可能重敘舊盟。第四,時不我待,至少是不能期望金家王朝在短期內內亂推翻金正恩。

 

  可以設想,美國目前尚未動手,現在的唯一顧忌是軍事摧毀金家核武裝會不會同時造成全球核污染?如何防止?不過,更加顯然的是,武力打擊的決斷越早越好,否則金氏核武庫對美國的威脅會越來越大,武力解決的代價也會越來越大。美國很可能是在尋求最合適的、能消弭或減少軍事打擊造成核污染的技術手段或行動方案。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在公開討論電子戰等非爆炸性武力手段;為什麼美國這次的「鷂鷹」軍演不僅是進攻性,而且也包含了海豹突擊隊(「斬首」行動)。總之,武力解決在行動中,朝核問題在可見的未來會以正義的勝利而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