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特朗普新政

 

(美國)周 晉

  美國新總統特朗普「新官上任三把火」,各種猛招、奇招、險招迭出,搞得美國「雞飛狗跳」,也一度陷世界於一日數驚中。對國人而言,網上這條評論特朗普新政的段子最有中國風:「厲害了,我的國,堅決支持把轟轟烈烈的資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而且一定要四年、八年後再來一次!」國人在心領神會了段子傳遞的「暗號」:「特朗普儼然已成為美國版的毛澤東,特朗普新政儼然已成為擂響美國版文革的戰鼓」之後,幸災樂禍感油然而生。

 

  「治大國若烹小鮮」

 

  一個大國應該怎樣治理?中國先賢老子早就提出了「治大國若烹小鮮」的治國方針(見老子《道德經》第六十章),意為治理一個大國要像烹小魚那樣,不能多攪動,多攪則易爛。也即國家的政策法令不能頻繁地大幅更動,否則將造成整個國家的動盪不安。老子時代的「大國」無論在人口、領土面積、政府實施的各項政策法令的繁雜等方面都根本無法與當今的美國相比,所以老子筆下的「大國」確實只是「小鮮」,如今特朗普大刀闊斧、義無反顧地攪動美國這條超級「大魚」,豈有不爛(亂)之理?

 

  特朗普新政:美國版「商鞅變法」和「百日維新」?

 

  一個國家即使要進行重大改革,也要循序漸進,否則即使改革成功,但改革倡導者本人卻會被「作法自斃」,下場悲慘。中國古代的「商鞅變法」影響中國兩千多年,但商鞅卻沒有逃脫被車裂的悲慘下場。

 

  中國近代史上的激進改革「百日維新」同樣有著深刻的教訓。據統計,光緒皇帝在短短一百零三天的「百日維新」期間,共頒佈各種變法詔令三百多道,平均每天頒佈三道。下級官員往往剛接到上一道詔令,下一道詔令旋即接踵而來,這叫下級官員如何貫徹執行?光緒的變法詔令不僅數量多,涉及面也太廣、打擊面太大。如他的一道廢八股興學堂的詔令就斷了中國幾乎所有知識精英的生計,因為該詔令「觸數百翰林,數千進士,數萬舉人,數十萬秀才,數百萬童生之怒。」光緒一道合併衙門裁汰冗員的詔令,京城裁撤詹事府、通政司、光祿寺、鴻臚寺、太常寺、太僕寺、大理寺等衙門,外省裁撤湖廣、廣東、雲南三省巡撫,令「京師閒散衙門被裁者不下數十處,連帶關係因之失職失業者將及萬人。朝野震駭,頗有民不聊生之感」。這種在短時間內從中央到地方的極為廣泛深刻的重大改革,造成了當時整個中上層官僚體系的極大動盪,觸動了勢力龐大、關係盤根錯節的既得利益集團的根本利益。可以說即使慈禧不出面終止「百日維新」,龐大的既得利益集團也會極力阻撓「百日維新」期間頒佈的各道詔令的推行,最終令這些詔令無疾而終。

 

  不妨將光緒皇帝和特朗普總統作一番直接對比。在從政經驗方面,光緒皇帝雖然有老佛爺慈禧太后強力壓著,可他畢竟直接參與過國家治理,有治理國家的經驗;特朗普從一個企業家一躍為世界超級強國的總統,「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他毫無從政經驗。在「以史為鑒」方面,特朗普既從未聽聞過「治大國若烹小鮮」的道理,又不知「百日維新」失敗的前車之鑒,所以他的「三把火」即使不被迅速撲滅,也難以星火燎原。

 

  還不要忘了「百日維新」和特朗普新政所處的完全不同的時空。「百日維新」發生在沒有三權制衡、「皇帝的詔令即使不理解也要堅決執行」的大清朝,光緒的變法尚且遇到了如此大的阻礙;特朗普生活在三權制衡下的美國,一個聯邦法官的裁決就可以終止堂堂大總統特朗普簽署的暫時禁止七個穆斯林國家公民入境美國的禁令。在美國打官司可是曠日持久的事,何況是與法官打官司?在如此多束縛和羈絆的大環境下,特朗普新政開出的劑劑猛藥能否順利實施?

 

  做滿四年或八年,還是被軍事政變趕下台?

 

  美國人對特朗普的觀感已呈現出兩種極端。一種是特朗普剛一上任,他的執政成效仍打著大問號,但勸進他再做四年的聲浪已經浮現。特朗普的鐵杆粉絲們認為:美國積屙太久,需要這位說到做到、表裡如一的政壇猛人在較長時間內實行大刀闊斧的重大改革。這些「鐵粉」們挾特朗普勝選的氣勢,持續發動小額捐款,總金額很快就突破了千萬美元,二○二○年的選戰儼然已經起跑。

 

  另一種極端觀感的代表人物,是從二○○九年至二○一一年擔任奧巴馬政府時期五角大樓政策主管的布魯克斯。布魯克斯在特朗普剛上任不久,就宣稱應通過軍事政變解除特朗普的權力。她寫道:「特朗普上台後第一周的表現已經讓所有事情都明朗起來:是的,他就像所有人擔心的那樣瘋狂。直到最近我都在說,有一種美國歷史上無法想像的可能性存在:軍事政變,或者至少是軍方官員拒絕服從某些命令。」布魯克斯在其它場合也公開表示:將美國歷史上引發最多爭議的總統特朗普驅逐下台的唯一選擇,就是發動軍事政變。即使在以「民主老大」自居、以「言論自由」為傲的美國,布魯克斯的這些驚人言論也絕對是石破天驚的首創。

 

  美國人永遠的鐵哥們英國人同樣不看好特朗普,英國博彩業者「立博」特地推出了「特朗普賭盤」,賭特朗普做不過二○一七年。最新賭盤結果顯示:認為特朗普做不過今年的賠率為一比四,認為他會被彈劾或自動辭職的賠率為一賠一點一,一開始下注的民眾就有幾百人。英國人嫌隔洋觀火太平淡,用英鎊「觸特朗普的霉頭」更過癮。

 

  光緒皇帝在「百日維新」後即被慈禧太后幽禁於中南海的瀛台,從此永遠失去了權力。特朗普新政會否如「百日維新」一樣夭折?特朗普會不會步光緒的後塵,幹不滿任期,被彈劾或自請辭職,甚或被美國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軍事政變」趕下台?沒人能準確預知未來,只知道即使這些預言統統成真,也斷然不會有商鞅被車裂和「戊戌六君子」被推上斷頭台的悲劇發生。

 

  活在風雲激蕩的「特朗普時代」,我突然想起了狄更斯那句「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的不朽名言。美國大選前有一幅漫畫,畫的是特朗普公牛一頭闖進了瓷器店,瓷器店裡一片狼藉。現在我要祈禱的是:特朗普總廚不要把美國這條美味的「大魚」長時間不停地在鍋裡翻來攪去,又不時加柴添水,最終將「大魚」燉成了一鍋不再美味的魚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