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士余放狠話

──股市的反腐路線鬥爭

(大陸)于怡郊

  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分別在去年十二月三日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第二屆第一次會員代表大會的公開演講,以及在今年二月全國證券期貨監管工作會議的講話,兩次放出了狠話。以筆者看,劉士余只講了兩句話,一句是「從門口的野蠻人變成了行業的強盜」,另一句是「要把資本大鱷逮回來」。

 

  措辭粗鄙的紅衛兵特色

 

  且慢分析劉士余兩次講話內容的對與錯及內含多少正義感,當人們聽到那聲聲「野蠻人」、「強盜」、「妖精」、「扒皮吸血」、「逮回來」等等罵聲,其殺氣騰騰固然令人震驚,但其粗辭俚語實在是不堪!堂堂證監會是嚴肅的專業的權威的證券市場監管機構,如何容得村婦撒潑般的全無顧忌?出口的粗鄙根本無法在經濟上法律上精確定義。

 

  劉士余出身清華理工科,後來又在清華進修過經濟學專業,應該有素養用詞精當,尤其在本職的證券市場監管工作中用詞精確,避免錯誤和混亂。不過,中國人都知道,官場上幹部說話做事做文章,第一要務便是揣摩上司想法、領袖意圖。君不見,毛澤東時代的中共幹部言出必有「毛主席語錄」?

 

  劉士余被視為習近平嫡系幹部,就不管自己有多少文化修養和專業素養,都要有「看齊意識」,不光在政治上要看齊,連文風和說話語言上也要看齊。習近平既然在大雅之堂說了「擼起袖子」、「撲下身子」(斯文一點,起碼也得說「捋起袖子」、「放下架子」、「深入基層」?),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紅衛兵的特色便是文化不高、詞彙貧乏、思維極端。今後,村婦罵街式的講話在中國官場上將會逐漸多起來。

 

  監管應在市場中監管

 

  當年叱吒風雲的德隆系唐氏兄弟、湧金系魏東、明天系肖建華的「老三系」,今日睥睨群雄的恆大系、寶能系、安邦系、生命系、陽光保險系、國華人壽系和華夏人壽系等「七大險」,確是在中國股市上興風作浪,搞亂了許多上市公司,使許多本來可長遠發展的品牌企業砸了牌子。而在這興風作浪中,無數小散戶被「扒皮吸血」。

 

  股市本來是通過資本投入、資本運作,將上市企業增值發展,或者併購重組使上市企業增強做大脫胎換骨;然而,時至今日,各路資本系中,依然很少看到成功案例,倒是借資產重整之機,注入各種時髦概念,操控股價大賺特賺的例子滿天飛。

 

  但是這些資本原來是否就是「野蠻人」?野蠻人的定義又在哪裡?如果按字面理解,野蠻人就是沒有文化、舉止粗魯、沒有進化到現代文明的人。那麼沒有理由就定義那三大系、七大險是野蠻人,而且中國股市的參與者中間好像也少有野蠻人。相反,倒要問問中國證監會及上級領導:你們至今尚未正式承認完全的市場經濟、普世價值等現代文明,自己是不是活在現代文明之前的野蠻人?

 

  無論中國股市或者世界其它股市,都沒有禁止野蠻人進入股市的法律規定。只要遵守股市規則,「野蠻人」也有權參與股市交易。這裡好像沒有什麼「亂舉牌」,只要他們舉牌沒有觸犯股市規則,似乎證監會哪怕是主席也沒有權利禁止他們舉牌。至於為什麼他們能夠收購沒有業績的企業卻仍然能夠賺到錢,這實際上是中國股市的問題。中國股市為什麼不能促進上市企業經濟發展並帶動整個中國經濟發展,反而成為炒賣炒買的賭場?那恰恰是中國證監會的問題。

 

  劉士余問那些資本的資金是從哪裡來的?放在中國的語境中,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多少中國民眾想問這個問題,可是他們沒有機會沒有場合可以去問這個問題。

 

  中國當今的大資本幾乎都是權貴資本,都是依靠權力得來的。其中有些資本即使按照「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前提下的法律,也是來路不正,可能牽涉刑事犯罪的。可是這些問題都是在股市之外了。

 

  證監會的職責是按照證券法律法規監管證券市場,或者發現現行的法律法規不公平公正公開,可以提出更加公正公開公平的法律法規讓立法機關去審核批准通過。證券市場交易外或交易前的證券市場參與者的資金來源,證監會是無權過問的,如果有疑問那也應該像社會上普通的舉報者一樣向司法部門舉報。須知,證券交易市場參與者在證券市場之外獲得的資金來源是否合法,證監會同樣沒有定義資格。

 

  所以,「門口的野蠻人」、「資本大鱷」,不是劉士余能夠定義的;進了證券市場成了強盜,那是他有權定義的,證監會應該及時阻止在證券市場中的「強盜行為」,若是已經發生違規,可以在監管職權範圍內處罰「強盜」,把觸犯刑律的「強盜」移送司法解決。而證監會不是司法機關,沒有權力把已經成為「強盜」的「資本大鱷逮回來」。反而,那些「強盜」、「資本大鱷」在中國股市上所以能夠成功翻江倒海,恰恰證明了中國證監會沒有起到有效的監管作用,或者說中國證券市場本身就是漏洞百出。

 

  對此,劉士余應該臉紅,而不是罵街!

 

  仍不見公平公正公開

 

  二十多年來,「強盜」、「資本大鱷」不僅僅只有三大系、七大險。當初的大資本幾乎都是政府基金,它們都在中國股市上「扒皮吸血」。中國股市二十多年來最缺的就是公平公正公開的法律法規,缺少的是公平公正公開的監管。

 

  二十多年前,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公開說,股市是為了救國企。這等於宣示中國的股市是可以厚此薄彼,無須公平公正公開原則的。中國股市的各種怪事便由此而生。這一回,劉士余強調的是向扶貧傾斜,仍然在堅持中國股市的不公正公平公開原則,中國的股市必須服從中共領導層的意願。

 

  一個市場可以不要公正公平公開原則,那麼這個市場必然就是市場操控者操控的。中國股市一直在圈股民散戶錢、吸股民散戶血,不僅有各路政府大資本或是有政府背景的大資本,還有各式效益極低的上市國企和有政府背景的非國有上市企業。

 

  現在劉士余要把「強盜」、「妖精」、「資本大鱷」逮回來,但那些「強盜」、「妖精」、「資本大鱷」,是由現在掌權的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當局指定的,這是習核心反腐路線鬥爭的另一種形式。而中國散戶股民之所以還要參與中國股市之中,乃是為了盡可能的避免中共超發人民幣引起的通脹,實屬無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