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央狀告海關案」跟進報道(三十)

──二○一六年歲尾小結

李南央

 二○一五年九月十五日我跟律師同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合議庭長賈志剛會面時,他信心滿滿地說:「會盡快按照法律程序進入下一個階段」,並說今後有問題可以直接給他打電話。我因此寫下在美國的電話號碼,這樣,他可以從顯示屏上看到是我的來電而不會不接聽。賈庭長欣然收下了那張紙頭。

 

  今年三月,律師聯繫賈庭長預約我四月回國再次會面,賈庭長在電話中一口答應。此後,律師不斷向書記員張怡詢問具體安排,她一直說庭長定不下來。我自己多次越洋電話,賈庭長從不接聽,直至我人到北京,連張怡都不接電話了。我案今年的狀況是提起訴訟三年來最糟糕的。

 

  儘管如此,面對三中院每隔三月發來的一字不變的「延審通知」,我繼續著我的「行為藝術」──每月一篇「跟進」。朋友們和讀者們沒有因為曠日持久而失去對案子的關注,相反地,有新讀者通過「跟進反饋郵箱」zghg2013@yahoo.com同我取得了聯繫,鼓勵我堅持到底。這篇「跟進」節選一些朋友和讀者的反饋以為二○一六年小結。與二○一五年底的「感言集錦」不同的是,這次國內的朋友都告訴我「實名引用」,這箇中傳遞出信息的內涵,如何估計都不過份。

 

  朋友和讀者的支持與鼓勵

 

  堅決支持南央對海關的鬥爭。

 

  ──杜光、鮑彤

 

  漫漫維權路,上下而求索。

 

  ──丁東(原《炎黃春秋》副總編)

 

  堅持的過程,就是歷史。

 

  ──邢小群(青年政治學院退休教授)

 

  維權就是維護正義!堅持到底就是勝利,堅決支持你!

 

  ──王彥君(原《炎黃春秋》副總編)

 

  即使沒有成果,過程就有意義。

 

  ──印紅標(北京大學教授)

 

  走出二十四史!

 

  ──小學同學杜厚勤(出版社編輯)

 

  在與黑暗中國抗爭的漫漫長路上,始終有一顆星星之火讓我不覺孤獨,給我力量與不懈的熱情,就是南央與中國海關的持久戰。

 

  ──小學同學吳萍(退休國企工程師)

 

  勇氣需要信仰,堅持需要強大的心理。南央,挺你。

 

  ──中學同學安錦珊(退休國家機關幹部)

 

  我們僅僅是為了自由。

 

  ──王克明(北京文化研究學者)

 

  看了「李南央狀告海關案」的系列文字,心裡浮現的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張藝謀拍的電影《秋菊打官司》。該片主要講述了農村婦女秋菊憋著一口氣,不管多少有權力的人阻攔她,不管多少有知識的好心人勸告她,她仍要為被村長踢傷的丈夫「討個說法」。我覺得李南央也一樣。她好像要較勁到底!這個較勁的李南央真像一個新世紀的「秋菊」呀!

 

  ──周實(作家,原《書屋》主編)

 

  偉哉,李南央!

 

  她的努力和堅持,是推動中國社會向前的進步力量的一部分,也一直在激勵人們在各自能力中盡心盡力。

 

  ──徐躍(民間出版人)

 

  我真是被南央的無畏和執著的精神所深深感動。其實她已經退休,完全可以安安穩穩地過悠閒日子。但她為了推進民主與法制,堅持要把這場官司打下去。我想她一定知道這種抗爭收效甚微,但還是不斷地吶喊、呼號,實在是令人欽佩。

 

  ──退休工程師(美國)

 

  毛澤東的話我記住的不多,但有一句是記得的:「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這回碰到個較真兒的李南央。我支持南央,不但因為她有理,做得對,也因為我十分敬佩她的精神。南央,作為同齡人,我向你致敬。

 

  ──歷史教授(美國)

 

  什麼國家?聲稱依法治國,實際上肆意踐踏人權。支持李南央!

 

  ──無夢之人(河南讀者)

 

  司法如司秤,一杆天平,稱出天地良心。賈志剛法官,原本依法立案,卻至今立而不審,不知難在何處?有什麼難言之隱?李銳同志的《李銳口述往事》,審閱尚未完畢?還是確定不了合不合法、違禁與否?想必賈法官不可能是披著法袍的一具木偶,而應該是有血、有肉、有思想,頭戴獬豸冠的天平司秤者。但從老黨員說真話僅存的一本《炎黃春秋》,都容不得存在來看,賈法官立案不開庭,莫非他不願充當司法舞台上萬事作假、作秀的傀儡工具?嗚呼,抑或正好適得其反,乃甘為奴才和幫兇?

 

  應立案而不立,應庭審而不審,不如「文革」,而勝如「文革」;剿滅優良紙質書、刊,司法助紂為虐。您記下了史跡實錄,可比《史》、《漢》矣。

 

  ──韋弦佩(江蘇讀者)

 

  朋友和讀者的思考

 

  四百年前,在塞萬提斯筆下,堂吉訶德衝向風車──不計自己的渺小孱弱,忘記對象的宏偉、恣意與道貌岸然,心中只有對理念、對進步、對自幼信守著的精神家園的忠誠。

 

  此時,正是西班牙王國從強盛的頂峰上徑直滾落之當口:權力高度集中、政治結構僵化原始、不事生產的貴族尚武自炫;再加上強權下的思想禁錮──天主教,唯一獲許的信仰,至高無上。至於規矩當權者的法制與法治,那是一條多麼漫長、佈滿血淚的荊棘之路。

 

  四百年了。對堂吉訶德,我們譏笑?同情?哀歎?痛惜?為什麼直到今天,這個天真執著的「失敗者」還在讓整個世界思索?

 

  ──戴晴(烈士之女、獨立記者)

 

  讀你的文章,腦海裡突然冒出前些日子為紀念長征八十周年的一台歌舞節目。那是編自長征組歌、黃河大合唱、東方紅……節選而成的大雜燴。帶有一股強烈的紀念革命英烈濃厚的火藥味,使我覺得現政府很可笑。當年革命先烈為爭取民主自由平等的新社會拋頭顱、灑熱血浴血奮戰,哪裡想得到獻出自己寶貴生命換來的卻是一個專制腐敗維護既得利益的置人民利益於不顧的社會?而這個社會的政府卻能夠舔著臉紀念他們。那些烈士的靈魂作何感想?真真豈有此理。我跑題了。

 

  ──安泰(中共歷史學家黎澍之女)

 

  法治社會的前景日趨渺茫。那些牽涉政治的案子,不可能指望一兩個法官站出來,違背上意,依法斷案。謝覺哉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時,面對潘漢年案,曾不得不違心應對。現在的一般法官就人品而言,又有幾人敢與謝老比肩?現在的統治剛性,已經急遽向毛時代回歸,讓法治顯靈終成一夢。

 

  ──丁東、小群

 

  李銳是中共的老黨員、前中組部常務副部長,一九五九年廬山會議「反黨集團」的成員裡,目前只剩下了李銳。他的《李銳口述往事》一書有極高的史料價值,但竟然無法在國內出,只能拿到香港出版,這是何等的悲哀!有七十九年黨齡的李銳,親歷了中共自延安整風以來的歷次運動,他的口述往事是一部非常難得的史料,吉光片羽,彌足珍貴。當李銳女兒南央從海外帶此書入境時,竟被海關全部沒收。南央要求出境時歸還亦遭拒絕,只好將海關起訴到法院。法院雖受理了卻遲遲沒有下文,一年一年地往後拖,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還不知拖到何年何月。這麼一個簡單案子,為何一拖幾年不審不判?恐怕全世界都少有,真令人困惑。中國官員整天說要依法治國,可這個案子哪有一點依法治國的影子?

 

  ──老鬼(作家)

 

  有關官司的那一篇篇「跟進」,以小事論大局,理直氣壯,義正詞嚴,高瞻遠矚,是民之心聲,像一篇篇檄文,讓人迴腸蕩氣,痛快淋漓;是那個海關與那個法院與它們的提線主子的一首首輓歌。它們攪動大局,使國內外人士都更明白當今大勢,加深思考。

 

  ──王承鶴(讀者、大學教授)

 

  令尊與「十月革命」同齡,經歷與中共黨史同步。他當過中共高官,坐過中共監獄,在黨內鬥爭和各種政治運動中個人命運的大起大落……令尊的著作不得不在香港出版,已十分荒唐,而你要帶書回家,還被北京海關非法扣留,更令人感到悲哀。你依法狀告維權,立案兩年有餘,至今不審不判,在我這個跟蹤報道過中國民間若干維權個案的人看來,不過是反映當今中共治下人權司法惡劣現狀的又一滴水。

 

  我深知依法維權是國人迫切的願望,也看到至少近十幾年來維權法律人和當事人前赴後繼付出了怎樣的努力和代價。現實無情地告訴人們,沒有制度的根本變革,沒有司法獨立,法律只是一紙空文,甚至淪為打壓公民的工具。

 

  說到這裡,耳邊再次響起李銳老振聾發聵之聲:「唯一憂心天下事,何時憲政大開張?」

 

  張敏(敏一鴻,美國媒體人)

 

  這個黑暗國家,有理無處講,有冤無處伸!

 

  ──李維(河南讀者)

 

  對共產黨的說法,你和他認真的時候,他就不認真,他和你認真的時候,你也是拗不過的。

 

  ──香港記者

 

  美國大選的啟迪

 

  十一月八日晚,我守在電視機前,鎖定佛克斯頻道觀看美國的大選決票,直至午夜。親歷了被認為是立國以來最負面的一次競選活動之後,對於大多數投票者不過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無奈而艱難的選擇過程。西海岸的午夜,我等到了第一位商人當選總統的美國歷史時刻。

 

  看著特朗普,這個一年多來口無遮攔,滿嘴跑大車,令我無法忍受的真人秀主持人、商人,控制著淚水,一反常態,拘謹躑躅地走向勝選講台,突然感到了一種奇特的溫暖。特朗普稱讚了希拉莉在競選中顯示出的堅韌,感謝她多年來對國家的服務;他對那些反對他的人說:我要走近你們,傾聽你們的意見,接受你們的指點。他說:選舉已經過去,讓我們癒合選戰造成的創傷,團結在一起開始讓美國朝著正確方向前進的運動。九日上午,敗選的希拉莉和總統奧巴馬先後發表了演說。希拉莉不露一絲情感侃侃而談,依然是一架冰冷的政治機器,她對她的擁護者們說:我們應該以自己開放的胸襟給特朗普一個領導國家的機會,如果你對美國的民主有信心,我們必須接受選舉的結果。奧巴馬則說:我們不要忘記我們同屬一個團隊,不應該把民主黨的利益、共和黨的利益放在首位,美國的利益、美國人民的利益才是第一位的。講演完畢,奧巴馬和副總統拜登一同離開草坪走回白宮,奧巴馬一路輕輕拍著難掩沮喪傷感的拜登的後背,在白宮門口跨前一步為副手拉開大門。先生感歎說:能想像習近平為李克強開門嗎?

 

  一年多來已經令美國人深感厭惡,甚至使很多人產生了精神不穩定的選戰的喧囂和惡語相加的人身攻擊,在確認特朗普得到選舉團多數票的那一時刻,塵埃落定。佛克斯頻道邀請的那些觀看選舉過程,伶牙俐齒、咄咄逼人的評論大佬們隨即用不同的詞句表達了同一個意思:結果令人錯愕,但是這是美國人民的心聲,特朗普剛才發表的勝選演說表現出了謙恭和被選總統的尊嚴,我們應該對他表示支持。很多選民卻無法如此一百八十度地轉身,決票第二天,各地便出現了不少的示威遊行,不接受特朗普當自己的總統。儘管如此,沒有人抗議美國經歷了二百多年考驗的選舉團人計票程序的不公平,這個程序給了每個自治州,無論大小、發達落後,以平等的表達意願的機會。公平的程序,導致了為數不少的選民認為不正確的結果,而正是這個結果,讓投票的那幾個小時一路狂跌的股市,在選舉夜過後隨著太陽的升起穩步上揚,並在第三天達到五年來的最高點。

 

  獲勝的特朗普沒有成為王者,相反,他坐在奧巴馬的對面,兩手並攏置於膝間,謙恭的像個小學生,因為他知道兩個月後自己將成為美國第一公僕,其責大矣、其任重亦;敗者希拉莉也沒有淪為賊寇,發表敗選講演時同丈夫──前總統克林頓並肩而立,著華麗黑紫搭配情侶裝,在麥克風前手勢語調神采依舊。健全的制度培育了健全的基本人格,歧義帶來的不是撕裂,異見沒有導致相互拆台;「美國的強大和人民的幸福」是兩個競選人、兩個大黨的共同利益;政黨輪替,商人任總統,美國不會出問題,她的開國之父們為這個國家設計、書寫的憲法,保佑著這個國家在波瀾中左搖右擺地朝著正確的方向前行。

 

  十月份回國,父親第三次更換起搏器,在北京醫院住院,他為我在本子上寫下了他在病床上默想的詩句:

 

  三安起搏器,再活幾多年。

 

  頭腦難平靜,國家不健全。

 

  作為女兒,我能夠讀出這詩句背後的難以釋懷。二○一七年,為了中國成為一個「健全」的,令台灣人、香港人向心回歸的可愛國家,我將以在美國看到、學到的民主理念、思維方式,繼續我的「跟進」──爭回中國憲法給予我的出版同言論自由之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