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六中全會公報

習近平以「集體領導」換「核心」認同

(大陸)韓 旭

  習近平獲封「核心」的條件

 

  十月二十四至二十七日召開的十八屆六中全會已經閉幕,其發佈的全會公報令很多人感到意外,官媒稱「具有里程碑式的歷史意義」!全會公報是對四年來黨內產生各種問題的一個經驗教訓大總結,試圖達到一種「撥亂反正」的效果。

 

  本次全會公報中高調宣稱習近平為黨的領導核心,呼籲全黨要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這是十多年來官方首次在正式文件中確認一個核心,這意味著習近平在黨內地位的穩固,其在十九大上連任已經沒有任何問題。亦是對外界揣測習近平地位動搖的變相回應,為解決其執政危機而採取的應對措施。

 

  從公報內容來看,很多人都覺得有不少相互矛盾的地方,說明公報對黨內各方的利益都有反映,是習派與其他派系相互妥協的產物,是鑒於黨內外目前嚴重的形勢而作出的大家不得不接受的決議!所以,我們就看到習近平雖然在公報中被封了「核心」,但公報同時也大篇幅談了「集體領導制度」「黨內民主」「黨內監督」等問題,而且用詞嚴厲,不留餘地。這些顯然是針對四年來黨內很多運作機制遭到習近平破壞而言的。另外,就是防止習近平被封「核心」後,像脫疆的野馬一樣失去控制,成為另一個毛澤東。

 

  公報還高調重提要堅持黨的基本路線,這也是對習近平所執行路線的糾正。自溫家寶高調公開提出黨的基本路線問題後,黨的基本路線受到薄熙來、習近平等衝擊的問題日益引起黨內高層的重視。這次中共正式以文件的形式提出要堅持黨的基本路線問題,並且嚴肅說到「考察識別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必須首先看是否堅定不移貫徹黨的基本路線。黨員、幹部特別是高級幹部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態度曖昧,不能動搖基本政治立場,不能被錯誤言論所左右。」這顯然是對那些想跟隨習近平「左轉」幹部的警告!

 

  中共進入執政危險期

 

  今年以來,習近平經過激烈黨內鬥爭的衝擊,尤其是經過「倒習辭職信」事件後,讓他感覺到了對手的實力與手腕。面對黨內外對他的不滿以及其外交的重大失利,不得不妥協忍讓,否則其地位就可能在十九大上產生動搖。於是他不得不暫時改變策略,以退為進,與其他黨內同僚交易,先把「核心」拿下再說,以穩固其地位,並穩定「習家軍」的陣腳。只要能拿下「核心」,就能立刻大大增加他的權威,使他在權鬥中佔據戰略優勢。習近平之所以認為黨內其他派別會同意他的提議,是基於以下判斷:

 

  一、中共到了最危險的時刻,隨時都有可能因一件小事處理不當而倒台!很多人士判斷中共二○一七年會倒台,主要是因為明年換屆,黨內鬥爭可能惡化,以致分裂崩潰;再加上經濟持續惡化,也有面臨崩潰的危險;另外,民怨沸騰也達到了頂點,社會隨時可能出現動亂。這些都需要一個強有力的中央政權來面對即將到來的危機。

 

  二、習近平抓住黨內誰也不想中共倒台的心理。不管他們怎麼鬥,都始終堅持「鬥而不破」的原則。習近平也正是抓住了這種心理才敢打破既有平衡,大肆打擊其他派別。中共高層都明白團結對挽救中共執政危機的重要性,鄧小平曾經說過,中共如果倒台,那問題一定出在中共內部。這為習近平與其他派別和談奠定了基礎。

 

  三、要使其他派別同意,他就必須拿出一些條件來交換,展現他的誠意,這就是公報中的「集體領導制度」、「黨內民主」等。或許還有其他口頭承諾,比如非常關鍵的常委之間權力分配的問題,還有不搞文革,不拉幫結派、認可其他常委的人事發言權等。不過,這些需要再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才能看得出來。最近湖北省委書記的任命就是一例。李鴻忠早就被調走了,湖北省一度出現雙首長都缺席的局面,中央趕緊任命了一個省長,但省委書記卻遲遲沒有任命。黨內對湖北省委書記的爭奪很激烈,被提名的蔣超良始終沒有被習派認可,蔣超良不是習派人馬,直到二十九日才宣佈對湖北省委書記的任命,這說明習近平與其他各派的交易應該是達成了,所以全會之後就發佈了。

 

  「習核心」救不了中共的潰爛

 

  至於高層其他派別接受習的提議是因為:

 

  一、中共確實需要一個核心來凝聚黨心、民心,使因內鬥而漸分裂的黨重新團結起來,來面對目前的執政危機。如今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問題非常嚴重,很多地方「尾大不掉」,需要確立一個核心來重樹中央權威,保持政令暢通。「習核心」的確立,有利於接下來二、三十年內政權的穩定交接,由核心掌舵,可以避免出現過去政權交接時的大動盪。

 

  二、江派人馬之所以會同意,是因為江澤民畢竟年事已高,這個核心隨時都可能駕鶴西去,所以時勢所逼需要樹立一個新的核心。而且這也反映出他們作為黨國領導人,也有自己獨立之思想,而且自己馬上也要變為元老,「媳婦熬成婆了」,所以不再想受江澤民等上一代元老對他們的肆意干預。這從《人民日報》的社論可以看出。社論中說到「習近平總書記在新的偉大鬥爭實踐中已經成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和平時期與誰鬥?顯然主要是指「江核心」。這句話應該是習特意要加上去的,以表達特殊的含義。《人民日報》能發出這樣的社論,並被地方領導廣泛引用,應該是經過高層認可的。

 

  三、趁機以公報名義正式明確被習近平破壞的集體領導制度,以黨內法規的形式維護自己應有的權力。即使給習近平「核心」稱號,但核心的權力並沒有被黨內正式明確。按過去鄧小平、江澤民的話說就是一個「大班長」的角色。

 

  四、雖然習近平上台後,四處出擊,得罪很多人。但如果把他換掉,就會把黨的高層矛盾徹底暴露在世人面前。在中共歷史上,最高領導人的撤換很容易引起政局動盪。在穩定壓倒一切的局勢面前,他們不得不選擇習近平做核心。只要習近平立下承諾,並有由黨內文件保障,樹立「習核心」,問題應該不大。

 

  因此,綜合以上因素,習近平拿「集體領導」等承諾來換取黨內高層對其「核心」的認可,這個策略是正確的。六中全會公報表明,這一方案獲得黨內高層一致認可,並在全會表決通過。於是人們就看到,六中全會一結束,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奇葆就迅速組織學習起六中全會精神來,其學習的主旨就是維護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這看起來是一個黨內各派雙贏的結果,當然也是相互妥協、相互交易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