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習通話之面面觀

 

靳西雨

  早春二月,世界最令人矚目的事件可以說就是二月九日,在特朗普已上任三個星期,並與十幾個重要國家的領導人通過電話之後,習近平終於與特朗普通上了電話。特習通話,雖然姍姍來遲,習氏中共當然是欣喜若狂,世界也普遍議論紛紛,觀點趨於兩極:有說特朗普是紙老虎現了原形,習氏獲勝;也有說習氏代價至巨,恰恰是特朗普的愛理不理,令特朗普賺了個盆滿缽滿。

 

  中共王婆賣瓜,特朗普表面上(或者說禮節性地)也做了些「溫馨」的話語和動作,令外人如霧裡看花。但如果認真分析特朗普美國和習氏中共雙方的基本面,並加以合乎邏輯的分析,特習通話的方方面面,卻也盡可言中。

 

  美國的基本面

 

  特朗普當選,有說美國人傻了,選了個狂徒,美國非垮不可,特朗普也非垮台不可。這類無稽之談,實在不值一駁。事實是:作為具有兩百多年實踐的高度成熟的民主國家,特朗普當選完全是理智的美國選民對民主黨的政策非常不滿的結果,是特朗普摸準了美國當前的基本面,提出「讓美國再次強大」的重大戰略和策略的結果。

 

  什麼是美國的基本面?這就是:

 

  其一,美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其強大首先在於其民主的精神和由此激發出來的巨大創新動力,在於美國依然在世界上遠遠獨佔鰲頭的科技實力、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

 

  其二,由於美國民主黨對中共這一邪惡的力量尚具幻想,並且還實行綏靖政策,造成了對美國經濟的巨大損害(就業、巨額貿易逆差、知識產權等)和中共的坐大甚至對美國的威脅之勢。

 

  其三,北韓作為一個不可理喻的流氓國家,其核武及彈道導彈的發展,現在已構成了對美國實實在在的頭號威脅,IS等恐怖勢力也對美國構成巨大威脅,但前者更甚。

 

  正是從這三個基本面出發,特朗普及其團隊充分認識到必須讓美國再次強大,美國必須抗擊中共。美國也依然有充分理由和足夠力量應對和抵制中共的貿易戰(恰恰不是美國發動貿易戰!);美國也依然有足夠的力量抵制中共在南海、東海和對台灣的耀武揚威,維持世界和平和穩定。

 

  同時,特朗普也完全明白,對付北韓,美國必須迫使、而且完全可能使中共協力解決朝核問題;這是由中共當前的基本面決定的。對付IS等恐怖勢力,美國也可以與俄羅斯協作。

 

  中共的基本面

 

  至於中共的基本面,也有三個方面:

 

  其一,中共已經日暮途窮,其經濟在無可阻止地下滑;中共的腐敗和權鬥使中共喪盡了民心;中共的軍事實力,不僅在軍事技術上,在經濟對軍力的支撐上,遠遜於美國,最要命的還在於軍隊的腐敗;國際上,中共四周幾乎都是敵國(菲律賓會是朋友?),即使在全球大撒幣,仍沒有得到好名聲。

 

  其二,習近平現在唯一的目標是保黨保政權,這是習氏真正的底線。為此,習氏最需要力保的就是經濟,因為這是中共合法性的唯一支撐,而這極大地依賴於外貿,是中共的死穴所在。其餘,什麼南海、東海(釣魚島)、武力攻台,並非習氏保黨保政權的當務之急,至少現在都只是虛張聲勢和恫嚇,也是以民族主義轉移中國百姓的視線。

 

  其三,北韓核武問題,也是中共目前一大隱患。金正恩的死敵,說不好首先就是中共,最近的金正男被刺事件,項莊舞劍,未必不意在中共,何況金氏的核武就在中共家門口;中共難道真的至今還不明白?

 

  特朗普何得 習近平何贏

 

  洞悉這些基本面,特習通話的緣由、話題和結果,昭然已揭。

 

  首先,諸多媒體和專家都指出:是習近平向特朗普打了電話,而不是相反。這只要從中共報道的用詞就可力證。這說明了是習近平有最大的需要與特朗普和解(事實上不論特朗普如何指責中共,中共官方卻始終沒有反唇相譏,這次真是耐心好極了)。當然,鑒於中國傳統的春節,特朗普禮節性地向習近平發信祝賀,也給了習氏打出電話的機遇,並且雙方也必是事先做過溝通討價還價,特朗普才同意通話。

 

  那麼習氏需要什麼?首先,習氏應是向美國表明了中共願意在低價傾銷、貿易順差、關稅、知識產權等方面談判,即大幅度讓步的態度直至承諾將有具體措施。習氏完全明白:一旦美國在貿易上認真反擊,中國的損失遠比美國的損失為大,中共承受不起(如前所述,這可是中共政權合法性的唯一支撐)。如此,習近平何「贏」之有?

 

  其二,特朗普方面,抵制中共的無賴貿易,是語出必踐,也是「讓美國再次強大」的關鍵一著,勢在必得。既然習有了態度,美國也在習氏「要求」之下(at the request of President Xi)表示了「同意(agree)」「尊重(honor)」「我們的『一個中國』政策」(our 『one China』policy)」。在這一點上,可以說習近平是終有所得。但請注意美國說的只是「同意(agree)」「尊重(honor)」 ──而不是「承認(recognize)」,而且其所「同意」「尊重」的還是美國的(「our」)而不是「中共」的「一個中國」政策。須知,美國的「一中政策」並沒有承認台灣是中共的,而恰恰包括了美國對台灣的「六項保證」,包括美國對台軍售,況且特蔡通話早已給了蔡英文「台灣總統」的桂冠,並且有報道稱美方事前還向台灣通報了特習通話,給足了台灣面子(特蔡通話可沒事前通報中共)。如此,台灣有何所損,更有何可懼?

 

  那麼特朗普「同意」就是特朗普屈服了嗎?否!因為特朗普本來也說的就是「除非中國在匯率和貿易上讓步,否則,美國不一定遵行『一個中國』政策」。作為世界第一大國的總統,特朗普怎麼可能背棄他剛剛說過的話?結論只能是:習氏讓了步,才有特朗普的「同意」和「尊重」。如此,習近平何「贏」之有?

 

  其三,鑒於上述美國的基本面之一,作為老練的談判家,一定還在電話中在美國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安全問題上,要習近平切實嚴厲制裁北韓,包括默許不干涉美國必要時武力解決朝核問題。而習近平也必定是接受了美國這項最想要的承諾。

 

  本年一月二十五日,中國更新公佈了一份禁止向朝鮮出口清單,包括可用於開發核導彈的物資和設備、與火箭或無人機有關的軟體、高速攝像機、潛艇、感測器和鐳射設備等;二月十八日,中國又宣佈二○一七年全面禁止進口北韓煤炭,給北韓本已極度困頓的經濟又一重擊,都明顯是公佈出來給美國看,向美國證明中共是在踐諾。

 

  中共的承諾極可能還不止對朝真制裁。最近,美國新任國防部長馬蒂斯表示,關於朝核問題,「任何可能性都應擺上檯面討論」,這就暗示了存在武力解決的選項。可以推想,如果沒有中共的默許,馬蒂斯應該明白武力解決困難會大些。依據本文前述對中共基本面的分析,中共自己也受到北韓核武威脅,默許美國武力解決朝核問題並不妨礙習氏保黨保政權,甚至還可從此擺脫金氏威脅,習氏何樂不為?在這一點上,特習通話倒真是「雙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