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勢造英雄」,民粹主義的勝利

──二○一六年美國大選解讀

(美國)周 晉

  N個「最」的大選值得深思

 

  美國歷史上最喧囂、最狂熱、最怪異的總統大選終於落下了帷幕,以傳統觀念衡量最不應該成為總統的政壇初哥唐納德‧特朗普以明顯優勢戰勝了選前被普遍看好的政壇熟女希拉莉‧克林頓,當選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一躍為美國選舉史上最大的黑馬、最肥的黑天鵝。特朗普的勝選顛覆了全球幾乎所有主流媒體的預料,引發了全球震盪。

 

  一個毫無從政經歷的政治素人,一個近二十年不納稅的房地產大亨,一個不被大多數主流媒體看好並成為它們的嘲弄對象,更遭到自己黨內高層的集體反對,卻依然能勝選,「特朗普現象」值得政治學家、歷史學家好好研究,也值得所有美國人深思。

 

  特朗普獲勝的根本原因

 

  貧富懸殊,中下階層厭倦了上層精英政治

 

  不少美國中下階層選民對貧富懸殊的社會現狀強烈不滿,連全球第二大富豪、「股神」巴菲特都坦言:特朗普能擊敗希拉莉,一大原因是美國貧富差距過大:「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四百人在一九八二年擁有的財富約九百三十億美元,現在增加為二點四兆美元,有二十五倍之多!」這些選民還認為:統治美國的上層政商精英圈早已爛透了,他們與社會大眾嚴重脫節,不能代表和維護社會大眾的利益,希拉莉正是這個精英圈的新代言人。特朗普打出的競選政綱既切中時弊,又很接地氣,符合中下階層選民的普遍願望。最終,能夠順應時勢的特朗普被推上了總統的寶座,本屆美國大選是一場「時勢造英雄」的大選。

 

  全球化的後遺症,民主黨沒有改變美國

 

  在全球化的浪潮中,美國企業紛紛將工廠生產線和公司服務轉移到國外,以生產更廉價的商品、提供更廉價的服務。當美國消費者沉醉於蜂擁而來國外的廉價商品、由國外提供的廉價服務時,他們作為這些商品的生產者和服務的提供者的機會也同時被剝奪了。特朗普提出鼓勵企業回流、對外流企業徵收高額稅等政綱,受到了失業選民和職場失意選民的歡迎。從這一角度看,本屆大選也是民粹主義的一場勝利。另一方面,與希拉莉同黨的現任總統奧巴馬是高舉「改變」的大旗上台的,可八年後除了總統的膚色改變了,美國似乎什麼也沒有改變,不少選民自然抱有「換個政黨做做看」的心態,這有利於打著共和黨旗號的特朗普上台。

 

  選民變得更現實

 

  儘管特朗普在言行、個人品格方面小辮子多多,但許多變得更現實的選民認為:總統候選人的個人品行不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將推行什麼樣的政策。特朗普毛病多多卻很本色,他敢大反虛偽不堪的「政治正確」、大膽提出「政治不正確」卻切中時弊的政綱。與那些看上去潔身自好、開口閉口「政治正確」、論政不敢切中時弊的清談型或圓滑型政客相比,特朗普顯得更真實、更有可能達成選民的願望。

 

  主流群體的自我救贖之戰

 

  民主黨為了獲得低下階層的選票,一直想赦免美國境內高達一千一百萬主要為拉丁裔的非法移民,同時允許大批穆斯林移民美國。若民主黨繼續執政,毫無節制地為拉丁裔、穆斯林裔非法/合法移民大開綠燈,且不說大批非法移民及子女獲得身份後將極大地增加美國的社會福利開支、導致更多的美國人失業;且不說穆斯林移民中混入的恐怖分子將搞得美國雞犬不寧、夜不能寐;只要看看美國拉丁裔和穆斯林高得驚人的出生率,再對照世界人口調查報告的結論之一──二○五○年時世界人口的百分之五十將是穆斯林,不難預料幾十年後美國的人口結構將發生根本改變,美國將淪為美洲的南非。用不了一百年,「美利堅拉丁及伊斯蘭合眾國」將不再是網上段子手編出來的笑談。所以,本屆美國大選也是一場由白人基督徒、天主教徒構成的美國主流群體進行的自我救贖之戰。

 

  作為前參議員、前國務卿,希拉莉被維基解密曝光的都是涉及國家利益和刑事犯罪的重大問題:克林頓基金會很可能牽涉到鉅額收賄和貪腐;希拉莉早就知道沙特和卡塔爾是支持「伊斯蘭國」的黑後台;希拉莉競選主管波德斯塔涉嫌殺害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亞;波德斯塔牽涉進「靈魂烹調」等邪教儀式和戀童癖等。美國聯邦調查局在投票前一個多星期突然宣佈重啟調查希拉莉的眾多郵件,是壓垮希拉莉勝選的最後一根稻草。

 

  主流媒體不中立

 

  美國蓋洛普公司選前所作的一項民調顯示:百分之五十二的受訪者認為美國主流媒體偏向希拉莉並進行有利於她的報道,僅有百分之八的受訪者認為媒體進行了有利於特朗普的報道;多項統計也顯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主流媒體明顯偏向希拉莉,有違媒體中立的原則。這些都促使部分立場不確定的中間選民轉投特朗普一票。

 

  大眾如今不再僅靠傳統的主流媒體獲取新聞和其它信息,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已成為很多人獲取新聞和訊息的主要來源。在由志同道合者或共同愛好者組成的各種臉書、推特群裡,群主或「網紅」對粉絲的影響力和號召力,比電視宣傳和廣告有效得多。

 

  嚴重缺乏競選經費的特朗普及其競選團隊只能更多地在非主流網絡媒體上努力耕耘,特朗普也顯然比希拉莉更懂得利用非主流網絡媒體的巨大影響力和號召力。在截至二○一六年三月的十二個月間,特朗普在社交媒體上共發佈了四萬四千四百五十七個帖子,數量相當驚人。在大選期間,特朗普堅持每天發推特文二十多條,不分晝夜平均每小時一條;在臨近大選前他甚至一天發推文八十九條,被譽為「社交媒體上的泰迪熊」(意為受歡迎)。他發的這些帖子固然常常因為立場偏激、語不驚人誓不休遭致廣泛的批評、引起很大的爭議,卻也成為免費的活廣告,引起廣泛注意,大大增加了特朗普的人氣。如在推特上,特朗普的關注者達一千二百萬人之多,比希拉莉多出二百萬關注者。特朗普還在社交媒體上大秀他的豪華波音七五七專機的內部裝飾、漂亮的超模夫人和為他站台的美麗女兒伊萬卡。這些與政治無關的內容,滿足了「吃瓜網民」(喜歡看熱鬧和圍觀的網民)的好奇,他們覺得超級「網紅」特朗普很隨和很平民化很接地氣,繼而願意投他一票。反觀希拉莉,在社交媒體上表現的都是她「硬邦邦」的樂觀、活力、女性主義的一面,沒有「吃瓜網民」趨之若鶩的八卦新聞和個人/家庭近照或視頻,而她和前總統比爾‧克林頓的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破事兒大家也早就聽膩了,如此不接地氣的她如何能贏得廣大網民的好感?

 

  展望特朗普時代和美國的未來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曾發表大量引起美國人不安的激進或出格的言論,這讓許多人擔憂:特朗普上台後會「特離譜」嗎?特朗普在競選時拋出過眾多的豪言壯語和承諾,它們能實現多少、又會落空多少,也是未來美國政治的重大看點。如特朗普將反全球化作為主要競選政綱之一,但商人無不得益於全球化貿易,特朗普恰恰就是商人,所以美國今後能在反全球化的道路上走多久,尚待觀察。德國一位政治領袖曾斷言:特朗普競選時許下的眾多承諾,可能一個也實現不了。他的斷言是否極端?我們只能騎驢看唱本,走著瞧了。一般認為:特朗普首先是商人而不是政治家,商人重利而輕意識形態,他會首先從經濟和貿易的角度而不是從政治和地緣的角度謀求美國的長遠戰略利益。

 

  特朗普治國政治框架計劃能否實現?

 

  十一月十一日,特朗普在其政權交接網站公佈了他的初步治國政策框架,他未來的政策將主要關注以下幾個方面:

 

  (一)美國國防安全、移民改革(美墨邊境修牆計劃)和能源獨立問題;

 

  (二)稅率改革、規制改革、貿易改革、教育、交通和基礎設施、金融服務改革等;

 

  (三)醫保改革、行政改革、保護美國人憲法權利等。

 

  這份框架中提出:改善企業發展環境、吸引更多企業回流和重振美國製造業。但美國居高不下的人工成本,將繼續難以吸引大批身處國外的美國企業回流。特朗普提出的加強基礎設施建設計劃所投入的資金將超過五千億美元,投入額至少是希拉莉提出的類似計劃的兩倍。此外特朗普還要在南部邊境修建美國版的萬里長城──防止難民偷渡牆。這些龐大的基建投入、建牆計劃與特朗普提出的大規模減稅計劃相悖,錢從哪裡來?

 

  美國可能爆發地域衝突

 

  從大選得票分佈圖看,特朗普席捲了美國中部從南到北各州,希拉莉則基本贏了美國東西兩岸各州,二人的民意基本盤分佈地域涇渭分明,故大選結束並不意味著由本次大選引發的美國自南北戰爭以來最激烈的爭執畫上了句號。如在加州,特朗普當選後,鼓吹加州獨立的勢力突然猛增。美國東西兩岸人口密集,對外交通便捷,進出口貿易頻繁,人民的思想更開放,從全球化中受益更多。如果特朗普的反全球化政策損害了美國東西兩岸各州的重大利益,美國將爆發地域衝突。

 

  特朗普的上台代表了對改革的認同,也預示了爭議和不穩定。截至十一月十五日的統計,抗議特朗普的示威遊行已擴大到全美五十多個城市,連加拿大都捲入了。特朗普當選後,在美國颳起了一場久違了的種族歧視的逆風,全美各地不時發生白人叫黑人去摘棉花、讓華人滾回中國的事件。另一方面,成千上萬攜帶工具、機械、施工材料的志願者正雲集美國加州、亞利桑那州、德克薩斯州與墨西哥接壤的邊境地區,志願者們準備自己出錢出力,在美墨邊境築起一道阻止非法移民偷渡進入美國的高牆。據報用以支付原材料費用的自籌資金已超過了一點二億美元,且資金還在以驚人的速度不斷湧來。當年列根振振有詞地勸戈爾巴喬夫拆掉柏林牆,如今美國也要築美國版的萬里長城了,這對以包容和移民大熔爐著稱的美國既是一大諷刺,也對美國的形象損害巨大,勢必遭到美國大批左翼團體的極力反對。新總統甫當選就面臨大規模和廣泛的抗議,同時也得到了大規模的自發的積極響應,在美國歷史上是少見的。說明美國社會分歧巨大、分裂嚴重,特朗普時代的美國社會將更加趨於對立和不穩定。

 

  由於共和、民主兩黨都無法提出令他們滿意的政策方案,大選中有部分民主黨選民轉投綠黨,部分共和黨選民轉投民主黨。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愛德華‧盧斯在十一月八日的文章中寫道:「(美國)共和黨現在已無可救藥地陷入了分裂之中,黨內既有支持全球化的多元文化主義者,也有奉行本土主義的保護主義者。在其他民主國家裡,這樣的政黨早就分裂了,唯一讓共和黨人凝聚在一起的是對希拉莉的厭惡。」如今希拉莉敗選了,凝聚共和黨的力量也溶解了。民主黨方面,黨內中生代和新生代長期難以出頭,這部分黨員早就心懷不滿;如今希拉莉敗選,奧巴馬也即將卸任,民主黨失去政權後,與共和黨相比它的分裂幾率不遑多讓,欠缺的只是被適當的契機激發。

 

  美國兩黨政治或走向消亡

 

  特朗普雖是代表共和黨參選總統,但他於二○○九年才重新加入共和黨,既不是資深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共和黨人;加上特朗普人品欠缺和他的政綱不符合共和黨的理念和價值觀,他在大選中沒有獲得共和黨的支持,特朗普是首位既缺乏共和黨基因又缺乏對共和黨感情的總統。如果特朗普無法從共和黨獲得強有力的執政班底,無法從共和黨控制的新國會參眾兩院獲得足夠的支持,依他的處事風格,可能挾總統的身份和資源,率領一部分理念相同的人另起爐灶組建美國第三大黨,或發展壯大右翼的「茶黨」。美國沒有第三黨生存空間的政治禁區可能在特朗普任期內被打破,美國兩黨制政治或將走向消亡,這將是美國政治史的一個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