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台三角關係告急

 

(大陸)楊 光

  毫無疑問,美國特朗普總統的橫空出世,必將給美國內政、美國與其盟國的關係、美中俄三角關係、美國與世界的關係帶來諸多變化。至於這是一些什麼樣的變化,在世界各地將帶來什麼樣的連鎖反應,特朗普先生並沒有給出足夠清晰的答案。

 

  中美台關係有變

 

  不過,變化的方向是大致清晰的。從特朗普的競選主張和人事任命,人們已經知道,這些變化包括:在美國國內,奧巴馬醫保方案或將面目全非,美國的移民政策、能源政策、基建政策、環保政策、商務政策、稅收政策、教育政策都將迎來大幅度的改變。特朗普已經任命了認為美國環保署沒有資格存在,聯邦教育部、能源部犯下了根本性錯誤的反體制人士出任這些機構的首長,可見他對美國現行政策和華盛頓官僚機構有多麼不滿。在國際貿易與外交事務方面,除了TPP將擱淺,歐洲一體化和北約東擴進程將失去美國動力,美國為盟國無償或半有償提供的安保義務、為全球提供的國際公共品(如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所定義的「國際警察」服務)將提高價格或減少數量等變化之外,最為顯著的變化,將會是美俄關係的修補和好轉,以及某種形式的聯俄制中、扶台抑中戰略的啟動。對台海兩岸中國人來說,最重要的變化就是:中美台關係告急。

 

  美國政界有一句俗語:「人事即政策」。特朗普政府的國務卿、國家安全顧問這兩個最重要的外交政策職位將由具有強烈親俄色彩的蒂勒森、弗林二人出任,對俄親善意向已經十分明顯。

 

  聯俄制中、扶台抑中戰略的啟動

 

  對華政策方面,特朗普的主要政策顧問葉望輝、白邦瑞都是對華強硬路線的代表人物。這兩位能說一口流利普通話的知華學者,前者是著名的親台人士,是將列根時代對台「六項保證」寫入特朗普時代共和黨黨綱的推動者,後者是著名的軍事戰略家,《二○四九百年馬拉松:中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的作者。白邦瑞年輕時協助基辛格打開美中關係之門,曾主張美中軍事結盟,但九十年代蘇聯解體以後,白邦瑞幡然悔悟,認為「美國的親華派都錯了」,美國受了毛澤東的騙、上了鄧小平的當,美國在戰略上、經濟上、技術上對中國的巨大幫助從來沒有、將來也不可能得到預期的回報,一個強大的中國只會對美國深懷敵意、恩將仇報,由此他轉而主張聯俄制中、扶台抑中。新設立的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席將由主張對華實施強硬貿易政策的經濟學家彼得‧納瓦羅擔任,此人是《致命中國:美國是如何失去製造業基礎的》(特朗普自述對這本書的觀點傾心折服)、《臥虎:中國軍事化對於世界意味著什麼》的作者,他認為正是中國人搶走了美國白人藍領的飯碗,中國靠鉅額對美貿易順差而變得富有和強大,而一個依仗雄厚經濟實力而日益軍事化的專制中國,將會像二戰之前的大日本帝國那樣成為全世界的威脅。特朗普對華政策顧問的任用,顯示了他對中國的國際負面形象和美中關係的基本看法。

 

  特朗普不理基辛格建議

 

  至於因與習近平相識三十年、打過幾次照面而被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看來這個以往對外國人士表達最高敬意的官方稱謂現在已經變得十分廉價了)的艾奧瓦州州長佈蘭斯塔德被任命為駐華大使,則是特朗普給予美中關係的唯一利好消息。但這一任命只能解讀為特朗普對習近平個人的安撫,於兩國關係大局並無實質意義:一則駐華大使只是外交聯絡員兼偵察員,並不分享對華政策的決策權;二則佈蘭斯塔德作為美國中部農業小州任期最長的州長,對外交事務極其生疏,其所關注的對華關係首要事項是增加美國大豆、玉米和豬肉的出口,而對所謂「戰略夥伴關係」或「新型大國關係」素無見地。毫無疑問,駐華大使崗位將是一個讓做慣了州長的佈蘭斯塔德老先生如坐針氈、兩面為難的崗位。特朗普在一次演講中透露,候任新職的佈蘭斯塔德勸他說:我求求你了,你就少罵幾句中國吧。可見佈蘭斯塔德尚未上任即已感受到使命艱難、前程坎坷,美中關係的寒意已向他撲面而來。當然,特朗普並沒有聽從這位「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少罵中國的建議,正如他也沒有聽從另一位名頭更響亮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九十三歲的老共和黨人、被華盛頓外交精英尊為「美中關係教父」的基辛格理解中國、不招惹中國的建議。

 

  「一個中國」政策受到挑戰

 

  當「春江水暖鴨先知」的俄羅斯主流媒體對特朗普充滿各種溢美之詞之時,在中國這邊,已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特朗普尚未就任,美中關係的變化就已經提前開場,而且是以緊鑼密鼓、令人窒息的方式提前開場。競選期間幾乎天天批評中國但一次也沒有提到台灣和南海的特朗普(這正是特朗普在中國民粹民族主義者和「愛國」網民中間收穫眾多粉絲的主要原因)出人意料地拿台灣問題向中國出招。二○一六年十二月二日,特朗普接了蔡英文的祝賀電話,稱呼後者為「台灣總統」,一舉打破了中美台三方默守三十七年的外交慣例,也打破了美國候任總統接受現任政府外交諮詢、不給在任總統惹麻煩的三百年交接慣例(特蔡通話並未知會美國國務院)。美國主流輿論一片譁然,奧巴馬政府緊急滅火,但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稱:「這只是台灣方面搞的一個小動作,根本不可能改變國際社會已經形成的『一個中國』格局。我認為,也不會改變美國政府多年來堅持的『一個中國』政策。」特蔡通話同一天在北京見過習近平的基辛格回美國之後誇獎習近平「反應冷靜」。但王毅的判斷未免過於樂觀了,特朗普對中國的「克制」並不買賬,除了繼續在推特上以台灣的鉅額軍售貢獻和中國在匯率、關稅、南海、朝鮮問題上的不合作行為替特蔡通話辯護之外,十二月十一日,更在接受福克斯新聞網的電視專訪時直奔主題:「我不知道我們為什麼要受制於『一中政策』,除非美國和中國在其他問題上達成協議,包括貿易。」他抱怨說,「我們被中國傷害得非常厲害」。《紐約時報》評論說:「特朗普不是第一個質疑這一政策的共和黨總統,但他是第一個把『一個中國』當作交易籌碼的總統。」當「一個中國」受到公開挑戰,中共當局的反應也失去了「冷靜」:派遣軍機繞台灣飛行、在南海公海上公然盜搶美軍無人潛航器、唆使聖多美普林西比與台灣斷交,除此之外,還有《環球時報》幾乎每日一篇指名道姓批評特朗普的社評和「一百小時之內打下台灣」的戰爭叫囂。

 

  美台關係令中國陷入「兩難」 

 

  四十四年前,尼克松、基辛格與毛澤東、周恩來做了一筆大交易,美國以承認「一個中國」換取中國擱置台灣問題、聯手對付蘇聯,由此奠定了攸關中國國運的中美台、中美蘇兩個戰略三角關係。從那時到現在,歲月流轉,人世滄桑,這個世界已經發生了太多太大的變化。蘇聯已成歷史名詞,當年的第二超級大國變成了核武庫仍在但國力已急劇衰落的油氣出口大國;台灣經濟起飛,政治體制也實現了民主化、本土化,「反共復國」早已放棄;中國大陸通過改革開放、經濟全球化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最頑固的共產專制國家;中美聯手抗蘇的中美蘇三角關係早已蛻變為三足鼎立的中美俄三角關係。但是,有一樣東西一直沒變,以「一中」換取中美合作和台海和平的中美台三角關係,在角色性質已變、力量對比已變、互動模式已變、未來願景已變的全新背景之下,歷經四十年風雨飄搖維持至今。

 

  如今,特朗普公開質疑「一中政策」敲響了中美台關係的喪鐘。這一看似猝不及防的新人新舉,亦是中美台三方歷史變化因素的持續發酵、長期累積所致,偶然之中自有必然。現在的問題,並不是美國新政府會不會改變「一中政策」──依情理分析,這種可能性並不太大,更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是,美國憑藉「一中政策」向中國索取戰略回報和貿易利益,而中國將陷入兩難:要麼實行軍事冒險,使特朗普手中的「一中」籌碼報廢;要麼在美國的壓力下疲於應付,從此陷入中美台互仇互害的新三角關係。無論如何,大陸和台灣藉由往日的美中台戰略三角框架而將戰略紅利轉化為和平紅利、經濟紅利的「免費午餐」將從此斷供了。

 

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