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國人把總統權力關進籠子裡

──民主制度制衡特朗普之辦法

(瑞典)茉 莉

  如果一個國家不幸讓一個糟糕的領導人上了台,專制國家的人民除了自認倒霉別無他法,因為專制就是「皇權至上」,人民的權力被關進籠子裡了。等了兩千年也沒有等到投票權的中國人,這一次破天荒地被允許觀看美國大選這齣刺激連續劇,他們看到了各方競爭的熱鬧與娛樂性,也看到美國社會的多重矛盾與人們的撕裂陣痛。

 

  俗語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這次大選真正值得注意的是:一方面,美國人承認選舉結果;但在另一方面,眼看一個反智反民主原則、挑動族群對立的人當上總統,深感危機的美國人,開始窮盡民主制度制衡權力的各種可能性,以制衡、馴化並調教曾在競選時言辭蠱惑的新總統。

 

  一直追蹤觀察美國大選,筆者深感人們認識世界的能力何其不足,即使是高度民主的國家也免不了選擇失誤。但是,比起頑固的獨裁專制制度,民主國家比較容易糾偏糾錯,具有自我修復的功能。那麼讓我們繼續觀察,看美國是依靠什麼人、通過什麼方式糾錯,將新總統的權力關進什麼樣的籠子裡。

 

  勝選者繼承敗選者的政策

 

  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執政黨把其競選對手的政策據為己有。前些年,瑞典的左翼社民黨就指責右翼保守黨,說他們自稱「新工人黨」要保護社會福利,搶走了傳統左派的選民。而一旦社民黨上台,他們也毫不客氣地將右派的一些政策順手拿過來。

 

  兩個大黨互相「剽竊」對方的政策,在身為瑞典公民的筆者看來,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首先,瑞典兩大黨都是中間派──中左和中右,這些年雙方政策都往中間走,不像特朗普屬於美國極右派,其政策大都與左翼民主黨針鋒相對。其次,瑞典競選整個氣氛都很溫和,雙方表面上客氣不傷面子,若是哪一方被對手拿走政策,另一方嘟噥幾聲也就算了。

 

  從色彩學角度看,瑞典的左右兩黨有著相近的色彩,可視為「調和色」。而美國藍紅兩黨的色彩卻反差很大,是造成視覺衝擊效果的「衝撞色」。然而,在勝選後短短幾天裡,立場強硬好走極端的特朗普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他放軟身段拾起他的政敵──民主黨的老政策,這種巨大的轉折頗具戲劇性。

 

  政策由深紅摻藍呈現中間色

 

  雖然從未有過執政經驗,但商人特朗普卻是政治色素變換迅速的人,他很快就把共和黨右翼的深紅摻進左翼民主黨的藍色,變化出一種中間色──灰紫色來。這種令人眼花繚亂的色彩變換,翻臉如翻書的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可在如下事例中看到。

 

  其一,美國國內最重要的大選議題是奧巴馬醫改法案。之前,特朗普曾指責醫改是「一個徹底的災難」,要堅決廢除。但一旦當選,特朗普突然說他「很喜歡」奧巴馬醫保的兩個關鍵條款,要保留下來,他只對奧巴馬版本做一點修正而已。

 

  其二,對競爭對手希拉莉,特朗普在競選時曾高喊要把她「送進監獄」。但當選後,特朗普說自己沒多想調查希拉莉,也不優先考慮。特朗普還在演講中說「我們都欠她一個大大的感謝」,還破天荒地讚揚克林頓一家人「非常有才能」。

 

  其三,對亞洲盟友,特朗普曾說,他如當選將考慮撤走駐日韓的美軍。然而一當選,他便致電南韓總統朴槿惠,承諾她將維繫美韓雙邊的協防關係。而後,特朗普又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紐約會晤,商量在互相信任的基礎上合作。

 

  其四,在選戰中,特朗普曾有不少赤裸裸的排外和種族歧視言論,其競選網站曾於二○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刊登「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的演講。在特朗普當選後,該網站迅速刪除有關反穆斯林的言論。新總統說,對出現的一些針對少數族裔及穆斯林的恐嚇事件,讓他很難過,他要對此說「住手」。

 

  其五,對在二○一五年已判決合法的同性婚姻,特朗普曾計劃任命反墮胎的大法官,以推翻該法案,這使他獲得不少白人福音派基督徒的選票。但新總統在當選後說:「可以接受同性婚姻合法化。」

 

  其六,競選時,特朗普宣稱在美國和墨西哥之間的邊界修築牆壁,以阻止非法移民。當選後他說:「暫時不修築高大、漂亮的美墨邊境大門,部分邊境會用柵欄式的圍牆代替。」在競選後期,特朗普就放棄過去主張大量驅逐移民的立場,而表示只驅逐犯法的移民。

 

  除了以上幾點,新總統在其他國際事務方面的態度是否變化,還有待觀察,例如,是否退出巴黎氣候協議,是否會「撕毀」伊核協議,是否放棄TPP,……。但無論如何,這個完全沒有政治與外交經驗的新總統,開始收攏他滿嘴跑火車的大嘴巴,學著扮演一個溫和而彬彬有禮的紳士了。

 

  絕望時刻需要絕望措施:抗議

 

  有人說,當家才知柴米貴,新總統執政後不能履行選舉諾言是常事。然而,特朗普離去白宮當家還有兩個多月,昔日吹牛、剛愎自用的大富豪突然紆尊降貴地改變口氣,對自己的選舉承諾不是變卦就是打折扣,甚至向著其對手民主黨的藍色方向跑。如此不正常做法,可以說是世界民選總統中創歷史紀錄的第一個。

 

  我們由此看到,民主制度有戰勝人的醜陋本性的可能。毫無疑問,令特朗普的態度發生急劇轉變的,主要是大選後美國各地爆發的大規模示威遊行。憤怒而悲傷的示威者包圍了特朗普大廈,高喊:「他不是我們的總統!」一個多星期來,美國的抗議運動烽煙滾滾、四處開花,其參與者誓言要持續到一月二十日總統就任之後。

 

  就像香港的「雨傘運動」一樣,人們將美國發生的抗議視為一種「新民權運動」。儘管選舉程序合法,但特朗普並沒有贏得大多數人的選票。示威者指責特朗普在競選中鼓吹的種族歧視和性別歧視言論,散佈階級仇恨心理,其惡毒言論傷害了很多美國人的感情,給社會造成了極大的心理恐慌與絕望。

 

  為此,紐約市長白思豪高調呼籲全國民眾繼續抗議,以保護婦女和同性戀人士等的權益。這是一種傳統的非暴力抗爭,其目的是為了抵抗、矯正民主體制下重大的不公義。示威者除了要求特朗普下台之外,喊出了一個最響亮的口號:「愛戰勝仇恨!」

 

  缺少人權觀念的新總統先是本色出場,在推特上抨擊抗議者,指他們是「被僱傭的專業水軍」。但幾個小時後他就換了口氣,讚揚示威者「為了我們偉大的國家所展現出的熱情」。他還說希望所有人能夠團結起來,整個國家能夠「互愛互助」。特朗普似乎搞明白了,是他首先挑起種族偏見與社會仇恨,現在必須由他來承擔彌合的責任。

 

  比較起來,香港「雨傘運動」雖然可歌可泣,卻因為面對的是一個冥頑不化的專制政權,即使堅持夠久也沒有帶來應有的政治效果。而美國的抗議者借示威遊行表達不滿,很快就見成效。這種合理合法的政治參與,是民主體制健全的一個標誌。

 

  尤其令人感到欣慰的是,這次有大批青少年踴躍參加抗議特朗普的遊行示威。可見,美國半個世紀來興起的平權運動,產生了一代有反種族主義觀念、繼承了啟蒙理性的新人,他們為維護美國寬容自由的傳統而站出來抗爭。

 

  三權分立制約總統濫權

 

  西方主流媒體大都認為,特朗普上台嚇壞了全球。美國著名政治思想家福山悲哀地指出:特朗普的當選意味著美國政治的失敗,自由世界秩序受到攻擊,民粹主義源於社會分裂,對國際安全體系威脅極大。英國評論家菲利普也絕望地說:歷史從此偏離正軌,「西方失去了守護者,民主失去了倡導者」。

 

  但我們應該看到,美國在二百多年間發展出來的成熟的民主制度,其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和文化,具有穩定性和連續性。孟德斯鳩提出的「權力制約權力」理論,使美國政治有一套互相制衡的體制,足以制衡總統的濫權。因此在特朗普執政後,美國在內外政策上可能有一些變化,但不會發生很大的災難。

 

  首先是國會的參眾議院制度。國會掌握立法權,總統的內政和外交政策,都要受到國會的制約。總統提議的政策可能會被國會否決,參議院甚至可以對總統對外締結的條約行使否決權,例如《凡爾賽和約》。其次,是獨立的司法制度,美國最高法院可判決總統簽署的法律文件或決議因違背憲法而無效。

 

  再次,是被稱為「第四權力」的新聞媒體。作為無冕之王,美國媒體在反映民意、制約權力上戰果輝煌,曾報道過著名的民權運動和水門事件。此外,還有與媒體互動的公民社會。公民社會包括獨立於國家權力之外的各種民間組織,他們有較大的活力與能量改變政府的政策。對於上述種種制約,只會經商賺錢的特朗普是不太懂的,但他所依賴的有執政經驗的精英團隊應該知道。

 

  如果特朗普拒絕妥協,美國人能找到一千種辦法讓他投降,有各種法律令他就範。例如,眾議院享有對總統的彈劾權。目前已經有一位美國教授,預言特朗普將會被他自己的共和黨所掌控的國會彈劾。當年,尼克松總統就曾在國會彈劾過程中灰溜溜地辭職。以特朗普的個性和為人處事,他能授人以柄的醜聞不會太少。例如,原有三樁有關特朗普大學涉及「詐騙」的官司,一直拒絕讓步的特朗普在當選後驚人逆轉,支付了二千五百萬美元與對方和解。

 

  開國元勳溫暖人心的言辭

 

  這樣各方制約的結果是,特朗普在競選時開出的一大堆治國藥方,如反移民、反自由貿易、孤立主義,都必須經過他所蔑視的建制派審慎檢驗,也會時時處在民間社會的嚴密監督之下。筆者相信,特朗普的一些玩民意、煽激情的荒唐藥方大都會被拋棄,而由此反映出來的社會缺陷,例如美國社會不平等擴大化和經濟停滯等問題,卻會引起重視,人們會致力於找到解決問題的良方。

 

  如前所述,被關進制度籠子裡的美國總統不管怎麼強悍,也無法像暴君毛澤東一樣翻天揭地任意胡為。但至今為止,特朗普那些魯莽和挑釁的言論,已經損害了美國在世界上的信譽。就像打開潘多拉的魔盒,美國不同種族、不同階級的人民之間長出仇恨的種子,產生社會分裂、混亂與對抗的跡象。

 

  一場選舉導致世界遭受重大的挫折,給人們帶來巨大困惑與焦慮,但這一切並不意味著民主制度的失敗。相反,這次大衝擊迫使人們重新思考堅守基本價值的問題。美國之偉大,在於它的民主政治文化裡有自動糾錯機制,能將總統權力成功地關進籠子,並套上緊箍咒。

 

  就在筆者截稿時,即將離任的美國總統奧巴馬說:美國在維護世界秩序、確保和平與穩定方面的作用不可或缺。如果他信仰的核心價值受到威脅,他將作為普通公民站出來發聲。

 

  最後,讓我們聆聽美國開國元勳華盛頓總統那溫暖人心的言辭:「美國的政策將會以純正不移的個人道德原則為基礎,而自由政府將會以贏得民心和全世界尊敬的一切特點而顯示其優越性。」

 

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