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最新官情

 

(大陸)裴毅然

  大陸現行政制下,一切權力歸於黨,即歸於官員,官場也就不可能不是「是非之地」,盛產新聞,故事多多。本文所有資訊均來自大陸媒體。

 

  據中紀委監察部網站消息,二○一五年落馬省部級幹部二十八名。再據《中國青年報》(2016-12-30),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軍老虎」(副軍級以上)至少五十三人,涉及中央軍委、四總部、各軍兵種、七大軍區、軍校、研究機構、武警部隊。?截止今年三月上旬,「十八大」以來落馬省部級貪官二百一十一名。最近兩位是:六十五歲的上海市檢察長陳旭、六十五歲的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委主任孫懷山(中央委員)。

 

  倒台貪官六大特點

 

  二○一二年中共「十八大」後,百餘名省部級貪官倒下,《檢察日報》稱腐敗貪官呈六大特點。

 

  一、個人能力強,潛伏期長,平均跨度超過九年,最長的超過三十年。不少出身平常甚至貧寒人家,艱苦的幼年生活激發他們的憂患意識,具備相當工作能力,如發改委副主任劉鐵男。

 

  二、拉幫結派,搞小圈子。腐敗官員在晉升過程中整天琢磨拉關係、找門路,熱衷「圈子文化」,唯上是從,政治生態嚴重劣化,釀成「塌方式腐敗」。如周永康為中心的「秘書幫」、蔣潔敏打造的「石油幫」、令計劃的「山西幫」,均為「拔出蘿蔔帶出泥」的窩案。

 

  三、生活作風糜爛。肆意權色交易,生活腐化,如「為情婦打工」的江西人大副主任陳安眾、海南副省長冀文林、譚力,雲南副省長沈培平、遼寧政協副主席陳鐵新等,均有通姦情形。

 

  四、膽大妄為,從不收斂,甚至變本加厲。如河南人大黨組書記秦玉海、天津政協副主席武長順、黑龍江人大副主任隋鳳富、甘肅人大副主任陸武成等至少五十名高官均屬此例。

 

  五、帶病提拔,邊腐邊升。落馬高官九成都存在帶病提拔,如濟南市委書記王敏,一九九二年就已腐敗墮落,直到二○一四年才被查處,長達二十二年帶病提拔。

 

  六、利用餘權干政。不僅任上貪腐,退任後仍為親友及他人牟利,如浙江政協副主席斯鑫良,退休後仍「活躍」於杭州商圈;湖北政協副主席陳柏槐二○一二年退休仍身兼數職,至少四個協會的會長、名譽會長、理事長;江蘇省委秘書長趙少麟,退休後直接任兒子公司顧問,膽子之大,令人唏噓。?

 

  貪官故事多

 

  二○一六年十二月九日凌晨,四川省紀委網站發佈消息:德陽紀委書記劉銳因嫖娼違紀,立案審查。十二月七日,劉書記在成都武侯區一家酒店嫖娼,被掃黃警察當場抓獲,行政拘留十天。紀委書記違紀嫖娼,劉銳還不是第一人。此前浙江省委紀委書記王華元,二○○九年被「雙開」,罪名之一即嫖娼。有趣的是,王華元此前對下屬的嫖娼等「不正之風」,盛怒痛斥,數摔手機,罵得下屬當場心臟不適。

 

  還有官員要私企老闆為嫖娼買單,因次數太多,老闆不堪其煩,實名舉報。如深圳陳老闆因一宗糾紛,經人介紹認識深圳政法委原巡視員王合意,王表示可以幫忙搞定,但要八十萬「好處費」。二○○七至一一年,王合意前往東莞等地嫖娼四十餘次,每次都由陳老闆當皮夾子,可糾紛一直沒解決。一一年五月,當王合意再次打電話表示去東莞「沖涼」,陳老闆帶上秘拍設備,錄下證據及被勒索八十萬的錄音。隨後,陳老闆把證據寄給紀檢部門,二○一四年十二月,深圳南山區法院判處王合意十一年徒刑,沒收財產五十萬。?

 

  羊毛出在民身上

 

  據澎湃新聞(上海)二○一七年一月十六日報道(《報刊文摘》2017-1-20摘轉),一四年九月落馬的河北邢台市委書記王愛民受賄細節:巨鹿縣委書記王志偉先後四次親手送其四張銀行卡(共計兩百三十萬元),為運動「升廳」。王愛民到案後說:「他有求於我,我想幫他,也有能力幫他。既然這樣,他送錢,我就收入了。」但王愛民收了錢,卻沒給人家辦事,王志偉自然感覺不公。

 

  兩百三十萬僅為王愛民受賄「冰山一角」。據二○一六年六月石家莊檢察院通報:王在廊坊市長、邢台市委書記十年間,受賄一千九百餘萬元。不過,一千九百餘萬賄款仍是「冰山一角」,這位王書記還有三千三百餘萬元財產無法說明合法來源。?

 

  湖南安鄉縣副縣長、公安局黨委書記兼局長黃淳,自二○一二年九月任局長後,該縣公安系統就流傳潛規則:如想提拔、保位,拿錢來!黃淳的定價:鄉鎮派出所長三至五萬,城區派出所長十萬以上。黃局長利用幹部人事調整故意安排班子成員找下屬暗示,直接索賄,而且「錢數不達標,沒戲!」三仙咀派出所郭教導員工作優秀,一直得不到提拔,經仙人指路,送給黃淳一些錢物,但久無動靜,原來金額未達標。向黃淳買官者至少十一萬。他們感覺「反體制」、「反潛規則」遠不如順著潮流走合算。行賄者蔣中福送賄款二十九萬,其中二十萬來自他的深柳派出所小金庫。常德市紀委第五監察室副主任侯宏棟說:(小金庫的錢來自)轄區內賓館、酒店、茶樓收的「保護費」。?

 

  「潛規則」最終羊毛出在羊身上──倒霉的還是百姓的錢袋。只要現行政制不改變,一黨獨大,一長專權,所謂「全心全意」的黨性能戰勝「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官性麼?制貪禁賄,靠主觀覺悟還是主要依賴客觀制約?權力能僅僅靠「思想教育」、「階級覺悟」制衡麼?這道小學級水平的政治題,難道「全心全意」不明白麼?其中那點小底底,全大陸全世界人民當然都知道。

 

  中國作協會員裡的貪官

 

  二○○九至一六年,中國作協四次會議公開取消十二名落馬貪官會籍。連續三屆省人大代表、河南鶴壁礦務局長李永新,二○一四年經河南省高院二審判決無期徒刑。二○○三至○八年,此人創下五年出八本書的高產記錄。○六年,李永新安排鶴煤集團下屬各礦報銷其《李永新詩詞書法集》出版費用六十四點二萬,出版後再安排下屬單位免費發放兩千冊,價值十三點六萬。同年,李永新署名的《中華聖人》,先安排下屬單位報銷二十四點八萬出版費用,再攤銷一千套給下屬單位,得書款九十八萬。二○○五年十月三日,鶴煤集團二礦瓦斯爆炸,三十四人死亡,一些中層幹部為泄忿,買了李永新幾十本新書,然後論斤當廢紙賣。

 

  自費出版已成官員的生財之路。一九九○年代,甘肅一地級市委書記,自費出版三千多冊書法掛曆,售價三十多元/冊,年底前全部售出。「即便按現在的成本核算,每本掛曆的利潤至少在二十元左右。」這一筆生意,市委書記就得六萬人民幣。

 

  出版界人士透露,自費出書業務約佔出版社總業務量百分之十,其中作協官員會員出詩集、書法作品集、詩畫集佔相當比重。「但根據作品質量和市場預期分析,最近四五年找上門的官員作者,沒有一個人的作品質量符合出版社的規定。通常而言,官員會員自費出書時,出版社不負責銷售,印好後官員們會全部拉走自己售賣。」?

 

  不過,出版社最願出版「不愁銷路」的官員書籍。「無論自費出版還是出版社包銷,官員會員的書基本不愁銷路」,此為基本行情。

 

  「見光死」的官場

 

  二○一六年十二月九日,新任西安市委書記到職,下宣傳部調研時要求「策劃一檔為百姓說實話講實效的節目」。西安電視台接令後,開播兩檔專門針對官場的節目:《問政時刻》、《今日聚焦》,定位「只監督不表揚」。開播不到兩月(截至二月十六日),至少兩百名當地官員被問責。

 

  今年二月八日,《問政時刻》曝光戶縣系列污染問題。面對觀眾代表的發問,環保局長李小兵屢屢表示「很慚愧」。當主持人追問一家污染河流的養鴨場長期被舉報,為何一直未取締,李局長未能正面回答。當晚節目結束,西安市環保局連夜召開整治大會,十日下發文件,戶縣環保局領導班子三人一起免職。

 

  媒體不過小小用力,效果竟如此立竿見影!監督作用大大的!可見,中國官場怕見光,不少官員都是「見光死」,只能存活於暗箱操作的黑暗中。

 

  結語

 

  一面制度性孵貪,一面還高唱「三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最近又加「文化自信」),邏輯如何對接?拿什麼證明你的「自信」?最最噁心的是自我表揚,二○一六年十一月七日《光明日報》載文《世界為中共從嚴治黨打高分》。所謂「世界」,無非海外親共媒體、左士讚語。?至於「世界」更多更大的評共聲浪,「公僕」則一分貝都不通報給「國家主人」。再說了,「世界」怎麼會為高頻率「肅貪成果」打高分?要打也應為根治貪腐,一個低頻率貪腐的國家,才值得尊敬吧?肅貪成果越大,當然只能說明孵貪土壤的「高效」。這點小九九,莫說「世界」,就是「國家主人」還不明白麼?

 

  ◆

 

  注:?《報刊文摘》(上海)摘轉,2017-1-7。

 

  ?黃紅平、海宏:《十八大後被查高官腐敗呈現六個特點》,原載《檢察日報》(北京)2016-12-13。

 

  ?《商人舉報官員嫖娼內情──買單四十餘次,忍無可忍》,《報刊文摘》(上海)2017-1-4。

 

  ?《邢台落馬書記受賄細節曝光:有下屬送二百多萬元都沒升官》,原載澎湃新聞(上海)2017-1-16。

 

  ?《湖南一公安局長明碼標價賣官》,原載《中國紀檢監察報》2017-2-28。

 

  ?翟星理、陳玉靜:《「貪官作家」被取消會籍背後》,原載《南方周末》(廣州)2016-12-1。

 

  ?鄭漢根:《世界為中共從嚴治黨打高分》,原載《光明日報》(北京)2016-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