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曼德拉的父親

──記良心犯張海濤

喻智官

  張海濤因言獲罪

 

  「罪犯」張海濤,「罪名」一: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在互聯網發表「反動」微信六十九條、推特二百零五條,定罪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十萬元;「罪名」二: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報罪,「罪證」是拍攝烏魯木齊街頭巡警維穩照片並配上解說發往海外中文媒體,定罪有期徒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二萬元;數罪並罰,執行有期徒刑十九年。

 

  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的政治霧霾日甚一日,出現了一連串文革後少見的恐怖場景:二○一三和一四年整肅微博和微信,一批網絡大V被封號及至被抓;二○一五年發動「七○九」大逮捕,迄今有三百多位維權律師和相關人士及維權人士先後被拘和受刑,在此過程中,中共不惜動用綁架失蹤、逼當事人上電視認罪、關押律師孩子作人質等各種黑社會流氓手段。

 

  作為毛時代的過來人,我壓抑著滿腔義憤,冷眼注視習近平如何做毛二世夢。然而,看到良心犯張海濤被重判的消息,我還是震驚了,憤怒了。一個公民行使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權利,發表了批評政府的二百多條所謂「反動」微信和推特,就被認定「顛覆國家政權」重判十五年。用計算器一點,張海濤要為每條微信或推特付出坐二十天牢的代價,再加「為境外提供情報罪」的五年刑。張海濤的辯護律師激憤地說,「說句話這麼有威力,比原子彈還有威力?說幾句話就能把這個政權顛覆了,這樣的政權不要也罷。」

 

  張海濤說了什麼讓開創「盛世」的政權如此懼怕,必欲置他於死地?且看烏魯木齊市人民檢察院對他的公訴。

 

  檢察院指控的張海濤「罪行」

 

  張海濤二○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被刑警隊逮捕,二○一六年一月十一日在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張海濤:從二○一○年三月至二○一五年三月,訂閱境外網站的新聞郵件,接受境外媒體採訪,造謠歪曲維穩形勢,詆毀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並羅列了他發表的大量「反動」言論──

 

  「在中共的一黨獨裁體制下,各級政府的權力不是來自公民的選票,而是自上(而下)逐級授權。社會上每筆血債,習特勒都是幕後黑手,而這個惡貫滿盈的傢夥,正在忽悠你!」

 

  「百分之九十九的中國人都不知道,什麼是法西斯主義,法西斯主義強調國家優先,以愛國主義和集體主義壓制個人主義。」

 

  「某老師說了很經典的話:『在當下中國,反對他們是做人的底線,埋葬他們是做人的起點;唾棄他們才談得上尊嚴;鄙夷他們才對得起雙眼……』。」

 

  「我給土共當局扣個帽子叫『人獨』,(就是)拒絕以人權為核心的普世價值,獨立於正常人類社會,還自我表揚為『特色』。『人獨』是一切『獨』、恐怖、暴力的沃土。」

 

  「所謂民族問題、宗教問題,根源是人權問題。新疆問題、內地問題,首先得解決共產黨的問題。」

 

  「共產黨扮演救世主給維人『脫貧』是無恥的說法。……維人與漢人互相殺戮,得益最大的是共產黨,因為可以『以夷制夷』,鞏固自己的統治。」

 

  「少數民族的三條路,甘心接受共匪奴役、滅共匪、獨立。其實它(也)是所有中國人的三條路。……一個人反抗共匪奴役,追求自由,很多人支持,為什麼一個民族這樣做就被許多人反對呢?」

 

  上述膽大妄為的言論猛烈抨擊了共產黨和習近平,犀利淋漓地駁斥了中共標榜的「核心價值」,尤其在敏感的民族問題上,中共最怕漢人和維人共鳴。張海濤卻向世人提供新疆的真相,如不從重懲罰,如何以儆效尤?更讓官方不能容忍是,他們用酷刑及威嚇判重刑等手段逼迫不少被拘異議人士「認罪」,但在張海濤身上完全無效。

 

  張海濤被烏魯木齊國保支隊(國內安全保衛支隊)關押後,拒絕在拘留書上簽字,拒絕回答侵犯個人隱私及與案件無關的問題,以沉默表達抗議。因此遭受刑警的野蠻拷問:連續二十天不讓睡覺,有專人盯著不讓閉眼,一旦睡著了,就用打火機在他腦袋前、後、左、右點著燒;不給食物和水;把他拉到沒有監控的地方用手銬反吊;拿空心膠管狠毆他的頭部和四肢……。但張海濤沒有被打垮,他寧折不彎堅守信念,由此招致重刑。

 

  寫上訴聲討中共

 

  一審判決後,獄警加重酷刑體罰張海濤。他被戴上了腳鐐,在監舍裡不讓活動,只能坐在看守指定的一塊瓷磚大的地方,還必須固定姿勢,一旦起立或蹲下,緊急鈴就響起。夏天想洗澡要打報告,經常得不到批准,平時吃一個饃饃,想吃兩個都要打報告。二○一六年九月後整整三個月,他十幾天鬧一次腹痛,管教說是吃多了,要下地活動,不讓上床休息。他從監舍被帶去會見室見律師時,在大廳要把衣服全部脫光,來回的途中被戴上黑頭套……。

 

  儘管遭受非人的折磨,張海濤仍然毫不屈服,一審判決後他提出上訴。在上訴書中,他不是違心地「認罪」,而是反駁法庭審判所依據的「罪證」,痛斥判決書上的荒謬不實之詞,把上訴書寫成聲討中共的檄文──

 

  「反對是和平表達,顛覆是暴力改變,把反對等同於顛覆,是顛倒黑白。」

 

  「你們把反對黨等同於顛覆國家是黨國主義。」

 

  「黨是社會團體,無論執政與否均無特權。反對黨是公民的權利,禁止反對是法西斯性質的黨。」

 

  穆斯林恐怖分子槍殺辱罵、調侃穆罕穆德的《查理周刊》,「檢方以我辱罵、誹謗黨來定罪,你們的邏輯和恐怖分子有何區別?」

 

  「對事物事件表面現象與本質的認識問題,存在不一致是基本常識,不能強迫我接受事物、事件都是表裡如一的單方面宣傳。……我認為中共本質上不偉大、不光榮、不正確,這也算是造謠嗎?中共自身也從幾十年的偉光正的宣傳中,改口稱犯過嚴重的歷史錯誤,這是造謠歪曲嗎!……我讀小學(上)第一課『毛主席萬歲』這是不是造謠?」

 

  新疆每次發生暴力事件,官方總是迅速定性為恐怖襲擊,並宣稱案犯長期受宗教極端思想影響。「我長期生活在新疆,去過新疆多個地方,這裡的教育、宣傳媒體、網絡並沒有控制在極端組織手中,當事人是如何長期受其思想影響的?我質疑官媒的一家之言缺乏具體描述就是造謠嗎?」

 

  「互聯網沒有國界,我上網關注的是網站本身,沒有必要關注服務器在什麼地方,網站管理者在什麼地方。把我在(海外網站)上面的發言稱之為勾結反動敵對勢力,是政客對公民的污蔑,不應該出現在法庭。」

 

  被你們稱為敵台的美國之音等外國傳媒的記者站在北京掛牌,他們關注中國公共事件,可以詳細報道中國的熱點新聞。「我不希望隔三岔五的在敏感中度日。」因此關注維穩警情社情,「把公共場合的維穩情況的經歷見聞評論發在網上,就成了『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情報』的罪證!是洋人們享有法外治權,還是國人不配享有法治下的自由人權!」

 

  「你們把這片土地上洋人都享有的基本自由從國人身上剝奪是賣國主義;把批評黨和國家政策視為危害國家安全和利益,以危害國家安全和利益為由,剝奪公民自由,是典型的法西斯主義,你們是國家的恥辱,時代的逆流。」

 

  「公民談論一下在公共場合的見聞也違法,是赤裸裸的文字獄。」

 

  張海濤最後重申,「我不能一生只接受一種主張觀點,任何人不能剝奪我接觸其他主張觀點的自由。」「通往朝鮮的道路(是)沉默造就,我用鍵盤和鼠標發出了自己的聲音,我無愧於這個時代。」「對自由的追求中,有挫折,但絕不會失敗。」

 

  「做曼德拉那樣的人」

 

  張海濤的上訴擲地有聲,一個不向強權低下高貴頭顱的人,一個鐵骨錚錚大寫的人躍然紙上,讀之令人怦然心動。

 

  張海濤原是一個寂寂無名的普通工人,是極權政府的專政機器把他鑄造成了英雄。他一九七一年出生在河南省南陽市鎮平縣,一九九五年因所在國有企業關閉被迫下崗,自此去新疆靠零售電信產品謀生。二○○九年,他在老家度假時被新疆警方以涉嫌「詐騙罪」無辜刑拘,關押近二個月後又被無罪、無說法地釋放。他從自己合法權益受侵害的事實,看清了中國嚴重司法不公的現狀,開始參與推進中國人權和自由民主的活動。他擔任權利運動網站的義工;熱心協助訪民維權;參與廢除「勞動教養法規」的簽名活動;因發聲紀念「六四」二十五周年而遭警方拘禁訊問;近年因關注新疆的民族問題,接受「世維會」的採訪而遭警察監控,直到進習近平治下的大牢。

 

  張海濤的堅強意志不是一天造就的,這些年來,他最尊崇的人物是林昭,是昂山素姬,尤其是曼德拉。曼德拉曾說「勇敢的人不是不感到恐懼的人,而是戰勝恐懼的人。」「榮耀屬於那些在黑暗與恐怖中依然不背棄真相的人。」張海濤在獄中給妻子李愛杰的信中說「他們對我的恐嚇威脅,我不是沒有害怕過,但我最終還是決定,不在黑暗、奴役中沉默,不要像豬一樣活著。」他用自己的行動繼承曼德拉的抗爭精神。張海濤入獄後給剛出生(至今沒見過面)的兒子取了個「小曼德拉」的小名,以此決絕地立志做一個曼德拉那樣的人,儘管他的「罪行」跟曼德拉無法同日而語。

 

  一九四八年,南非勝選的國民黨白人政權推行種族隔離政策,從一九五○年起,曼德拉作為反對黨「非洲人國民大會」的領袖,開始參與組織罷工和示威抗議,一九五六年被以「嚴重叛國罪」拘捕,經過長達六年的審訊後法官判他無罪。一九六二年,「非國大」被宣佈為非法組織,曼德拉放棄非暴力立場,創建軍事組織「民族之矛」並任總司令,準備武裝推翻政府。他們採取炸毀軍事設施,破壞發電站、電話線路和運輸系統等一系列行動。一九六二年,曼德拉被警方抓獲並被判刑五年。次年,警方在武裝組織的文件中搜出圖謀暴力顛覆政府的內容,法官先以證據不足不予立案,直到檢方出示大量人證物證、曼德拉本人也承認犯案後才定讞判他終身監禁。

 

  如由庭審曼德拉法官來判張海濤,他完全可以無罪釋放。但中共不是有底線的南非白人政權,中國法官只是中共的附庸傳聲筒,所以,二審結果不出張海濤所料,「像我這樣的政治犯是不可能改判的」。二○一六年十一月,新疆高級人民法院宣告「維持原判」。最無人性的是沒收張海濤十二萬元人民幣,理由是他是海外網站博訊的記者。儘管張海濤再三澄清:他給博訊投稿後,系統自動默認他為記者,他沒收過網站一分錢稿費。張海濤的妻子已沒工作,剛出生的兒子需要吃牛奶,十二萬元是他們的活命錢。中共不僅把張海濤推進死路,還要斷他妻兒的生路。世界已進入二十一世紀文明時代,中共卻繼續野蠻地迫害良心犯,犯下又一樁反人類罪。

 

  中華民族壓不跨的脊樑

 

  張海濤被押送到沙雅監獄服刑,這裡因關押過高智晟而為人熟知,如今,他踏著高智晟的足跡開始漫長的牢獄生活。監獄地處新疆西部邊陲的塔克拉瑪干沙漠,氣候惡劣交通不便,妻子李愛杰從烏魯木齊去探監要坐十六小時的班車,她向監獄官提出讓張海濤轉到烏魯木齊監獄,但得到的回答是:「他們無權改變上級的決定。」

 

  監獄官道出了實情,張海濤是中共最高當局欽定的重刑囚犯,猶如毛時代的林昭、華時代的王申酉、鄧時代的魏京生、江胡時代的高智晟等人,他將作為習近平時代的民主鬥士載入中共暴政史。

 

  張海濤為自己被中共重判得「聞名」而自豪,坦然接受命運的挑戰,並以曼德拉的話激勵自己,「自由之路從不平坦,我們中的許多人都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穿過死神籠罩的山谷,才能抵達願望的頂峰。」他在給妻子的信中樂觀地表示,為了像人一樣活著,為爭取自由民主,他能夠經受牢獄的磨難,甘願像曼德拉那樣不懼把牢底坐穿。他堅信,「長夜漫漫,天總會亮,隨時會亮。」

 

  張海濤──小曼德拉的父親,你是為中國人爭自由民主的硬漢;是中華民族壓不跨的脊樑,因為有你這樣的勇士前赴後繼地奮戰,中國人的浩然正氣才得以延續,中國的希望才沒有被中共泯滅。未來是屬於你的;即便你不幸把牢底坐穿,還有小曼德拉,如果他像老曼德拉那樣活到九十五歲,中共早就灰飛煙滅了,何況「天隨時會亮」,到那時,今天在法庭上審判你的,定會作為罪人在被告席上接受歷史審判,最後的勝利必定屬於你!

 

附注:廣州人權律師陳進學和劉正清,不遠萬里往返廣州新疆免費為張海濤辯護,令人敬佩。

寫於二○一七年二月十一日(一九九○年的今天曼德拉結束二十七年的牢獄生活出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