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執政最大特徵是不自信

 

(大陸)牟傳珩

  習近平主導的中共六中全會公報強調,「增強拒腐防變和抵禦風險能力」,並急不可待地要解決其「核心」地位不受挑戰。全會通過所謂「黨內監督」文件的要點,就是要保證黨的領導幹部「絕對忠誠」、「不得妄議」,由此「泄密」的正是習近平政治上的極度不自信。

 

  習執政時代兩大主要傾向

 

  習近平主政中南海以來,高調宣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道路、制度「三自信」。這恰恰暴露了中南海合法性一再遭民眾質疑的內在心虛與掩飾不住的極度自卑,以及自己不是民選領導人的「假自信」心結。世所周知,只有不自信的人才會見人就喊「我自信、我驕傲」。正如一個陷於積壓貨物焦慮的商販,沿街叫賣其滯銷商品物美價廉。習近平上台以來,憂心前蘇共垮台教訓,陷於顏色革命恐懼,多次強調防止出現「顛覆性錯誤」。二○一三年十二月二日,一篇沒有署名的網特文章《沒有了祖國你將什麼都不是》,在人民日報網絡論壇刊出,並由新華社發佈消息,接著就在各大新聞網站、主流媒體微博轉發,成為背景詭秘的中國互聯網輿論事件。此文稱,「中國一旦失去共產黨的領導,將會天下大亂。中國要亂了,那就是十三億中國人的災難」。文章號召「擁護習近平主席」、「相信習近平主席」、「支持習近平主席」。這正是習近平心結的最好昭示。

 

  二○一六年八月五日,中共喉舌《環球時報》也曾刻意刊出妖魔化蘇東波社會變革文章,恫嚇民眾稱,中國一旦走向動盪,決不會像蘇聯那樣相對「文明」地解體,中國「崩潰」將被戰爭和流血一路相伴。此文十分典型地泄露了多年來官方一直在利用民眾一部分人「求穩怕亂」心理,抵制、瓦解大眾形成謀求社會變革、反抗官方壓制的統一戰線。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更罕見地以整版篇幅刊登五位喉舌「學者」文章,警告不能「掉入顏色革命的陷阱」,聲稱「顏色革命」是美國打著民主、自由的幌子,強行將西方式的政治制度強加給所在國家,是西方勢力推行干涉、大搞顛覆的工具。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甚至在《「顏色革命」危害深重》一文中痛斥顏色革命「是國家安全之敵、動亂之源、人民之禍」。由此可見,習近平對顏色革命的恐慌與焦慮。

 

  中南海面臨亡黨風險

 

  近兩年,習近平、王岐山和官方媒體都不止一次公開提到中共面臨亡黨風險。王岐山在北京會見出席「二○一五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會」外方代表時,就提到共產黨「可能面臨執政合法性資源的流失與枯竭,直至喪失執政地位」。二○一五年在中共建黨周年日,英國《金融時報》、BBC中文網以及港媒三個渠道先後發表了中共「亡黨」危機相關報道。

 

  去年四月十五日,有中共官方背景的「學習小組」微信公眾號引述習近平的話稱,中共管黨不力、治黨不嚴「遲早會失去執政資格,不可避免被歷史淘汰,這決不是危言聳聽」。為此,習近平先是強調「黨內紀律」,後高懸「黨內規矩」,更出台「最嚴黨紀」,壓制不同意見,劍指「妄議中央」,強調「媒體姓黨」,廣告娛樂業要講「導向」。在二○一五年十二月十一日至十二日的「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發表極左講話,把矛頭直接對準了「國內外各種敵對勢力」,指責「有些人甚至黨內有的同志沒有看清西方普世價值裡暗藏的玄機,成了西方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吹鼓手」,並舉例稱,在西方價值觀念「鼓搗」下,一些國家被「折騰」得不成樣子,「整天亂哄哄的」。

 

  反腐打虎是「防變」政治需要

 

  站在紅色江山的立場上,習近平以「拒腐防變」作為其施政的首要使命,必然要強化意識形態鬥爭,鞏固中央集權,強調政令暢通,整肅異己,高壓維穩,大舉進行黨對社會生活的全面干預和掌控,將真正要求制度反腐的民間力量不斷送進監獄,甚至發展到大肆抓捕維權律師。為此,習近平竟以改革為名,通過黨國的高度集權壟斷建制,將黨、政、軍、法、經濟、網絡,甚至財經等各種權力,全部集中到自己手裡,並全面管控思想輿論陣地,嚴防和平演變。

 

  由此可見,確保其紅色江山與太子黨獨家經營中國的制度土壤不被剷除,才是習近平反腐敗、打老虎的根本目的。習近平曾信誓旦旦地表示他的反腐打虎沒有「紙牌屋」。然而,從薄熙來,到徐才厚,再到周永康、郭伯雄、令計劃,都是政治反腐,整肅黨內異己派系使然。二○一六年五月二十五日,解放軍報刊發《充分發揮政治工作生命線作用》一文中稱:「高級幹部位高權重,出了問題就不是小問題,政治上出了問題危害更大。郭伯雄、徐才厚貪腐問題駭人聽聞,但這還不是他們問題的要害,要害是他們觸犯了政治底線。」一語道破了反腐敗背後的權力鬥爭才是實質。對此,中央黨校雜誌《求是》刊登了王岐山二○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在全國政協常委第十八次會議所作的報告,給予了更權威的印證。該報告大爆中共黨內危機四伏,聲稱有人為實現政治野心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搞分裂黨的圖謀活動,嚴重威脅國家政治安全。中南海反腐打虎究竟有沒有「紙牌屋」,該講話暴露的再清晰不過了。由此可見,習近平反腐打虎正是基於其「防變」的政治需要。

 

  現政權如驚弓之鳥

 

  在中共的統治意識裡,國家安全的實質,就是恐懼社會動盪危及政權。只許「趙家」當政,不許百姓「妄議」。近來,自律「八不碰」的《炎黃春秋》被強行改編扼殺,謹言慎行的《共識網》被粗暴關閉封殺,特別是針對網絡言論的管制力度日益加強,導致當今社會的任何一點不同聲音都不准發出。

 

  眼下,全國各地都在搞「兩會」換屆,民間獨立參選人相繼湧現卻不斷遭到監控、騷擾、限制。特別是山東省獨立參選人孫文廣教授,被當局限制行動自由逾百小時,無法宣傳參選理念,連同他的助選團隊,同樣受當局監控。日前,自由作家熊飛駿被抓,標誌著官方對公共知識分子的打壓升級,充分印證了習近平越來越恐懼其權力受到挑戰,導致其執政心態越來越不自信。最近,類似賈敬龍殺官事件不斷湧現,暴力復仇活動遍地開花,而官方以放寬警察開槍權應對,引發國內外輿論非議。如今從刀具火柴購買實名制,到在餐廳聚餐、在家討論都可能被藉口尋釁滋事、擾亂社會秩序遭致打擊。甚至連民眾戴口罩,抗議霧霾都被禁止。在此政治背景下,大學教授、新聞記者、自由作家、維權律師、異見人士、普通上訪者都將成為「顛覆分子」。習當局如此草木皆兵,如驚弓之鳥。如此公權力毫無底線的施暴、監控、封殺,展示出的正是習近平時代的恐慌與焦慮傾向。

 

  世界上任何一個戀權、專權的統治者,最大的心病就是恐懼其權力被顛覆。習近平越是憂慮絕對權力受到黨內外挑戰,就越是要專權控制;越是要專權控制,就越是憂慮遭到黨內外非議與反對。習近平正是在這種惡性循環的魔咒折磨中不能自拔。習的這種對絕對權力的追逐與憂患邏輯,反射到社會現象上就是不斷的攬權倒退,強化黨規,封殺輿論與鎮壓異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