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黨對法院的絕對領導 中共否定法治與司法獨立

──王正中的批判與丘宏達的呼籲

(美國)楊力宇

  大陸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於一月十四日在北京發表談話,要求全國各級法院堅持意識形態掛帥,並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他也同時要求與否定中共領導、詆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司法制度的錯誤言行作鬥爭,決不能落入西方錯誤思想和司法獨立的「陷阱」,堅定不移地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

 

  周強是在出席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時,提出上述要求。他說:「各級法院黨組要把意識形態工作納入重要議事日程,作為領導班子、領導幹部目標管理的重要內容,與黨的建設和其他各項工作同部署、同落實、同檢查、同考核,確保責任制具體化。」

 

  周強強調,中共要加強對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落實情況的檢查,將意識形態工作作為幹部考核、獎懲的重要依據,納入執行黨的紀律,尤其是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監督檢查範圍。對違反意識形態工作的要求如出現問題,要求追究責任。

 

  此外,周強表示,要堅持依法治國和以德治國相結合,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把社會主義道德要求貫徹到司法審判中,注重以司法手段促進道德領域突出問題的解決,努力發揮司法斷案懲惡揚善的功能。

 

  中共的司法理念、主張與堅持

 

  西方民主國家堅持法治、三權(行政、立法與司法)分立與司法獨立。周強的上述談話透露了中共的理念、主張與堅持:

 

  ‧堅持意識形態掛帥。

 

  ‧堅持抵制西方民主憲政制度。

 

  ‧否定司法獨立。

 

  ‧否定三權分立,堅持中共領導(包括中共領導三權)。

 

  但周強一方面否定法治與司法獨立,另一方面又強調中共特色社會主義的「法治道路」,實是自相矛盾。大陸各級人大、政協、法院與檢調體系均有黨委書記坐鎮,監督立法與司法工作,當然絕不可能實施三權分立與司法獨立。中共的現行一黨專政制度其實是行政權獨大,堅持由中共領導三權,不可能實施三權分立與司法獨立。

 

  其實,各級人大均由中共領導與主導,人大只是橡皮圖章,其立法工作必須聽命於中共中央。政協並非「民主黨派」的組織,而是退休官員的「養老院」,而各級法院及檢調系統必須遵守中共的要求。

 

  周強的談話震驚西方社會

 

  周強的談話透露了中共對其政治制度之堅持,震驚西方民主社會,美歐的中英文報刊發表了廣泛的報道與批判。

 

  中國大陸現已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根據世界銀行及其他西方經貿組織的評估,十年內大陸可能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但卻否定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普世價值,令西方政學界人士震驚。

 

  雖然近年大陸經濟發展迅速,但在政治上仍然堅持黨的絕對領導,否定憲政民主、司法獨立等民主政治的基本要求。

 

  此外,大陸經濟雖然發展迅速,但貧富不均、貪污腐化普遍,中共報刊也常有報道,但卻堅持黨的絕對權威,無意逐步邁向民主化之途。

 

  西方民主國家雖也有貪腐問題,但這些國家建立了獨立媒體(不似中共黨的媒體)與獨立司法體系的監督,對腐化問題發揮了監督制衡的功能。

 

  王正中對中共的批判

 

  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王正中最近發表專文,對中共提出嚴厲的批判──他的批判實是反映西方政學界的普遍看法。

 

  王正中讀完周強的談話後指出,中共堅持黨對法院工作的絕對領導,堅決擁護中共中央的絕對權威;中共政權如果有一天敗亡的話,它將敗亡在周強說的這幾句話上。

 

  王正中指出,中國三千年來,頗多輝煌的事蹟,唯一缺陷就是沒有正確的法治觀念。「法」一直被認為是為統治者服務的工具,是統治者用來約束壓榨人民的工具。很少有人想到,「法」也應該用來保障人民的基本人權;更沒有人想到,它應該保障人民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若說需要有一個強而有力的獨立司法機構,駕乎「真命天子」之上,來監督統治者的行為,對許多中國人而言,簡直是匪夷所思了。無怪乎司法獨立觀念一直到今天,還受不到大陸的重視,而中共卻全面否定司法獨立。

 

  王正中指出,中國幾千年來沒有獨立司法,還不是照樣走過來了?可是這幾千年來,中國人民遭受連串擅無顧忌的統治者的暴政,人權被剝奪,生命與財產沒有保障。經濟情況較好時,統治者們貪贓枉法。情況不好時,官吏橫徵暴斂,導致天災人禍。百姓們被逼上了絕路以後,開始造反。這種事件在歷史中重演多次。每次到頭來都是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全國人口減少泰半。然後根據「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原則,新統治者登台,重演新一輪暴政。中國百姓不該長年遭受這種命運。他們需要有能力監督他們的統治者,但中共卻完全否定監督機制與司法獨立。

 

  王正中認為,中共近年在整治貪腐過程中,沒有建立一套人人遵守的法律來有效防止貪腐。連勒令官員公佈個人財產這件小事,至今仍未施行。

 

  王正中的專文指出,二○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中共中紀委宣佈對周永康立案審查,周強在八月就召開最高法院教育活動大會。他沒有利用此一機會教育大家對周永康進行公正審判,他只要求大家堅決支持黨對周永康的鬥爭,把黨的作風要求融入人民法院,這實在是個大笑話。中共當局如略有常識,不應讓這個笑話被公佈出來,讓全世界恥笑。

 

  王正中強調,中共雖提出「依法治國」主張,但這個法卻必須受到黨的嚴格控制。至於黨如何也受到控制而不至於腐化,則無人談論。中共政治制度的恐怖令人憂心。

 

  毛澤東的憲法觀

 

  王正中並指出,中國共產黨於一九五四年制定過一部憲法,但毛澤東認為它本質上就是否定黨的領導,政治上極其有害,只有傻子和反黨分子才會脫離黨的領導,執行憲法,那部憲法因此形同虛設。一九七八年,中共元老彭真,有鑑於文化大革命中自己所遭到的迫害,以及它對政治和社會的嚴重惡果,自告奮勇主持修訂憲法工作,並於一九八二年完成一部新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公佈實施。以後雖然經過四次小幅修正,它基本上不失為一部比較好的憲法,但中共卻從未真正遵守這部憲法。

 

  王正中提到此一憲法的第三十三條表明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第三十五條認為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以後條文中,更表明公民的人身自由、人格尊嚴、公民住宅和通信自由不得被侵犯。憲法第一二六條更要求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審判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這一條憲法清楚表明對司法獨立的尊重和保護。

 

  然而,王正中認為,這部憲法今天並沒有被真正執行,大概是毛澤東陰魂不散。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居然發表違憲言論,公開刊登在中共報刊上,實是退回到「人治」的陷阱。王正中因而大聲疾呼,中共應該立刻從憲法的背上,以及一切的法律的背上爬下來,強化司法制度,尊重並保護司法獨立。但王正中的逆耳忠言對中共不可能發揮任何作用,中共不會改變其堅持。

 

  丘宏達對法治與民主的看法

 

  著名法學家丘宏達教授(一九三六~二○一一)生前多次撰文大力支持法治與司法獨立。他批判中共黨的媒體,要求建立獨立的司法體系及獨立的媒體,以監督制衡黨和政府。他因而大力支持香港獨立媒體《爭鳴》月刊,因《爭鳴》發揮了批評、暴露黑暗及監督制衡的功能。丘教授因而組織「爭鳴海外學人顧問委員會」,全力支持《爭鳴》。丘教授認為,沒有司法獨立與獨立媒體,根本不可能建立真正的民主體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