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誓風波中的「人鬼殊途」

 

林保華

  九月四日香港立法會選舉中,青年新政的梁頌恆與游蕙禎分別在新界東與九龍西的普選中當選立法會議員。但是在十月十二日的宣誓中,因為修改誓詞而被立法會秘書長宣佈無效。依照以前慣例,得重新再宣誓。

 

  人大與香港法院封殺港獨

 

  然而中共控制的輿論就在梁游二人主張港獨與「辱華」問題上大做文章,反對他們再宣誓。而在爭論不下的時候,特首梁振英與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十月十八日向法院入?梁游二人因為主張港獨而不得再宣誓成為香港立法會議員。

 

  當時被判無效的有五位。一個星期後按照筆劃排列順序再宣誓,前兩位安然通過,但是輪到梁、游與劉小麗再宣誓時,在場的建制派議員全部退席,因為人數不到一半而導致流會。

 

  不等香港高等法院判決,十一月七日,全國人大常務委員會十一月七日正式就《香港基本法》第一○四條作出解釋,明令香港特區公職人員必須依法進行「有效」宣誓;若擅改法定誓詞,或宣誓態度和方式不妥,將不得重新宣誓,並喪失公職資格。

 

  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還召開記者會表示,宣誓人若僅表示效忠香港,而非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無異於鼓吹港獨。他還強調,「香港民族自決」的本質即為港獨,北京打擊相關勢力「絕不含糊、絕不手軟」,云云。這是北京官員在對釋法內容進行擴大解釋,喪失議員公職的就可能不止梁游二人。

 

  在人大釋法後,香港高等法院哪敢對抗中央?十一月十五日,高等法院頒下判辭,判政府勝訴,裁定宣誓無效,取消梁游二人議員資格。法官的判辭還表明,認同特首和律政司一方的看法,指無論釋法與否,本案結果都是一樣,並以此為由,拒絕評論是次釋法是否違反基本法。

 

  在這個爭議過程中,親共人士是一面倒譴責港獨,包括講話、文章、廣告等鋪天蓋地,中共在港喉舌一天內登上幾大版,大有文革架勢,誓把港獨鬥倒、鬥臭、鬥垮不可。

 

  《成報》文章打壓「青年新政」

 

  可是非建制派卻是內部有不同觀點。大中華膠與本土膠大部分能夠團結,認識中共只是尋找藉口,以打壓港獨為名封殺香港民主之路。但是有的卻附和中共對港獨與「辱華」的譴責。現在東南亞民眾許多稱呼中國為「支那」,孫中山也稱呼中國為「支那」。一九九○年中國與印尼簽署復交協議,印尼文文件也稱呼中國是「支那」。怎麼那些都不是「辱華」,到了香港就成為「辱華」?那不就是製造藉口而已?

 

  還有一些人認為,梁游是中共潛伏在獨派內部的「鬼」,故意製造事端讓北京有理由鎮壓香港民主運動。這種說法是因為九月三日的《成報》頭版整版有一篇嚇人的報道,題目是《中聯辦梁振英禍港捧青年新政扮港獨》。《成報》是中資報章,敢於如此攻擊中國駐港機構與北京任命的特首,如果不是有後台,怎敢如此?

 

  可是中共內部的鬥爭,到了連他們在獨派內部潛伏的臥底也不惜揭發出來嗎?那打擊的僅僅是中聯辦與梁振英,還是打擊國安情報部門所代表的國家利益?這種做法難道不是出賣國家的利益?可是為何至今北京對《成報》沒有採取措施?

 

  根據我的看法,中共不同派系確有內鬥,《成報》也的確要打擊中聯辦與梁振英,但是這篇報道是一箭雙雕,既打擊中聯辦與梁振英,也打擊青政,主要則是打擊青政。因為第二天就要投票了,青政無法一下把事情說清楚,選民更搞不清楚。在這個情況下,選民就可能不把票投給他們而轉投其他獨派與本土派。從後來梁、游得票的情況來看,票數並不理想,低於梁天琦被禁止參選後應該得到的票數,加上梁、游自己應該得到的票數,說明《成報》文章對青年新政的確有殺傷力。而中聯辦、梁振英還安然無恙。

 

  有些政治新人「來歷不明」

 

  在去年區議會選舉中,被揭發有某網站主持人鄭永健奉某中資之命,資助本土派在指定地區參選,旨在分掉其他泛民的票。但是對鄭的聆訊,並未指出該中資的名稱。

 

  青年新政參與揭發鄭永健的事件,說明他們沒有被中資控制,至少梁游兩人有進行揭發。北京想用錢控制的獨派與本土派,難道沒有別的參選政團?從青年新政流出的選票,流到真港獨與本土派,還是流到其他假港獨?這是非常複雜的問題,也可能永遠沒有答案。

 

  其實,就在港獨與本土派開始出現的時候,就聽到在泛民中流行的陰謀論,說他們就是中共派出來的,目的是打擊泛民。電影《十年》也感嘆非建制派內部太多的陰謀論,造成內部不團結而傷害了自己。

 

  這種陰謀論主要有兩個理由:第一,有些新冒出來的團體,負責人名不見經傳,也不是原來泛民內部的人,因為來歷不明而被懷疑是「共諜」。第二,這些政治新人因為不滿泛民的保守與「大中華」觀念而不時批評,有時還很激烈,因此就有理由把他們打入「共諜」行列。

 

  對來歷不明的人提高警覺是必要的,但是看待這個問題不能用老眼光與舊的政治思維。就如突尼斯開始的茉莉花革命,就是一個大家不認識的年輕人在主導,這是網絡時代的特徵,可以時勢造英雄。此外,本土與港獨運動是年輕人推動的。老泛民並沒有這種想法,即使泛民中本土派的毛孟靜與范國威,也只是溫和本土派,不如年輕人那樣激進。在這個情況下,這些新團體的負責人當然是過去誰也不認得的年輕人。

 

  非建制派豈會效忠獨裁政權

 

  梁、游在宣誓中的莽撞行為也被批評,為當局製造鎮壓口舌。問題在他們因為年紀輕缺少經驗與策略,還是在立法會內部製造動亂的「共諜」?從目前情況看來,他們應該是經驗不足。因為「隱蔽精幹,長期埋伏」才是中共的臥底政策,以達到最大的破壞力。

 

  以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來說,真正有民主理念的政治人物,哪一個心甘情願宣誓效忠一黨專政的政權?問題是不滿的程度如何?成熟的不動聲色,梁、游作為政治新人的代表,自應有新的做法,而以前對此可以再宣誓,可是這次卻不是如此。這是人治而不是法治,因此非建制派應該批判這點。

 

  至於說梁、游故意製造事端給北京鎮壓的藉口,這是對中共缺乏認識。沒有這個藉口,中共要鎮壓港獨,也可以尋找其他藉口。

 

  長毛(梁國雄)雖然是大中華膠與左膠,但是在維護選民權利方面毫不含糊。理由很簡單,梁、游是選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只有選民可以不選或罷免他們,而不是梁振英或北京。否則還要選舉做什麼?

 

  很清楚,整個事件是中共獨裁政權要鎮壓香港的民主運動,包括獨派與自決派。鎮壓一方是真正的「鬼」,而主張獨立、自決,乃至民主普選的人,他們的要求無論能否達到,是普世的人權。這次鎮壓就是對著他們,總的目標應該是要讓非建制派的席位少於三分之一議席,以便建制派跟隨北京指揮棒可以為所欲為。

 

  經此「人鬼殊途」,香港前途更不明朗,表面更灰暗,然而新興政團的出現,不也是打破一潭死水,在尋找新的出路嗎?越是打壓,反對勢力越會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