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近期中國幾宗離奇死亡事件說起

 

金 堅

  雷洋與被老虎咬死的寧波遊客

 

  一月二十九日,正值大年初二,寧波雅戈爾動物園發生了一起老虎咬死非法翻牆闖入虎園的遊客事件。被咬死的遊客現年四十一歲,已婚並育有兩個孩子。由於該遊客的智商和事發時的精神狀態均屬正常,故他要對自己的行為負全責。他這種為逃票以身試法(違反動物園管理法)、擅自闖入危險禁地的不當行為,純屬咎由自取,不值得效法。

 

  從現場其他遊客拍攝的手機視頻看,那隻老虎在初次咬該遊客時就像在玩耍,沒有要置他於死地的意思,顯然這隻自出生即被人類飼養的老虎已習慣了與人相處。但是,咬人和咬其它動物是老虎這類食肉動物的本性,在老虎的心目中,咬人和咬人類餵食它們的雞、羊等沒有什麼區別。老虎再高大再強壯,其智商與人類的智商相比也不如三歲的孩子。如今精神病人殺了人可以免除刑罰,而老虎的智商還不如精神病人。儘管如此,這隻咬死人的老虎依然沒有逃脫人類的刑罰,被特警近距離擊中眉心而死,其實特警完全可以以麻醉彈擊昏老虎以救出受傷的遊客。老虎之死說明:在當地政府官員和警方的心目中,擊斃老虎除了要給遊客和輿論以交代外,「殺人償命」的中國傳統觀念還是根深柢固的,不管這殺人者是有智商的人還是無知的動物,都必須「以命抵命」。

 

  這宗事件不由得讓我想起半年多前被五名惡警殘酷毆打致死的雷洋。這五名惡警在打死雷洋時具有完全正常的智商和精神狀態,他們不僅要對自己的不法行為承擔法律責任,更因為他們是知法犯法、以人多勢眾欺凌弱者而應受到嚴懲。然而,在政府的一意包庇下,這五名惡警卻完全無須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奉公守法的精英雷洋死得還不如這名以身試法的普通遊客,因為至少有政府執法者替這名遊客「報仇雪恨」。雷洋不僅難以得到法律的公平對待,他的更大悲劇還在於死後還要背負「嫖娼」的惡名,他的在天之靈如何才能得到安息?

 

  大師‧大款‧大嘴殊途同歸

 

  自稱擁有特異功能的「氣功大師」王林因患有ANCA相關性血管炎、自身免疫性周圍神經炎,最終導致多器官功能衰竭,於二月十日在江西南昌一家醫院過世,得年還不到六十五周歲。王林於二○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因涉嫌綁架、謀殺一名弟子被捕並被提起公訴,過世時仍是犯人身份。王林之死的幾點蹊蹺之處是:「氣功大師」的身體通常比常人好很多,以前也從未聽說王林患有什麼致命性的疾病,而且是同時患有多種奇怪的絕症。看王林幾年前與眾多名流政要合影的照片上他那滿面紅光、開懷大笑的樣子,哪有一絲身患絕症的影子,更看不出在幾年後就身患多種絕症撒手人寰。據說王林曾以其「絕世神功」治癒過無數高官名流(包括中國前衛生部長)的疑難絕症(包括各種癌症),卻無法治癒自己的疑難絕症,也對自己的大限之日毫不知曉,這既令人費解,也不符合「大師」的身份。退一步說,即使剝掉王林的「大師」外衣,現代大多數人在六十五歲時還遠沒有走到生命的盡頭。

 

  王林因與眾多中國名流政要過從甚密而聞名。在他的五層別墅「王府」裡,有兩層專門用來放置王林與國內外高官、明星、成功商人的合影,其中包括王林與中共前政治局常委賈慶林、李瑞環、吳官正以及前鐵道部長劉志軍、江澤民的親妹妹等人的合影。現在王林淪為殺人犯,當然令這些前「黨和國家領導人」及其親屬臉上無光,更何況王林還知道這些高官絕不能為外界所知的包括健康狀況、有沒有「小蜜」之類的「國家機密」,這些事都會在審訊時被說出來並有流向社會的危險。讓王林患病並「乘你病,要你命」,是一勞永逸地讓王林永遠閉口、杜絕無窮後患的最好方法。

 

  大款王林之死不由得讓我想起另一位名人──前大連實德集團及實德俱樂部董事長徐明之死。二○一五年十二月四日,曾在薄熙來案中出庭作證的徐明,在湖北武漢服刑的監獄內上廁所時突然暴斃,死時年僅四十四歲,死因為心肌梗塞。隨後,徐明的遺體在家屬毫不知情更沒有到場情況下被迅速火化。前實德俱樂部總經理林樂豐以及接近徐明家的人士都對徐明的突然去世倍感意外,稱從未聽說徐明的心臟有問題。徐明是在時任大連市長、市委書記薄熙來任期內迅速發家致富的,沒有薄熙來就沒有徐明,徐明是薄熙來召之即來的「錢袋子」,也知道薄熙來的無數秘密。此外徐明也與其他高官過從甚密,一起合夥做大生意。徐明本打算在二○一六年出獄後東山再起,他突然暴斃的最大嫌疑人是與他有勾連的其他中共高官。這些高官不希望徐明活著出獄,怕他出獄後亂說話或流亡海外,索性就在監獄內「做掉」了他。

 

  對徐明的突然死亡,中國著名法學學者、北京大學法學教授賀衛方於二○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在新浪微博上發表的一篇題為《活得張揚,判得詭異,死得神秘》的微博最有見地。在這篇被迅速刪除的微博中,賀衛方寫道:「驚聞他突如其來的死訊,好生奇怪。我從來沒聽說他受過審判,有無律師不知道;涉嫌罪名不知道;哪家法院審判不知道;判輕判重不知道;是否上訴不知道;在哪個監獄服刑不知道。悲乎!」

 

  芮成鋼命運會如何?

 

  最近,一組前央視名主持人芮成鋼在獄中的照片在網上瘋傳。芮成鋼因大言不慚地宣稱「我代表亞洲」、「美國總統克林頓是我的朋友」而榮膺中國頭號「大嘴」,更因風傳他與眾多中國高官夫人有染、知道高層的許多「國家機密」而名揚海內外。二○一六年五月有報道稱:芮成鋼在監獄晚餐時因食物卡在氣管內險些送命,後以呼吸機維持生命。此消息雖然沒有被證實,但不排除是有心人故意放風以觀察海內外的反應。從人性的角度看,給高官們戴了這麼多頂綠帽、知道太多高層「國家機密」的芮成鋼更有理由步徐明、王林的後塵。事實會否如此,讓我們拭目以待。

 

  中國有眾多如王林、徐明般的「名人」,崛起得莫名其妙,死得不明不白。對這類在人生舞台上如流星般匆匆過客的突然死亡,中國網民創造了一個很貼切的詞彙「被死亡」。在中國黑箱操作的現行司法體制下,上至在權力鬥爭中失敗的前高官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等,下至沒有絲毫權力的平民百姓,誰都可能突然在一個早上「被死亡」,以致如今「被死亡」已成為「盛世中國」的一道「亮麗」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