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華人反對宣揚赤色恐怖

 

(大陸)盛 言

  今年二月初,春節剛過,從地球的另一面──南半球的澳大利亞傳來多封緊急呼籲的電子郵件,醒目的大字標題是:「豺狼侵入澳洲家園,齊家貞呼籲大家共同抗擊!請簽名!」這立即引起海內外廣泛的關注與共鳴。這裡所說的「豺狼」當然不是自然界的野獸,卻是比野獸更兇惡的文明人類之敵。

 

  去年胎死腹中的頌毛音樂會

 

  這位齊家貞女士原是大陸重慶市的一位女學生,上世紀六十年代只因想去國外讀書,夢想成為中國的「居里夫人」,便被當時重慶市警方以卑鄙的手段進行「釣魚執法」,羅織成「叛國投敵的反革命分子」罪,整個青春年華都葬送在重慶監獄裡。直到毛死、鄧搞「改革開放」後,才經過千辛萬苦輾轉移民來到澳洲。她後來又繼承父志組建成立了「齊氏基金會」,弘揚民主與人權,每年向華人中傑出的民主人士授獎,是當地華人中著名的人權活動家與作家,著有《自由神的眼淚》、《紅狗》等書,廣受好評。

 

  去年九月九日是毛澤東死亡四十周年的所謂「冥誕」,顯然是在大陸當局暗示、授意、鼓動、資助下,一群海外紅衛兵、親共華人社團以及移民澳洲的大陸貪官夫人、二奶、至愛親朋之流群起蠢蠢而動,他們在中共駐澳使領館的幕後操縱支持下,發起要在澳大利亞悉尼和墨爾本兩市同時上演兩場以歌頌毛暴君為主題的音樂會。齊家貞與當地華人組織的「澳州價值守護聯盟」立即開展了抵制「頌毛」音樂晚會的活動,充分利用互聯網、微博、微信等現代傳媒與社交平台,發動支持民主的華人與澳洲民眾,舉行了頗具規模的集會、示威,終於迫使悉尼與墨爾本兩市最後取消了該音樂會,挫敗了這場為毛暴君「拜鬼」招魂的陰謀。

 

  不甘心失敗,捲土重來

 

  拜鬼「頌毛」的音樂會流產,使北京當局的「大外宣」遭受到一次沉重打擊。但這幫五毛並不甘心失敗,通過金錢、游說等公關手段,終於獲得澳洲某些親共「左派」政客的支持,並打通了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州長的「關節」。於是中共的「中央芭蕾舞團」擠進了二○一七年二月十五日至十八日,在墨爾本舉辦的「亞洲三年表演藝術節」,把中共文革中由江青一手炮製的《紅色娘子軍》芭蕾舞,弄到該藝術節上演出四場,並由維多利亞州交響樂團為該演出伴奏。

 

  這一行徑之所以引起人們如此廣泛強烈的憎惡與反對,是因為這個在中國文革期中由毛澤東的老婆江青主導的《紅色娘子軍》芭蕾舞劇(以下簡稱「軍劇」),不僅其劇情全是歪曲篡改歷史,誣辱中華民國士紳階層,更是公開煽動仇恨,鼓動血腥暴力的恐怖行為。

 

  當年的紅軍猶如恐怖組織

 

  「軍劇」中的所謂「紅色娘子軍」,是中共紅軍在海南島的一個分支。而這個紅軍就是當時蘇聯操弄的「共產國際」在中國招募的僱傭軍,蘇俄用它來顛覆推翻中華民國的合法政府。這個紅軍成立於一九二七年,趁中國遭受日本侵略、國難當頭之際它卻在江西攻城掠地發動叛亂,並於一九三一年十一月七日至二十日,在江西瑞金召開「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於十一月七日(即蘇聯的國慶日)那天宣告成立所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就是這個紅軍為了蠱惑民眾,招兵買馬,喊出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口號。所到之處明火執仗,對民間士紳、合法財產的擁有者,隨意定罪予以殺戮,掠其財產,霸其妻女。甚至公然貼出標語告示,號召農村痞子流氓:「你想睡地主的小老婆嗎?請來參加革命!」至於它所謂的「土豪劣紳」,只要你比較富裕一點,便「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必死無疑。「軍劇」中所謂的「南霸天」更是中共文人憑空捏造,並無其人其事。胡、溫當政時期,大陸媒體上曾刊登文章,有記者去海南當地作了調查,所謂「南霸天」究係何人?結果是既「查無此人」根本沒有這類事,全是編造以煽動仇恨。同樣,近年來大陸文化界又不斷揭露出,什麼黃世仁、周扒皮等等都是御用文人瞎編來騙人的。四川的劉文采根本未欺壓百姓,還在當地興修水利,辦學校,並定下規矩,貧苦農民可免費就讀其學校,而劉家的親戚則不許來佔便宜。如此行為,比「偉光正」的貪官污吏強拆遷、強徵地、姦淫幼女小學生,不知要好多少倍。

 

  煽仇頌暴是中共的一貫宗旨

 

  在單調恐怖的音樂聲中,一個十三、四歲的男孩子潛入一臥室,一手拿刀,一手提一桶油,先將油倒於地,隨即縱火。睡在床上的男子被驚醒時已身陷火海,滾下床來被那男孩子一刀砍死。這是至今仍紅遍大陸的「經典紅色影片」《閃閃的紅星》中一個宣揚血腥暴力的片斷,是劇中潘冬子殺地主胡漢三的一幕。在大陸這樣一段精心編拍的殺人放火的犯罪過程,不僅放映來「教育」成年觀眾,更放映給千千萬萬少年兒童觀看,毒害污染他們的心靈。而殺人犯潘冬子更被樹為「革命小英雄」、「青少年的榜樣」,真是不折不扣的共產法西斯教育。而整個影片的故事情節也與「軍劇」一樣,全是憑空捏造胡編出來的。

 

  由此可見齊家貞女士驚呼的「豺狼侵入澳洲家園」絕非危言聳聽,而是已成現實性的危險。為了宣傳這種國家恐怖主義行為的所謂「正當性」與「合法性」,中共的御用文人製作了大量的將政治口號加以圖解、美化的「革命文藝作品」,其內容煽動仇恨、宣揚暴力屠殺,甚至利用色情進行引誘。在專為少年兒童創作的歌曲《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的歌詞中,竟然出現「要把敵人消滅乾淨」這樣血腥的字句。這些所謂「紅歌」、「紅劇」中散發著仇恨與殺戮的臭氣。這些精神毒品毒害了中國好幾代人,是比鴉片、冰毒危害性更大的毒品,被人們恰當地稱之為「狼奶」!

 

  毛澤東死後,這些精神鴉片曾一度滯銷、暫時停業,但近年來隨著中共在經濟上的大發橫財和窮兵黷武擴張軍事實力以後,這個當今世界上最大的共產極權專制當局,又野心復萌,不但徹底拋棄了鄧小平「韜光養晦,決不當頭」的指示,在對內加強鎮壓一切不同聲音的同時,對外則圖謀稱霸亞太地區,獨佔南海,控制國際航道,趕走美國,壓制日本,消滅民主台灣,進而還想給世界「制定規矩」,把一黨獨裁極權專制的共產主義「規矩」強加於其他國家。所以它急著要把這些精神毒品推向世界,撕裂民主社會,毒害別國民眾。此次澳大利亞民眾與海外華人忍無可忍,奮起反擊,是理所當然的正義行為。一切愛好民主、自由的人們,都應站在他們一邊,抗擊「紅色狼子軍」入侵澳洲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