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場及社會政治取向大調整

 

(大陸)巨 望

  習氏封核心的背景

 

  中共六中全會終於圓了習近平的核心夢,但其實際影響力是大打折扣的。本文關注的問題是以下三個方面的觀察。

 

  隨著習核心寫上紙面,中共黨內派系圖譜已經發生大變。當今中共黨內派系已重新組合為「反習派」、「擁習派」和「觀望派」,代替過去的「江派」、「團派」和「太子黨」的分派格局。中共這個黨在中國大地出生,它分娩於俄共母體。它的成長過程,在不同的歷史階段就分成許多派別。例如延安時期它就有「洋共派」(從蘇聯留洋回來),以王明、博古、張聞天為代表;有土共派,以毛澤東為首的實力山大王,還有留在東南部的地下黨及各山頭的「梁山英雄」。解放戰爭時期以各大野戰軍和地下黨來劃分派系。這些派系都體現古已有之的特點:一榮皆榮,一枯皆枯。文革中毛氏靠四野軍頭林彪支持登上中共最高領袖寶座,底下則有庶族勢力為特點的四人幫及群眾團體,也拉攏以豪族勢力為特點的周恩來、葉劍英和半個鄧小平及群眾團體;還有意派生一個以華國鋒、紀登奎為首的中間派凌駕其它「左」「右」兩派之上。但毛氏機關算盡太聰明,他屍骨未寒,老婆侄子鋃鐺入獄。鄧小平人矮點子多,曉得保中共江山唯有黨天下各派共治和氣發財才是「華山一條路」。但黨內無派千奇百怪,三十年之後,觀察中共政壇的人士慣於用「江派上海幫」「團派雙胡幫」「紅二代太子黨」來把當前中共的精英歸類。這種三分法當然有一定的根據,但現在把李源潮、劉延東放在哪一派呢?出身紅二代太子系列,成長共青團,受江氏提拔的經歷都有。所以就某個具體的中共高層官員來說,主要還要看他們的政治意識取向及當前的生存利益來定位。

 

  以政治意識理念和生存利益之地位這兩項標準去劃分當前中共整體官員的政治取向與立場,可分為三個派別。一是反習派,二是觀望派,三為擁習派。因為用過去的概念「太子黨」「江派」「團派」去分類已經過時了。太子黨、江派、團派都是從他們的家庭出身背景或為官起步陣營來判定他們的歸宿,但人的本性是動態變化發展的,生存利益的變化隨時會影響他的政治立場。那麼習氏上台後中國政治場發生了哪些變化呢?雖然習氏新政現在乃至未來都只能在中共舊體制內做道場,當維持會長,但畢竟在體制內攪動了「一池春水」,使原有的權力圖譜換色變位,至少挑戰了中共從鄧氏之後建立起的黨天下權力共享格局。最近「六中全會」又懸掛起一個國家、一個政黨、一個領導核心的旗幟以及準則與監督的兩把利劍之後,中共官場無形中重新改組站隊了。

 

  習氏執政團隊的政治特性

 

  經過所謂後三十年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社會的階級結構和狀況又重新回到解放前,一個強大的官僚特權資產階級成為中國社會的統治者,不過由姓「國」變成姓「共」,而且專制壓迫與壟斷程度超過歷代王朝。民間也出現次強大的資產階級和中小資產階級支撐經濟發展與運作。工人階級與農民階級依然作為弱勢群體居社會最下層。換句話說,中國社會的結構與狀態又回到了舊社會,只是換了主人而已。與此同時,社會貧富差距超過國際公認的危機線,權力壟斷的體制造成全社會無官不貪,社會的公平與正義被權力與金錢所代替,廣大群眾無不切齒。互聯網時代使愚民洗腦封殺政策失效,使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徹底喪失,顏色革命的危機日益威脅著政權的安全。習近平正是在這種執政危機四伏的形勢下出任中共的新領袖的。

 

  那麼習與他的團隊出台什麼救黨的新良方呢?眾所周知,他的團隊頭面旗幟就是「反腐」。如果他們真反腐,難道對全中國人民甚至對全世界不是天大的好事嗎?因為真反腐就要向他們幾代「革命人」全力建造的專制壟斷體制開刀。現在中國成了全世界最大的腐敗王國,比解放前更甚;根源在於公權力壟斷私有化程度比解放前更嚴重了。但是至今為止,他們只做了像歷代皇帝(如朱元璋)只抓貪官的把戲。更多的是利用這面反腐的旗幟清除異己。雖然雷聲大雨點小,但對官場的震撼還是相當普遍的。廣大官員消極怠工不作為、對新政不滿甚至反對,這肯定是官場的多數,即「反習派與觀望派」形成的原因。

 

  其次是習與他的團隊的智慧沒有現代政治意識,上台伊始就將十分背時的張揚民族主義以及擴軍備戰作為施政主軸,企圖贏得黨心與民心。其實這是十足的愚蠢!因為正如其黨內頭腦清醒的外交家吳健民先生所說,當今時代的潮流是和平與共同進步。過去希特勒和日本軍部狂人的民族擴張與對抗思維早就過時。企圖用這套「勞什子」愚弄國民獲得支持與政權的合法性太拙劣了。威權主義是習派的第二大特徵。由此引起的反感,不僅遭國際社會與周邊國家的抵制,而且在國內也促使反習派群眾的擴大。因為製造這種虛幻的戰爭氣氛對經濟的轉型與人民渴望和平安居樂業的心情都是相抵觸的。當今時代的主權意識已經淡化,擴大人權才有號召力。

 

  第三,重新拾起過時已久的馬列主義毛思想裝飾掩蓋其黨的變質身軀,對抗普世價值,打擊異見知識分子,搞國家恐怖主義。習氏派性這一特點更加不得人心。堅持馬列主義毛思想無疑再拿階級鬥爭來騙人嚇人,又喚起人們對中共前三十年極權統治的恐懼,連黨內發財致富的廣大官僚都膽戰心驚,更不要說知識分子與中產階級了。中共的裸官這麼多,移民潮不斷擴大,難道不是人心背向的反映?馬列主義連普京、金正恩都視之如敝屣,當今習老總還奉為至寶,只能令人唏噓!

 

  紅衛兵式執政撕裂社會

 

  中共為何會出現這個派別掌權?這當然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偶然性是當時江派大佬與團派大佬火拼之下最後取得平衡妥協的結果,雙方都同意由當時帶來中間派特色的習氏上台執政。這是江派的失算。團派其實也後悔,雖然當前習派還給他們面子,出胡氏文集,允許老溫出遊,表面上聯團反江,但實際上壓制他們。那麼必然性呢?這也是中共無奈的選擇。第一,它充分意識到顏色革命遲早會到來,它逃脫不了前蘇聯東歐及中東地區所有專制政體的命運。第二,它也懂得自己的實力猶在,當前中國社會尚無一股勢力能夠推翻它,它何必提前解甲放棄特權搞政改呢。第三,習派出台的救黨保國戰略方針可能是目前其黨延緩死亡的最佳選擇。第四,中共別無其它接班人。這一代接班人的成長資歷和政治養份都是毛式紅衛兵教育,精英層缺乏現代政治素養,一旦權力在手,自然而然操起老一套政治手段。何況官場的潛規則不變,他們也只能在混水中生存。在社會大環境未變的情況下,習派政治的派性特點生存期不會太短。

 

  中國社會尚未發展成為一個正常國家,政權缺乏合法性,社會群體價值取向嚴重分裂。目前社會三種人群分裂,對習氏執政是危機,但不是「病危通知書」。

 

  最近新加坡大學某學者發表文章,對當前習氏政治的危機分析中,也提到習氏政策遇到了黨內官僚的反對和民間企業資本家的抵制,更遇到了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吐嘈。去年十月份上京抗議群體(退伍老兵成為其中一股強大勢力)空前,說明下層民眾對習氏新政也不滿。這股力量我稱之為「反習派」,據大陸某大學的調查報告說約佔群眾的百分之三十六。報告稱它是持右派立場與情緒的人群,該報告稱持左派立場與情緒的人群僅佔百分之六多一點。它分析說其實左派當中不少人是打著擁毛的旗幟反現實的。中間派佔百分之五十多。這個百分之五十多,也可以說是我估計的當前對習新政持觀望立場的觀望派。那麼擁習派呢?除了習派鐵杆成員外就是習氏上台後投機升官的那一批人,人數大概不會超過中國總人數的百分之六。中國社會當前跟世界許多欠發達國家一樣,社會基層是兩大對立的「黃衫軍」與「紅衫軍」,軍方的鎮壓是維持平衡穩定的力量。所以中共政權還是個軍政府,軍隊不肯國家化是其明證。政權不是全民公平選舉產生,離現代文明還要一段漫長艱難不平的路要走。但願動亂少一點,和平轉型多一點、早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