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特朗普勝選看中美政治文化

 

(大陸)裴毅然

  十一月九日,特朗普勝選總統,獲三百零六張選舉人票,希拉莉僅二百三十二票,為一九八八年以來共和黨最高得票,比上屆二○一二年大選整整多了一百張選舉人票。特朗普以如此壓倒性大勝,全球側目。對大陸來說,不僅中共吃驚,士林亦愕,筆者最初的感覺也「相當意外」!大陸朝野都不太理解大多數美國選民為什麼如此擁戴這位「嘴炮」?而希拉莉的優勢那麼明顯:從政經驗豐富、丈夫克林頓側助、成熟的閣僚班子、刷寫歷史的美國第一位女總統……。但她就是敗了,敗給不被全世界看好的特朗普!

 

  美籍老華人也投特朗普

 

  有惑生問,Email諮詢美國友人。一位「六四」後流亡美國的六旬女士,前幾年入籍美國,很快覆函,撮濃簡介──

 

  裴老師您好!這次大選,我投了特朗普一票,而四年前,我的第一次投票給了民主黨奧巴馬。我這次投票給特朗普的原因:第一,站在美國立場,我認為反恐比反共更重要,美國直接面臨恐怖主義威脅,共產主義作為意識形態和社會制度,美國至少沒有即刻的威脅;第二,我認為美國應該有比較強硬的手段解決非法移民問題。所謂「非法」,就是你首先已觸犯美國法律,還有什麼理由讓美國容留你?所以首先要遣返那些有犯罪記錄的非法移民,其次得杜絕非法移民的湧入。沒有一個國家會容忍非法移民,更不會容忍犯罪的非法移民,何況美國有很多途徑可讓你成為合法移民。第三,特朗普看到了底層民眾越來越不堪重負的生活和中產階級的稅賦重壓,希拉莉卻沒看到。第四,我不喜歡希拉莉,我認為她異乎常人、更加異乎女人,太政客了。美國有一位商人總統,也許更好。

 

  大選第三天,和老同事聚餐,沒想到四位有投票權的老同事(都是大陸移民,都需要美國政府照顧),全都投給了特朗普,更沒想到民運圈裡也有許多朋友投給特朗普。我的老年朋友中,享受政府福利的也有好幾位,也投給了特朗普。美國需要強大,長期的極左路線讓美國不堪重負,只有一個更強大的美國,才可能給世界帶來福祉。

 

  稍後,這位美籍華裔女士再發來她對特朗普勝選的析因──

 

  一、民眾厭倦民主黨,底層求變,特朗普迎合了這一心理。

 

  二、特朗普競選策略正確,從底層突破,畢竟一人一票。

 

  三、FBI(美國聯邦調查局)臨門一腳,大選前八天重啟對希拉莉「郵件門」調查,大傷希拉莉元氣,大選前兩天才熄火。

 

  可見,美國選民的感覺與大陸朝野大相徑庭,認識上差距甚豁。我很快意識到:差距背後鉤掛著政治文化差異,即我們尚未真正理解美國政治文化的精髓。信息決定判斷,價值定格層次,饒是大陸學界,對美國政治文化也十分隔膜。

 

  特朗普的政綱

 

  競爭選舉,政綱第一,特朗普的改革方案力度較大,如擬將企業稅從百分之三十五下調至百分之十五、企業海外所得稅降至百分之十、善待退伍軍人,惠及面如此之廣之深,加上反恐反非法移民,設立限制議員任期制、禁止官員議員代表外國政府進行游說、凍結政府招募新僱員、撤換現任大法官……凡三十三項,都是美國選民很關心的熱點問題,難怪贏得大多數美國選民的支持。

 

  中共之所以不喜歡特朗普,可以理解。因為特朗普宣佈「命令財政部長把中國定為貨幣操縱國」(三十三項改革之一)。這次美國大選,大陸媒體最初實時跟蹤報道,選戰將終,網傳上峰叫停──「淡化」。讓只能選舉指名區鎮代表的中國人民清晰觀察人家簡捷透明的直選總統,「近距離」觀看美國的資本主義民主,不可能不產生強烈對比。尤其眼看來自民間的特朗普將勝,「政治影響」實在欠佳,只能「不宣傳」。

 

  至於我們看來的特朗普短板──無有從政經驗,反成特朗普的長項。人家美國選民就看上他的「沒經驗」,因為「沒經驗」而沒政客氣,不會職業性玩弄選民。

 

  解讀特朗普勝選

 

  現實很「殘酷」,大多數美國公民硬是選擇了「不可能」的特朗普。那麼,擲給我們的只剩下解讀特朗普勝選的原因,尤其我們尚不理解的部分。事實上,中國朝野這次的「不理解」,還真就裹帶相當濃密的信息,尤其中美社會存在所形成的社會意識。

 

  一、特朗普勝選如同八年前的奧巴馬勝選,再次實質性體現美國夢,尤其說明美國總統沒什麼了不起,參選競選很平常,誰都可以上去舞弄,無任何從政經歷的特朗普一步登頂。而在中國,莫說國家主席,就是想當省長市長,都是大逆不道的「政治野心」。一九八三年,筆者供職浙江省政協,一位五旬副秘書長振振有詞自謙:「誰要說我搞得好一個省,人家當你神經病!」本人當年雖感覺不太對勁,但說不出錯在何處。今天當然醒悟了:誰都認為自己不行,搞不好一個省,那麼誰來當省長?二○○八年五月,胡錦濤訪日回答日本小學生提問,說自己並不要當國家主席,而是別人硬要他當。在胡看來「十分正常十分得體」,濺引海外媒體一片擲嘲。很簡單,一個不想當國家主席的人,怎麼當得好國家主席?難道偌大中國十三億人口,沒有想當國家主席的?

 

  對個體價值的尊重與貶斥、對個人能力的鼓勵與打壓、對個性欲望的欣賞與嘲弄,恰恰實質性折射出中西社會深層次文化差距。中共強調「四大服從」,內質當然還是封建的奴性文化。只有當全體臣民下跪,皇帝才顯得高高在上,毛澤東才能「四個偉大」、改革才能由鄧小平一人「總設計」、才會出現「江核心」、才有……

 

  混血奧巴馬、商人特朗普的當選,當然是「美國夢」的經典代表作,且凸顯「美國夢」的政治民主政制的平等內涵。當中共的民主還寫在紙上,人家西方一百多年前已落實在「行」上。

 

  二、特朗普勝選,既體現美國公民的素質(認為你還行,就可讓你上來試試),也體現美國政治的自信,不怕新人物的可能犯錯。因為人家四年一選(嫌五年太長),你就是犯錯,也就四年為限,大不了四年後再將你選下來。何況途中還可彈劾,國會、法院隨時可將總統「拉下馬」,如尼克松。

 

  敢試才能贏,敢選新人才能帶來「創新」,特朗普勝選真正體現美國民主政治的「價值自信」。美國選民既能將新人「扶上馬」,讓你一展抱負,也用憲法防止新人走極端,不會讓新人的錯誤犯得太大。毛澤東從合作化、反右、反右傾、大饑荒、文革,全國全黨至少二十年眼睜睜看著他發瘋禍國無可奈何,中共政制明顯仍在人治階段(再如鄧小平指定胡錦濤接班),無有制度性糾錯的剛性程序。中西政制優劣,東西風向強弱,貨比貨,一目清呵!

 

  特朗普勝選還說明美國選民對國家的「制度自信」(真正的國家凝聚力),會選一位「從無經驗」的商人。不像中國大陸的「三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只是政府宣傳語,中共強制要求民眾相信她的馬克思主義、相信她的紅色價值、承認她的「道路」。

 

  三、特朗普勝選還體現了美國政治文化的多元性。美國選過律師林肯、軍人艾森豪威爾、演員列根……這次選商人特朗普,再次體現美國政治文化的多元性,而多元性鉤掛著選擇的多樣性。有容乃大,多元豐富的色彩,才能繪製多彩的「美國夢」。映襯之下,中共的「一元化領導」、「一種聲音」,還有可比性麼?還能再唱「就是好就是好」麼?

 

  四、特朗普勝選也體現美國公民的成熟。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美國選民的成熟乃兩百餘年民主政制培養蘊釀的結晶。中共一直強調國民素質太低,施行民主會亂,但你不給國人一個起點,我們又如何從不認識民主到熟悉民主、運用民主,直到美國人民今天的「民主自信」?

 

  美國選舉文化的先進性

 

  美國的各種選舉制迭經兩百餘年的實踐、修補,日臻成熟。無論候選人產生、公開競選、電視辯論、直播選情、當天搞定,以程序公開保證結果公正,從而保證政權平穩過渡。爭論公開化、選舉民主化、程序法定化,滅暴力於未萌、扼陰謀於初心。事實上,公開競選使暴力與陰謀既麻煩又危險。正路既築,邪路自湮。

 

  相比之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還停留於宮廷政治的暗箱操作,推選「核心」的參與面局限於十數人或數十人(這還是有了一定進步之後),此前可是領袖直接指定,如從華國鋒到胡錦濤。民主距離中國,路漫漫其修遠,國人還得上下求索。

 

  特朗普獲勝,真正體現選票決定一切,選票才是證明合法性的「硬道理」。選票的背後當然是真正的民主──少數服從多數,人民真正「當家作主」。人家美國的「資本主義假民主」體現於選票,我們的「社會主義真民主」則是「我規定你必須服從」的一元化領導,不用選也不許妄議的「三個代表」。

 

  民主當然是個高檔貨,只能孵生於先進文化的文明環境,只能在真正認可民主價值的意識形態下操作運行。因此,對中國大陸來說,無有意識形態領域的先行「拆違」──卸載以階級鬥爭為核心的馬列主義,便不可能進至真正的政治現代化──政權運行民主化。

 

  從黑人血統的奧巴馬當選,到這次商人特朗普當選,美國一次次在給中國上課、給中共上課,二十一世紀擋都擋不住的「西風東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