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當選與台美關係前瞻

 

簡 儉

  美國當選總統特朗普會否全面改變對台政策,是海峽兩岸均予高度關注的問題。大陸方面認為:特朗普會對蔡英文政府進行報復,因為蔡在美國大選結果揭曉前曾支持希拉莉。大陸情報系統積極擴散這一看法,試圖在台灣島內引起共鳴。

 

  為了讓這一看法更有說服力,放風者引用蔣介石曾因支持杜魯門的競選對手而遭報復的史實。對此,大陸一位資深兩岸關係研究人士指出:「類比不恰當!一則,杜魯門是軍人出身而特朗普是商人出身;二則,杜魯門是民主黨而特朗普屬於共和黨;三是當時中國正在內戰,杜魯門要找理由甩包袱,現在的特朗普則欲對大陸打貿易戰。這三種因素決定了特朗普不會報復蔡英文。」

 

  台灣政治家捍衛本土利益

 

  為了讓特朗普團隊放心,代表台灣政府參加利馬APEC會議的宋楚瑜在臨行前三天,借紀念孫中山誕辰之機,發表談話稱「兩岸一中,反對台獨」。啟程前一天,蔡英文政府公佈了二十名總統府資政名單,宋赫然在列。宋的「一中」說法有替蔡政府非正式軟化立場的含義──向特朗普團隊發信號,示以保持現狀的台灣戰略安排。大陸方面不相信宋楚瑜的政治表態,更是專挑總統府資政名單中有「台獨大佬」辜寬敏一節,即宋與辜同列,亦是「台獨分子」,更指以「橘子綠了」而把親民黨全體劃為台獨勢力。雖然這足以說明大陸對台政策缺乏理性,但當中亦不乏「小九九」,試圖讓宋楚瑜在利馬APEC上主動覲見習近平。

 

  正如大陸當局懷疑宋楚瑜人品有問題一樣,台灣政治人物也懷疑習近平的人格。因此,在APEC會議之前,兩岸最秘密的溝通渠道亦未能籌劃出APEC會議上的兩岸會談安排。在蔡英文政府公佈總統府資政名單半個月以前,辜寬敏直指大陸不敢武力攻台,乃至說「我歡迎啦」。他還說:「中國沿海是生命線,若被封鎖,怎麼養十三億人?」雖然設想的戰爭未涉及何種力量封鎖大陸沿海,但專業人士均認為它不是指美國而是指日本。兩岸開戰,日本必然會介入。由於這個深刻邏輯,台灣戰略學者、統派人士王昆義認為「辜寬敏是日式台獨,主張武裝鬥爭來爭取台灣獨立」,云云。

 

  在宋楚瑜與親民黨遭到大陸黨媒大肆詆毀後,馬英九也未能逃脫。由於馬對大陸打壓台灣國際空間的外交政策公開批評,大陸指其與台獨站在一條線上,頗有舊友變新仇的意味。其實,台灣政治家無一不以台灣本土利益為重,否則,就無法延續政治生命。早在二○○五年,國民黨主席連戰首訪大陸,行前即與在任總統陳水扁深度溝通:陳希望連返台後向政府提供報告,連則承諾其行為宗旨是「保障台灣民眾福祉」。

 

  習近平不談一國兩制乃權術

 

  現任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在今年十月底、十一月初訪問大陸,她雖以承認「九二共識」為會談籌碼,但行前亦被黨內與社會施壓,告誡其不要談及行政當局未授權的重大政治問題。微妙的是,習近平對洪秀柱所談的六點立足於兩岸統一與民族復興,但並未使用為台灣民眾所反感的「一國兩制」詞彙。對此,大陸研究人士指出:「說一千道一萬,維持現狀是習近平的真實要求。一旦開戰,且不說勝負,亂局之下,有人兵變難以排除。兵變加政變亦非小概率事件。」

 

  習近平要求兩岸關係維持現狀,與洪秀柱會談時對「一國兩制」進行自我脫敏,有其顯示絕對權威的含義。即是說江澤民在背後主導、胡錦濤不得不在表面操作的《反分裂法》,雖然明載「國家和平統一後,台灣可以實行不同於大陸的制度,高度自治」之條文,但習敢於冒「違法」之嫌而自行脫敏即迴避「一國兩制」。大陸對台關係當中的派系權力鬥爭因素比一般政治程序裡更多,這點即便是台灣的大陸政情觀察人士也沒有注意到。《反分裂法》立法出於江澤民的謀算,他藉著此法與軍方達成不死不散的利益關聯。自以為權勢無比的習近平最大限度也只是做到「違法」,而不敢廢除此法來談兩岸民主統一。

 

  統一固然可談,但台灣民主制度若因統一而消亡,島內人民肯定會強烈反對。今日香港「一國兩制」有名無實足以供台灣借鑒。大陸在努力爭奪對孫中山符號的詮釋權,也試圖以此阻止台灣島內的「去國民黨化」潮流。對此,台灣行政院陸委會給出了明確回應,要求陸方忠於史實、完整呈現孫中山先生的貢獻,「正視台灣人民對民主制度的堅持」。

 

  蔡英文策略性對特朗普施壓

 

  從地緣政治角度講,大陸比台灣更害怕特朗普改變對台政策。即便特朗普認同美國國內曾出現的「棄台論」,那麼,也會像英國脫歐一樣,要走法律程序來廢除一九七九年的《與台灣關係法》。在這個過程中,台灣會以失去美國核保護傘為由,聯合日本、韓國迅速開發核武器。一個擁有核武器的台灣不只是對大陸東南沿海構成致命威脅,還可以十分簡單地利用飛彈技術運載核彈頭,摧毀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兩大經濟區域,甚至對三峽大壩實施核打擊。此等後果是中共政權絕對承受不了的。

 

  蔡英文前段時間曾明確說:「亞太區域不只有美國和中國大陸發揮作用,還有很多經濟上有實力、政治上也舉足輕重的國家。」這意味著她對特朗普政權提前施壓,策略性地要求美國新總統對《與台灣關係法》重新確認。預計特朗普政權對台政策的變動不是原則性的,仍然會遵從《與台灣關係法》中的兩岸和平條款,即是說美國的對台政策「表明美國決定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是基於台灣的前途將通過和平方式解決這樣的期望」。這句話的確切含義是:無論兩岸關係終極是統或獨,和平解決是唯一選擇;大陸對台灣動武,即便美國不採取軍事介入,也必然導致中美斷絕外交關係。

 

  與菲律賓關係不穩定,會促使美國在南海問題上更加依靠台灣。為了穩定南海局勢,美台合力經營太平島的暗中計劃也將明顯化。如此,可以對大陸方面的「固定航母」戰略構成巨大壓力。一旦有規模性戰爭,美台合力可以短時間摧毀太平島附近的大陸吹沙造島形成的小型軍事基地。

 

  另一方面,即便美國最大幅度地減少在亞太的軍事存在,甚至完全放棄對南海問題的干預,其太平洋司令部指揮系統仍然與台灣衡山指揮系統是密切合作關係。此外,棄台論若在美國外交政策中抬頭,台灣必然加快自主防務腳步,除了迅速研發核武,還要大量自造艦機。此類政策調整會影響美國的軍工出口,特朗普作為重商主義者應該不會接受這樣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