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馬會晤和習近平的要求

 

(大陸)張 堅

  對中國來說,美國新任總統特朗普來勢洶洶,中共當局頗有點不知如何應對是好的味道。特朗普競選時,中共官媒有為其叫好的;特朗普贏得大選之後的幾次向中國口頭示威,中國也硬著頭皮回應了些;可是,最近中共宣傳部門下達通知,各官媒不得對特朗普亂發評論。

 

  在此情況下,中共當局派出阿里巴巴掌門人馬雲出訪美國會晤特朗普摸摸底,自以為很得計。

 

  特馬會晤時,特朗普還是候任總統,是個商人不算是正式的官。馬雲是中國大商人,雖然誰都知道其背後就是中共政府,但雙方身份還算恰當。最重要的是馬雲帶來了兩句特朗普要聽的話,那就是:

 

  一是給美國造就一百萬個就業職位;二是建造美國產品、包括美國金融保險等服務產品對中國的出口電商平台。

 

  馬雲第一個承諾,毫無疑問是在說大話。造就一百萬個就業職位需要投入多少,又需要把生意做到多大規模?不過,既然特朗普競選綱領主要內容之一是在造就更多的就業職位,那麼不管馬雲能在美國造就多少職位對特朗普來說都是好的。

 

  阿里巴巴是全球最大的電商平台,馬雲答應多賣美國產品包括美國金融保險產品及其它服務產品,志在提升美國製造業及美國經濟的特朗普不可能聽不進去。

 

  高進口稅無法讓更多美國產品進中國

 

  中國政府大概以為通過馬雲已經示好特朗普了,可是特朗普政府會聽進去或者說相信多少呢?

 

  說起擴大美國商品對中國的出口,且不說中國將如何開放美國的金融保險產品和其它服務產品進口,就說普通的現在正在紅紅火火進行中的中國跨境電商交易,它的頭上始終存在一大塊烏雲。

 

  過去,中國對低於一千元的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按物品徵收行郵稅,其中多數商品完稅稅率為百分之十,並對稅額低於五十元的進口物品予以免稅。那只是在法律層面上的規定,實際上許多「海淘」均是無稅。

 

  去年四月八日,中國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稅收新政實施。新稅制提出,在限值以內進口的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關稅稅率暫設為百分之零,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取消免徵稅額,暫按法定應納稅額的百分之七十徵收。這意味著中國在跨境電商進口發展初期實施的按個人物品徵收行郵稅的低門檻、低稅率的政策紅利結束,尤其是取消五十元的免稅額政策,表明昔日購買五百元以下低價母嬰產品、食品、保健品、化妝品等個人消費品的「免稅時代」也宣告終結。

 

  海關新政實施之後一個月裡,跨境電商平台在中國境內保稅區倉庫積壓了大批貨物,一些跨境電商進口單量銳減,甚至為零。中國跨境電商生意的一落千丈,迫使中國當局宣佈,跨境電商新政監管措施將有一年的暫緩實施過渡期。

 

  現在,一年的暫緩期馬上就要到期了,中國的跨境電商交易眼看重又要陷入困境,這樣的情況下,阿里巴巴能夠擴大美國商品對華的出口?

 

  阿里巴巴在美國能做多少生意?

 

  阿里巴巴雖然是全球第一電商,但其在美國在西方名聲並不好。

 

  馬雲會晤特朗普前二十天,阿里巴巴再次被美國政府拉黑,被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佈的「知識產權保護」報告列入「惡名市場」名單。這不是阿里巴巴第一次被美國列入「惡名市場」,四年前就列入過。在這四年當中,美國及西方市場對阿里巴巴的印象並不好,《福布斯》雜誌直指阿里巴巴是建築在假貨高山上的帝國。隨便在阿里巴巴淘寶網上搜索,就能搜索出成千上萬條低價的品牌奢侈品──一看便知是仿冒假貨──引得全世界的品牌商惱怒不已。就在二○一五年雙十一中國電商的狂歡節那天,阿里巴巴淘寶天貓以九百一十二億的交易額打破單日單個企業交易的世界記錄,可是這一天阿里股票在美國股市還是往下跌,原因就在阿里淘寶店裡假貨太多。

 

  面對自己平台上如此多的假貨及在西方市場上的惡名,阿里巴巴雖然常常在國內很硬氣的應對,其實心裡也是著急的。阿里巴巴幾年來出台了許多打假措施,也不能說他們不是真心打假,但是在阿里巴巴網上購貨從此安心,恐怕仍難做到。

 

  且不說網上交易不能「眼見為實」(當然有些商品「眼見」也不一定能「實」),像阿里巴巴淘寶這樣龐大的電商平台,其刻意的商品大眾化,價格平民化,無法提高其網店的准入門檻,有時它的打假也變得假了。

 

  當下中國紅火的電商平台幾乎都成了「信息發佈平台」和「價格比拼平台」,落後的商業模式不但大大壓縮了中國的零售商業和製造業的利潤,甚至有可能弄垮它們。而在比拼誰的價格更低的時候,假貨的出現幾乎無可避免。

 

  中國電商的模式之所以會成「價格比拼平台」而難以轉變,原因不僅僅在電商網店這一方面,它與中國社會的消費方式有關。

 

  成功的商品銷售通常由三個要素構成,價格、商品質量及售後服務和體驗式服務,也是分三個階段發展的。這不等於說每個階段只有一個要素在起作用,事實上,每個階段顧客對三要素都有要求,只不過以哪個為重罷了。對於中國現階段的國內消費水平來說,基本上還是停留在注重價格因素的階段。價格的比拼是中國商品銷售市場上最有力的競爭法寶。

 

  對應商品消費的三個階段,製造業或者工業化也是這麼三個過程。一般來說,一個國家或地區的工業化過程中,從第一個階段到第二個階段通常需要五至十年,可中國則走了二十多年。

 

  中國之所以一直走不出追求價廉的消費階段,與中國整體經濟上去可是民眾收入水平並沒上去多少有關,與政府及有政府背景的企業壟斷市場就可以獲取高額利潤有關。

 

  然而這一切與具有正常市場機制的歐美西方市場無關,一個有買賣假貨惡名的平台能夠在美國做多少生意呢?沒有信譽的企業無論在美創造就業職位或賣出美國產品,都不會有多大規模吧?

 

  中國要求世界以市場經濟對待

 

  看來,特朗普對馬雲的話(也就是中國政府的話)姑妄聽之而已,而特朗普的態度已經表明。

 

  根據習近平一月在達沃斯的講話,中國現在也明確了應對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後的美國及西方市場。中國要求美國及西方世界以經濟全球化的、市場化的態度來對待中國。

 

  可是,一個有政府背景而缺乏真正市場精神的阿里巴巴就注定在美國做不成大生意,一個以各種手段包括市場及非市場的強制手段,把政府弄成一個企業,以市場的和超經濟的方式來壓榨自己的民眾使自己變得富裕強大的企業式政府,怎麼有資格要求世界以市場態度來待之?特朗普的美國或世界其它國家又怎麼可能在受騙多年之後,依然再相信中國政府或者有中國政府背景的企業,是市場經濟中正常的市場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