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在中國煽動「獨立」的始作俑者

──聞李克強「政府工作報告」有感

(大陸)盛 言

  「反獨」是李克強報告「亮點」

 

  二○一七年三月五日中共一年一度的「兩會」(「人大」與「政協」)又在北京粉墨登場。中共總理李克強當然行禮如儀般作「政府工作報告」。不過人們對於那些假、大、空、套的溢美之詞,已沒興趣去聽。中共官媒特別指出:今年李克強在其報告中「破天荒首次點了『港獨』的名」,並稱今年添加了一句話,特別亮眼──「港獨」是沒有出路的。同時又稱:這麼做,看似讓其曝光度激增的「給臉」,給的卻是實實在在的黑臉。與此同時,李克強稱:要堅決反對和遏制「台獨」分裂活動,絕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形式、任何名義把台灣從祖國分裂出去。中共的官媒與御用文人特別將此言「精煉」地概括為:堅決反對一切形式的台獨!由此看來,「反獨」的話題,成了李克強報告中的一大「亮點」了。

 

  在中共奪取國柄掌權後才成長起來的這代人,看了上述文字,一定會以為中共是一向堅決反對在中國出現任何要求獨立傾向的政治力量。然而歷史卻和中共開了個大玩笑,中共當年在未奪得政權前,卻煽動在中國搞各種獨立運動。

 

  讓歷史和事實來講話

 

  上世紀一九二○年,毛澤東就在當時的《大公報》上發表題為《湖南建設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一文,公開宣揚湖南省獨立,成立「湖南共和國」的政治主張。接著從一九二○年六月到十月,毛澤東撰寫了一系列主張「湖南獨立」的文章投稿到《大公報》。計有:《湖南人民的自決》(一九二○年六月十八日)、《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一九二○年九月三日)、《打破沒有基礎的大中國,建設許多的中國:從湖南做起》(一九二○年九月五日)、《絕對贊成湖南門羅主義》(一九二○年九月六日)、《湖南受中國之累:以歷史及現狀證明之》(一九二○年九月六日至七日)、《湖南自治運動應該發起了》(一九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湘人治湘與湘人自治》(一九二○年九月三十日)、《反對統一》(一九二○年十月十日)。(http://blog.sina.com.cn/s/blog_edd932b00101qoxm.html )

 

  如果有人認為當時的毛澤東僅是一介平民,其文字不過是書生意氣,屬個人言論自由,那麼到了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江西召開,會議通過的《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正式宣佈建立第二個中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毛澤東作為該共和國主席,在一九三一年十二月一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佈告》中明確宣佈「從今日起,中華領土之內,已經有兩個絕對不相同的國家:一個是所謂中華民國……,另一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該「憲法」笫十四條更明確宣稱:「中國境內的各少數民族和各個地區的人民都能夠脫離中國獨立建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edd932b00101qoxm.html)

 

  一九三八年十月在延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毛澤東提出《抗日民族戰爭與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發展的新階段》。報告鼓勵「朝鮮、台灣等被壓迫民族」爭取獨立。(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50506/36534457/)

 

  一九四七年三月八日,《解放日報》發表文章宣稱:「我們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武裝部隊,完全支援台灣人民反對蔣介石和國民黨的鬥爭。我們贊成台灣獨立,我們贊成台灣自己成立一個自己所要求的國家。」由此可見,中共在未奪得全國政權前,不但不反對中國的某省、某地區獨立,而且公開予以鼓動與支持。這是鐵的歷史事實,有案可稽的,現在只不過是中共掌權了,「人一闊,臉就變」而已。

 

  「反對一切形式的台獨」是個「口袋罪」

 

  諉過於人,下詔罪人不但是中共的「強項」,更有它的「絕招」,那就是設置一個「口袋罪」,什麼都可以往裡裝。比如當年的「反革命罪」,現在的「尋釁滋事」、 「煽動顛覆」便是。而今這個「一切形式的台獨」就是一個對政敵的「口袋罪」,可以隨意扣在台灣任何一個不聽中共的話、不與中共「保持高度一致」的政黨或個人的頭上。在中共的政治詞典裡,不但主張建立台灣共和國是「台獨」勢力,承認現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這一客觀事實者,也被稱為「獨台」勢力,或叫「B型台獨」,因此嚇得某些國民黨高層領導人連「中華民國」這四個字都不敢說出口,只能跟著中共鸚鵡學舌地說「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這個「一中」,自然就只能是中共政權。更有甚者,近年來中共官方的御用文人和台灣國民黨的某些政客,更不斷地「發明」出了諸如「急獨」、「緩獨」、「柔性台獨」、「文化台獨」、「法理台獨」……等等五花八門旳罪名,以便隨時扣在中共認為須要給予打擊者的頭上。這與大陸盛行一時的「右派」、「反革命」之類的罪名如出一轍。

 

  在李克強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對台灣已不再使用「兩岸一家親」、「命運共同體」這類溫情脈脈的詞語,而代之以「遏制」、「決不允許」、「堅決反對」外加上「任何人、任何形式、任何名義」的「台獨」。不但把話說得如此之「絕」,而且範圍無所不包,且可以隨意認定。這實際上不但不承認「一中各表」,甚至連中華民國也包括在他「一切形式」的「台獨」裡了。這是自鄧小平後,對台政策最「左」的表述。所以台灣陸委會主任張小月對此亦針鋒相對的予以回應稱:「任何惡言相向,對兩岸關係沒有任何幫助,言語恐嚇和武力威脅只會造成台灣人反感」。她同時更指出:「中國大陸在發展對台政策的過程中,必須掌握兩岸與區域情勢的動態變化,尊重與理解台灣民主制度與民意基礎的政策核心,才能有助於開展互利雙贏的關係,並有利雙方各自推動內部改革與發展。」

 

  其實任何稍具歷史知識的人都知道,中華民國在一九一一年便已正式誕生,成為亞洲的第一個共和國。比中共政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更早三十八年便作為獨立國家而存在,且一直延續至今。中華民國有領土、有民眾、有民選的合法政府,有憲法、有軍隊、有邦交國,與世界上一百多個國家互免簽證,比大陸的免簽國還多。這些都是鐵的客觀事實,北京口口聲聲講「一個中國」的原則,那麼它就不能否認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否則「一中」原則從何談起?若要併吞、消滅中華民國,那麼習近平說的「兩岸一家親」豈不成了欺人之語?所謂「和平回歸」、「和平統一」豈不成了一黨霸國專權的同義語?所以拿著一頂「獨帽」到處壓人,自以為天下無敵,其實剝去了這夥人沐猴而冠的偽裝。他們從江西瑞金成立「蘇維埃共和國」起,就在中國搞分裂,搞「國中之國」的「獨立」;後來承認外蒙古分裂出去,並與外蒙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的也是他們。中共其實是在中國靠煽動「獨立」、分裂而獲利,而起家的始作俑者,現在卻搖身一變成了「反對一切形式」的這「獨」那「獨」的衛道士,只能令人感到滑稽可笑。

 

二○一七年三月十四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