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要逼中共走上文明路

 

子 夜

  美國大選期間,中共高層與媒體喉舌及其愛國粉絲昏頭轉向,不知壓什麼牌為好,開始以為希拉莉堅持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肯定對自己不利,而特朗普是個商人宣佈孤立主義退出「TPP」,肯定會有利自己坐大,於是跟著俄羅斯屁股後頭支持特朗普上台。結果發現這位老闆大人上台竟將自己作為當今世界上「頭號敵人」(打擊伊斯蘭極端恐怖分子是虛,敲定中共是實),不僅要在貿易上打壓自己,而且要在南海問題上封鎖自己,更要在「一中」問題上挑戰自己的「核心」利益。接著不知還要出什麼牌,這都成為今年中共外交領域裡的焦慮大事,因為採取對抗與不對抗政策都對自己不利。本文圍繞此問題展開幾點評述。

 

  特朗普改變奧巴馬的綏靖主義

 

  特朗普並非美國媒體及上層精英所描繪的是一個沒有政治理想與普世價值觀的粗俗商人。不說別的,據瞭解,他讀過有關當今中共歷史與現狀的書籍二十多部,對當今中共對中國人民的統治方式有深入瞭解(例如,他多次公開說美國與中共的意識形態根本無法調和)。但他也知道對中國的對抗不能以戰爭的手段。他多次回答記者問,在現代熱兵器時代,戰爭將使整個種族滅亡是不可取的,只能以和平經濟軍事優勢逼其棄娼從良走上文明之路。從這些信息與言論可以證明,這位新山姆大叔依然繼承了傳統的西方對世界邪惡專制國家所採用的固有的遏制戰略,不過不是奧巴馬那樣的放縱姑息政策。

 

  許多世界上知名的政論家尤其是中共媒體批評特朗普反對全球化走孤立主義路線。這完全是一種故意的歪曲,只能說特朗普這批新精英反對的僅僅是利用全球化大發其財的壟斷主義國家。他們只是要求公平文明做生意而已。世界已經發展成一個大整體,經濟全球化互補互利成為共同的需求,沒有一個國家民族地區能閉關自守在世外桃園中獨善其「身」。難道作為美國最大的房地產商及其幕僚不知道經濟全球化給美國帶來最大的利潤?這次達沃斯國際會議上,一些中共的吹鼓手,將習近平的演講吹捧成「最強音」,把中國描繪成世界經濟全球化的帶頭人。試問這些純粹的諛辭有何根據?它的發展模式正在被它自己所否定,轉型正處於艱難之中,它有什麼能力領導世界?它不過借全球化推銷自己低檔過剩產品而已。特朗普退出TPP對中國有利嗎?其實特朗普退出只是讓自己更自由,可以不受煩瑣的秩序限制處置具體經濟關稅問題。因為自己經濟能量足夠強大,它對你無求而你對它有求,它才有恃無恐,所以它才強硬。當前中國經濟實力在美國面前還是個矮子。根據統計數字,即使在最好的年景二○一五年,中國GDP為十兆美元,而老美為十八兆美元,如果加上日本、德國、英國這三國就達三十兆,是中國的三倍,再加歐盟十八兆,全球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經濟力量都掌握在自由國家手中,中國的反制手段與能力有幾何可想而知,但設想中共目前便就範絕對是幻想,因為這等於承認亡黨亡國。

 

  西方軍事實力足以遏制中共

 

  中共在經濟上由於美國新強人上台而受到捆綁,那麼當它氣急敗壞之際,不會挑釁動武嗎?動武需要實力,查看有關這方面的信息,很遺憾地發現美國的軍力仍佔絕對優勢。中共是不會去打一場明知是以卵擊石的戰爭的。最近美國參眾兩院通過的《二○一七國防授權法案》將美國軍費增至六千一百九十五億美元。而據有資料瞭解,中國目前的軍費開支為一千三百億美元,另一說法是一千九百億美元。來個中間值,美軍費也是中國的三至四倍。何況中國軍費用到人頭費比例大,貪污浪費多。美空軍已進入以F22戰機為主的第四代,中國呢?大都還停留在第三代上,落後美軍一代半。海軍更是美軍佔優勢,中國航母僅有一艘,還是從烏克蘭買來的,裝備性能十分陳舊。美國有十一艘,核動力,科技佔絕對優勢。據外電最近報道,特朗普在五角大樓簽署了一道命令,旨在「重建」已是全球最強的美國軍隊。還有北約二十七個成員國,軍費開支是中國的二倍,更不用提日本印度等國了。總之全球百分八十以上軍力掌握在自由民主國家手中。何況俄羅斯對中國一向三心二意,特朗普上台後聯俄制中意圖十分明顯,白宮擬單方面取消對俄制裁,對中國形成壓力不可低估。本以為特朗普上台只顧本國利益,放棄奧巴馬的重返亞洲政策,但目前看來,不但不放棄反而加強了,都揚言要在南海對中國人工島加封鎖了,而且新上任官員都主動對日本南韓示好。特朗普不把中國放在眼裡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電話,並允許台灣代表團參加自己的就職典禮。有些論者說是特朗普拿台灣當籌碼與中國作交易,這完全是瞎說。台灣是世界民主自由的陣地,與美國有條約存在,過去在一中承諾下保護台灣獨立,如果今後發生海峽戰事,想必美國也不會冷眼旁觀,因為美國根本就不怕中共將戰火燒到它頭上。當前中共用武力威迫蔡英文就範,完全是適得其反,與自已的和平統一計劃越離越遠。中共只有在與美國與日本等西方世界停止軍備競賽,將資源用到改善民生上去,放寬言路,爭取民心支持,爭取與國際和解,才是出路。然而這等於與虎謀皮,目前根本提不到日程上。從特朗普的競選綱領及上台後的言行看來,他是一位只信實力而少講空話的實幹家,他要大力發展軍力,保持美軍絕對成為一種威懾力量,使對方明確知道對抗必敗而不敢言戰,從而放棄備戰打算而走和平文明之路。但特朗普的這種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戰略思想對待中共行之有效嗎?看來還要經歷一段漫長的歷史演變過程。

 

  中國文明之路長路漫漫

 

  當前國內外仍有不少明君祈盼派士人,不遺餘力證明習氏集權建立核心是為了帶領中國走上民主改革之路。其實習五毛是一位堅定的保皇派,他從十八大被選為中共總舵主之後,所有的所謂改革措施都是防止顏色革命,黨國出現「顛覆性錯誤」使共黨江山滅亡。去年下半年中共《人民日報》曾發表一篇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所長鄭秉文的文章《從國際經驗看如何長期保持增長動力》,論證只要不走民主化道路今後中國奔向高收入社會就有保證。這其實只是重復習氏三年前在亞太經合會的言論,他說「中國是一個大國,決不能在根本性問題上出現顛覆性錯誤,一旦出現就無法挽回,無法彌補」。習氏在此使用了模糊性語言,他所謂「顛覆性錯誤」即指民主化道路。從近期來說,就是中國的大局以「維穩」為第一要務。任何妨礙中國穩定的組織,任何可能讓穩定局面瓦解的思想、言論和行動,不論來自哪方面,都是「顛覆性」錯誤。例如它早些時處理雷洋案件用錢埋單,它格殺黨內民主派老人刊物《炎黃春秋》,它對周強的亮劍「司法獨立」言論加以掩蓋,它偏袒「毛左義和團」鬧事。以上其實反映了中共高層對顏色革命的恐懼感。他們明知自己的政權已經邁上了「托克維爾」的死亡之路,於是習氏上台要「力挽狂瀾」使中共政權於不倒。鄭秉文大作中提出「三個不出現」來確保中共政權。第一是所謂「顛覆性錯誤」走民主化道路;第二是經濟不出現毀滅性打擊(這次特朗普出台捆綁中共經濟,是否是毀滅性的風暴還有待觀察);第三不出現斷層波動即領導人變化。從第三條看出,中共十九大乃至二十大之後,只要不發生意外,習氏都要牢牢掌控實權不放手。

 

  中國經濟遭受美國新主捆綁等於雪上加霜那是肯定的,但估計還不至於造成毀滅性的結果。因為中國是個大國,這幾十年的發展已經形成自立的體系,何況它與美國之外的西方大國及其它地區的國家都已建立經貿聯繫。第二個原因是西方包括美國都不希望中國經濟出現毀滅性大事,因為世界養不起中國十四億人口,真「黃禍」來了,中國的難民奔向何處?因此中國的「穩定」是西方世界送的禮物。天天反西方,這是以怨報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