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購險熱」的背後

──人民幣持續貶值 中產階層急購海外資產

(大陸)于怡郊

  銀聯國際(UnionPay International)十月二十九日發佈公告,禁止境外保險商戶受理大陸境內銀聯卡支付非消費類的保險項目。

 

  此前一天,得此消息的大批客戶從深圳連夜趕到香港刷卡投保,過了午夜十二點,驗證中心手持等候號碼的仍有兩百多位客戶。上個月去香港買保險,那情形就像是內地人前段房價飆升時期搶購房子一樣。

 

  其實,今年二月,中國銀聯曾發佈指引,在香港各保險機構和其他商戶實施銀聯卡境外刷卡交易每次最高限額五千美元的規定。

 

  僅僅銀聯的限制阻止不了內地客戶購買香港保險的熱潮。據說,銀聯卡雖然「關閘」,但VISA和萬事達卡的通道依然暢通,刷這兩家國際卡仍可支付大額保單保費。不過,最近央行對那兩家國際卡的人民幣業務也有限制了。可是,還有眾多通過「地下錢莊」到港購買保險,所以,內地客戶赴港購險至今仍熱。

 

  實際上,近幾年來內地客戶來香港投保已經形成熱潮。二○一○年內地客戶到香港投保金額僅四十四億港元,二○一四年已達到二百四十四億港元,二○一五年前三季度已超過二百一十一億,五年內增長近七倍。去年內地客戶佔香港個人業務新增總保費的百分之二十一點七。

 

  「港險」是優質海外資產

 

  究是何因形成屢禁不止、反而一浪高過一浪的內地客赴港購險的熱潮呢?

 

  香港保險的確比內地保險優越。在保費、保險等待期、保障範圍及理賠地域和理賠時間方面,香港保險均明顯優於內地保險。

 

  香港保險之所以大受內地客戶青睞,更大的原因是資產配置上的考量。

 

  自去年「八一一」匯改之後,人民幣波動劇烈,基本上是貶值,國際上任何風吹草動,人民幣都是向下走。就是英國脫歐這樣一種抬高除當事貨幣英鎊、歐元之外所有可作國際儲備貨幣匯率的機會,作為已被IMF吸納入儲備貨幣籃子且比重有百分之十點九二的人民幣,在美元、日元、瑞士法郎乃至黃金(照理國際市場上有美元與黃金成反比的規律)統統上漲的時候,仍然成為唯一貶值的貨幣。

 

  最近特朗普當選美國下任總統,支持美元強勢,美國經濟長遠趨好可能支持美元長時期的堅挺。相對來說,人民幣進一步貶值,上個月,人民幣已經跌破六點八大關;十一月下旬,人民幣匯率已接近六點九大關,刷新了六年來的新低。現在看來,仍然有繼續下跌之可能,人民幣破七大關也近在咫尺。

 

  在人民幣及人民幣資產縮水的情況下,內地富豪階層乃至中產階層不得不考量擴大家庭資產中美元資產的配置。而港幣聯匯美元,香港保險產品即是美元產品。

 

  香港保險產品還是一種很好的資產產品。

 

  香港「大額保單」一般指保額在一百萬美元以上的保單,主要是壽險,目前大部分年化紅利在百分之四左右。這類大額壽險保單獨立於個人財產以外,即便投保人破產清算,這類保單也不受到債權人、政府徵稅和收費等影響,離婚也不可分割。因此除了配置美元資產以外,也是不少富裕人士進行「資產隔離」或是財富傳承的選擇。

 

  而且,大額保單可以在私人銀行進行抵押融資。在保單生效當天開始,其「現金價值」就達到保費的百分之八十左右,而抵押融資額一般可以達到保單現金價值的百分之九十。以投保一單五百萬美元人壽保單為例,根據投保人的不同情況,購買保單後首次交納保費一般為保單三份之一到五份之一,也就是一百──一百六十六萬美元。假設投保人刷卡支付一百萬美元首次保費後抵押保單融資,現金價值即時可高達八十萬美元,立即可借到手資金為其百分之九十,超過七十二萬美元。通過如此方法「套現」資金利息相當低,僅在百分之二──三左右,形式與香港普遍的住房抵押融資等相似。如此處理之後,投保人依舊可以享受三百萬美元的大額保單。

 

  人民幣貶值難擋資金外流

 

  人民幣貶值,美元強勢,中國境內資金勢必外流。中國外匯儲備去年一年下降了五千一百二十六點五六億美元。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公佈的最新數據,中國十月份外匯儲備為三點一二萬億美元,連續四個月外匯儲備下降,創下五年來新低。有專家認為,中國外匯儲備必須嚴守三萬億美元大關。現在離這個大關已經很近了,短期內中國外匯儲備將無法守住這個關口。所以,又有官方專家說,中國只需一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就夠了。

 

  正是因為資金外流嚴重,中國銀聯才限制內地客戶去香港購買保險。這與去年以來中國外匯管理局一再嚴控企業(尤其是在華外企)或個人人民幣兌換外幣出境,裡面的道理是一樣的。

 

  中國能夠通過從嚴打非手段降溫內地客戶赴港購險熱潮,也能夠一定程度的控制資金外流,讓它變得不那麼洶湧。不過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中國畢竟已經不是處於完全計劃經濟年代,在美元強勢、人民幣持續貶值的情況下,無法杜絕資金外流所有通道。何況,人民幣雖然沒有完全可以自由兌換,但一味通過行政手段阻止資金外流,與人民幣已經入籃SDR不相稱,也有違中國政府一直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這是否彰顯了當今中國領導改革開放倒退的形象?

 

  超印鈔票才是最大原因

 

  真正的問題是,中國外匯儲備為什麼會下降得那麼快?

 

  美元強勢,中國經濟持續下行,中國外貿出口形勢嚴峻且無轉圜辦法,這些都是中國外匯儲備下降、人民幣貶值的原因。但是人民幣超發才是人民幣持續貶值及短期內中國外匯儲備大幅下降的最大原因。

 

  中國政府長期超發貨幣:去年中國GDP增長百分之六點九,人民幣印鈔增長百分之十三,今年印鈔大概也是如此。二○一六年初,中國的印鈔規模幾乎等於歐元區+美國的總和,但實際上中國的GDP還趕不上歐元區。

 

  這些超發的人民幣,就是注水了民眾所持的人民幣及人民幣資產。國內房價瘋漲,實際上就是在最為市場化的人民幣資產──商品房價格上的超發貨幣的體現。有人以為,超發的貨幣凝聚在房價裡就完了。其實商品房在市場上不是被隔離的,通過市場傳導會在民眾的衣食住行的價格中全部體現出來,也就是一切商品在貨幣超發的情況下都會瘋漲。

 

  因為現在離岸人民幣市場規模已經不小了,在市場化程度更高的境外市場上,對人民幣超發更為敏感。人民幣一經超發,人民幣的外在價格──匯率立馬顯示出來,資金外流也隨之出現。

 

  只要中國政府不改依靠印鈔來渡過經濟下行期,那麼人民幣貶值便無法阻止,資金外流也無法讓其回流。然而中國當局根本不願讓其特權階層放棄特權,不願放棄一黨統治的基礎──國有企業,那麼它也只有飲鴆止渴──超發貨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