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利劍支起的「和平大纛」

──論習氏的「命運共同體」

(大陸)喻智官

  習氏「人類命運共同體」出籠

 

  當今世界,「各國相互聯繫、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類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村裡,生活在歷史和現實交匯的同一個時空裡,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這是二○○三年三月習近平在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演講中的一段話。此後,他在不同場合從國與國命運共同體,談到區域內命運共同體及至人類命運共同體。

 

  今年一月十八日,習近平出席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對此命題進行了更為詳細的全面闡述,在聯合國日內瓦總部演講的題目就是《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反諷自嘲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習氏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美妙動人。然而,不知在座的洋人是否被蠱惑,識貨的國人聞之立馬想到古語:「聽其言,洋洋滿耳,若將可遇;求之,蕩蕩如系風捕景,終不可得。」

 

  何止「終不可得」,觀其行,習氏的所作所為和他倡導的每一條都相反,辨析起來都是黑色幽默反諷自嘲。別提「宇宙、地球,人類共同家園」這樣的大話,就說對自己疆域內的同胞,習氏哪裡允許小民參與「對話協商」?他上台後,收緊文革後百姓僅有的一點自由言說空間,嚴厲整肅新聞媒體,《南方周末》、《炎黃春秋》等開明報刊名存實亡,在江胡時代尚能活躍的網絡大V遭全面封殺,自媒體被清除殆盡,異見人士被迫噤聲,有不畏強權堅持異見的用大牢伺候。同時,西藏、新疆、香港、台灣也不屬於習氏「開放包容」的範圍,西藏、新疆要更大的自治權,沒門!不服就動用武警部隊無情鎮壓;香港要按基本法推進民主,對不起,基本法的解釋權在我手裡,香港的特首還得由我欽定;民主台灣不願和獨裁中共「一中」,就給你點厲害看看,一千五百枚飛彈隨時射向你。諸如此類,人們只看到習氏的暴力霸凌行為,卻沒見丁點「命運共同體」的影子,也許在他眼裡同胞不是「人類」!

 

  國門之外又如何?一個南海糾紛就讓他失道寡助,引起東盟各國的公憤,成為他們頭號潛在敵國,他們哪是習氏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世仇」日本就更不要說了,因為與民主堡壘美國結盟,中共就拿當年被毛、周放棄的釣魚島挑事,煽動民族主義。眼下,為美韓部署反導彈裝置薩德,政府的喉舌鼓動民眾肇事。為薩德提供場地的「樂天」在大陸的商場一半被迫關門。如此野蠻無賴的行徑為世人所不恥。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意圖

 

  把中國塑造成「侏儒國」的獨裁者喪失理智不知天高地厚,前有毛澤東,後有習近平。當年,狂妄無知又野心奇大的毛和赫魯曉夫爭當社會主義陣營的霸主,無奈中國經濟被糟蹋到崩潰的邊緣,中共自顧不暇只能徒具虛名。鄧小平採取「韜光養晦」的國策,利用資本主義經濟救社會主義,才有中國的今日。

 

  習近平上台,以為有了當毛二世的資本,要與超級大國美國分庭抗禮,形成以中國為霸主的另一個世界中心。不過,習近平明白,中國在軍事這個硬實力上難以與美國匹敵,美國推廣的自由民主等軟實力更是一杆大旗,是維護世界和平的中流砥柱,中共根本無法對壘。於是,習近平祭起看似中性的「人類命運共同體」這面假旗。三月十六日,《人民日報》發表一篇為習近平張目的文章,題目就是《中國具備全球化引領者的意願、能力和機會》,文中說「中國希望利用經濟全球化帶來的機遇,通過自身的勤奮努力實現和平崛起,同時反哺經濟全球化進程,推進國際秩序的合理變革。」

 

  習氏喧嚷「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中國方略」的另一考量,就是兜售經濟全球化,以此維護既得的巨大經濟利益並攫取更大的經濟利益,同時,反守為攻地抗拒國內外要求民主化的政治壓力。所以,中共一直用世界潮流是「經濟全球化和政治多極化」,是「超越民族國家和意識形態的全球觀」來詮釋「命運共同體」。如此,若干年後,經過新一輪的擴張經濟,中國在實力上超過美國成為世界老大,到時,不是中共走向民主化而是中共赤化整個世界。

 

  利劍和思想的較量

 

  這就是習氏推出「命運共同體」的如意算盤。

 

  然而,習氏伸出的橄欖枝沒得到他國尤其是西方國家的附和。他不明白,世界已不是十年、二十年前,那時,西方國家積極資助中國發展經濟,以為隨著中國人的生活水平提高,中國的民主化會水到渠成。然而,他們看到的卻是,中國從「韜光養晦」到「和平崛起」到「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在國內從反省文革改革開放到如今回歸毛時代的極權政治高壓,中國離民主化愈來愈遠;習氏在國外要和美國建立「新型大國關係」,名謂「平等和共同擔責」,實為瓜分勢力爭霸一方。吃一塹,長一智,中共的奸詐教育了西方國家,這次他們不再被輕易忽悠。

 

  習氏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在場上得不到呼應,卻在場下得到了「點讚」──

 

  「習近平說:不可以用現在的去推翻以前的!他首先要擺平『命運共同體』和『階級鬥爭』這兩個完全相反的概念如何同時執行的重大問題!」

 

  「全球化的前提是經濟的自由化和政治的民主化,專制中國的獨裁者和老百姓如同奴隸主和奴隸,不存在『命運共同體』,又遑論與他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一個堅拒普世價值的人卻高喊『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可見寡廉鮮恥會讓人失去基本的邏輯思維。」

 

  「『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否包括中國媒體上天天咒罵的『最大的反華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國?」

 

  「我可不想有劉曉波們、維權律師們和上訪者們一樣的命運,那是中國人的命運,習近平提出把中國人的命運應用到全人類,太可怕了。」

 

  「『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是不是說中國國內的事情,其他國家可以過問?」

 

  被奉承諂媚包圍的習近平是看不到也不屑看此類異見真言的,所以,他非但不知自己的論述自相矛盾貽笑大方,還以為自己提出了一個偉大理論,進一步自搧耳光地引用拿破侖名言:「世上有兩種力量:利劍和思想;從長而論,利劍總是敗在思想手下。」他誇耀「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勝過利劍的思想,卻忘了他的「中國夢」是自己手上的利劍支起的。國內老百姓看到他揮舞利劍鎮壓異己,周邊鄰國看到他四處亮劍窮兵黷武。在他的「感召」下,相關國家群起對應,競相增加軍費,從太平洋西岸的美國到東岸的日本、南韓、台灣,從東南亞的菲律賓、越南到澳洲,各國心照不宣地結成「共同防禦體」,習氏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終於得到最有力「呼應」。

 

  用不了多久,習近平就會明白利劍和思想的區別,也很快會領教利劍如何敗在思想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