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解放軍退役中將、原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王洪光在鷹派民粹媒體《環球時報》的年會上說,大陸軍機繞飛台灣只是試水動作,「下次我就到他的防空識別區裡去,看你怎麼辦,我現在不是怕出事,我現在是怕不出事」;解放軍軍艦越過海峽中線、軍機飛越台灣本島,「應該在不久的將來就能實現」。他更大膽放言:「我的判斷是二○二○年前軍事衝突是肯定的,二○二○年前後要爆發台海戰爭,很可能一舉奪取台灣。」而拿下台灣的作戰時間,王洪光自信滿滿地表示將「以小時計」,即「一百小時之內」可以勝利結束戰爭。

  中共為什麼要發動台海戰爭?王洪光給出的理由是:第一,「台獨現在是島內的主流民意,而且島內越來越獨,不可回頭」,「再過一代,全島沒有誰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意即「葉九條」、「鄧六條」、「江八點」、「胡四條」已經失效,「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官方觀點徹底破產。第二,「蔡英文是理性台獨,不是像陳水扁這樣的投機分子」,「她說要『維持現狀』,卻主動給特朗普打一個電話,用自己的實際行動突破了維持現狀最基本的紅線」,所以「不要讓蔡英文再答什麼沒有答完的答卷了」。按此說法,不僅「五‧二○」之後中斷的兩岸官方溝通機制用不著恢復,而且兩岸大有從冷戰轉為熱戰的必要。此外,王洪光還講到「國民黨爛泥糊不上牆」,不可能東山再起;二千三百萬台灣人裡有六百萬人與日本人有血緣關係,是「最堅決的台獨力量」。總而言之,台灣問題已無和平解決方案,武力統一勢必從中國大陸的最後選擇變更成第一選擇和唯一選擇,「現在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候」。

  作為中共軍方鷹派的代表性人物,王洪光以非官方身份發表介乎個人觀點與官方政策之間的聳人聽聞的好戰言論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老調重彈,本不值得過分關注。但他說這番話正值特蔡通話、特朗普公開質疑「一個中國」政策之際,「無風不起浪」,這就讓王的武統話題一經爆出便引發熱議。一般說來,中共退役將領仍須遵守「不准妄議中央」的黨紀禁令,在這個意義上,其公開言論可以作為中共對台方略的一個觀察視角:如果鷹派聲音的分貝越來越高,鷹派言論越來越肆無忌憚,通常意味著當局的對台政策越來越轉向鷹派思維。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王洪光發表好戰言論的同一場合,原國台辦副主任、現任海協會副會長、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常務理事王在希對王洪光的發言予以首肯。王在希說,蔡英文政府的兩岸政策可以概括成十六個字,「疏離大陸,依靠美日,穩固基礎,試圖獨立」,她的「維持現狀」不是維持兩岸和平發展的現狀,而是維持兩岸分離「獨立」的現狀,特蔡通話「讓台灣問題的本質更加暴露」。他同意王洪光的看法,民進黨不可信任,國民黨沒有前途,台灣民心不可挽回,「台灣島內已經沒有其他的力量能夠遏制住台獨,能夠遏制台獨的唯一力量是中國大陸」。王在希說,他與王洪光的看法「只是稍稍有一點點不一樣,我認為和平統一的可能性正在逐步喪失」,而王洪光認為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根據《反分裂國家法》第八條,這「一點點不一樣」只是隨時開戰和稍後開戰的區別。

  在中共「胡蘿蔔加大棒」的對台分工組合中,國台辦、海協會一向是「胡蘿蔔」供應商,以鷹派面孔出現的退役將領則是「大棒」的揮舞者。一個大半生研究對台作戰的退役中將,一個專司和平統一的海協會副會長,此二人何以口徑幾近一致?其武統恫嚇是否反映了習近平對台思路的變化,或者說,他們在多大程度上代表了習近平的想法?對於這個問題,兩岸人民和國際社會就不能不認真對待了。

  習近平會攻打台灣嗎?從個人意願上講,他的確有此動機。毛澤東推翻國民政府,為中共政權開基建業;鄧小平收回香港、澳門,「統一大業」小有所成。習近平既已新晉「核心」頭銜,欲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欲獲得超越江、胡兩位前任而與毛、鄧比肩甚或超鄧趕毛的歷史地位,欲在十年法定任期之後仍然享有不在其位、仍用其權的「核心」權威,收復台灣是其最有可能的自選動作之一。

  從鞏固權力的角度來講,發動戰爭是領袖集權的捷徑,遠比「打老虎」更加有效。中共體制之下的獨裁者一向是以意識形態權力為表、軍權為裡。若論意識形態方面的能力,張聞天、王明遠勝毛澤東,根本輪不上毛澤東當「開國領袖」。而要確立對軍權的完全掌控,發動並指揮戰爭幾乎是必不可少的。鄧小平一九七九年力排眾議,匆匆忙忙發動對越「自衛反擊戰」,雖然戰事不順,傷亡慘重,但從此軍權與華國鋒無緣,牢牢掌握在鄧一人手裡。江澤民對軍權的掌控雖然不是在戰爭中實現,但亦是在仿照戰爭方式調兵遣將的「九八」抗洪之役中獲取,而胡錦濤、溫家寶未能在汶川抗震中依例而行,此後便不得不屈從於軍權旁落的「集體領導」格局。習近平儘管主辦了顯示個人軍權的「九三」大閱兵,更大刀闊斧主持了後鄧時代規模最大的軍改,但不經一場戰爭洗禮,軍權終究不牢靠。

  從轉移國內矛盾、釋放內政壓力的角度來講,在經濟金融形勢惡化、資本加速外流,眼看GDP增長保不住百分之六、人民幣匯率保不住七、外匯儲備保不住三萬億的情況下,拿台灣問題做文章,煽動民粹民族主義情緒,以「愛國」熱情掩蓋政績貧血症,雖在軍事上是險棋,卻有可能是政治上的大贏棋。在專制政治中,人為營造的民族危機往往是大獨裁者難得的政治機遇,希特勒、斯大林、毛澤東均曾利用民族危機大發「戰爭財」而成就一黨一人之私。

  習近平上台以來,已明確放棄鄧小平「和平與發展是當今世界兩大主題」的「世界觀」和所謂「韜光養晦」戰略。從二○一三年起,習近平便反復強調「打仗」。他說:「要扭住能打仗、打勝仗這個強軍之要,強化官兵當兵打仗、帶兵打仗、練兵打仗思想,牢固樹立戰鬥力這個唯一的根本的標準,按照打仗的要求搞建設、抓準備,確保部隊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這已清楚地表明其治軍、領軍之策著眼於「戰爭不可避免」、「要準備打仗」的毛式教條,與鄧、江、胡時代以和平為本、發展為要、防禦為主的治軍之策拉開了很大的距離。習氏軍改所確立的「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軍事管理結構則是模仿美軍的作戰管理結構。至於與誰「打仗」,不言而喻,不論中共有沒有稱霸亞洲乃至稱雄世界的野心,不論「中日必有一戰」、「中美必有一戰」的鷹派叫囂有多少真實性,但中共「軍事鬥爭準備」的頭號假想敵一向是台灣,包括南海島礁建設和軍事化的首要目標也是為了從南面夾攻台灣(而不是為了攻打東南亞或攻擊美國),所以,不管特朗普蔡英文此次有沒有通話,中共政權要打仗,首當其衝的戰爭對象必定是台灣。

  但是,習近平想打就能打嗎?四年來習一邊以反腐為名清黨,黨內各派已大部臣服,一邊圍剿公民社會,消滅媒體雜音,個人集權程度已達後鄧時代之最。他如果下定決心打一場台海戰爭,黨內、軍內、民間,事實上已沒有什麼力量可以阻止。這恐怕是那些主張個人集權有理,下賭注習或為深化改革而集權、為政治民主化而集權的人士所始料未及的。戰端一啟,生靈塗炭,兩岸人民再無寧日,中國「崛起」的好運也就到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