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來的歷史書若提到習近平的政績,必會提到二○一三──二○一四年的打老虎運動,因為除了打老虎,習近平上台以來內政外交別無建樹。新官上任三把火,習近平的三把火一是反腐,二是「全面深化改革」,三是「依法治國」,但唯有反腐之火真正點燃了烽煙、燒出了氣勢,「全深改」和「依法治國」則已歸入假大空話之列,淪為民間笑柄。而只要提到打老虎運動,必會提及周永康案,因為周永康落馬是習近平反腐新政立下的頭號大功,更堪稱打老虎運動之突破性事件、經典性戰役──習近平的強人形像、王岐山的精明才幹、中紀委的赫赫聲威,十之八九,繫之於此。大可以說,沒有打周之役的勝利,就沒有習近平、王岐山的今天。

 

  令計劃是病貓,周永康是真虎。在上屆中央「九人幫」裡,周雖名列末位,但其以「政法王」、「維穩沙皇」之實際身份,掌控二百多萬公安、武警暴力機器和國家司法資源,支配超過軍費開支的鉅額維穩預算,且前有心腹黨羽把持本派山頭,中有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等盟友相互策應配合,背後還有江澤民、曾慶紅等政治老人撐腰壯膽,周永康實權之大,實僅次於胡溫兩人。習近平、王岐山一上台就敢拿周永康開刀,此事一要勇氣,二要謀略,三要擔當,雖巧借胡溫倒薄之勢,仍非易事,仍足稱道。

 

  打周老虎之戰堪稱經典:從「四川幫」、「石油幫」到「秘書幫」、「政法幫」,先外圍、後核心,先地方、後中央,先旁枝、後主幹,層層遞進,步步為營,官媒謂之「剝洋蔥」戰法。周永康案牽扯中共樞臣疆吏數十人、石油系統國企高官數百人,周家的鍋是被徹底砸爛了。黨國上下,從官到商,從央視美女到黑社會頭子,凡是進過周家門、端過周家碗、吃過周家飯的,難免要個個檢查、人人過關。除了周氏門下「四川幫」、「石油幫」、「秘書幫」、「政法幫」須為打虎運動祭旗之外,海南省的反腐是從清除周氏親信冀文林開始上路;雲南省的反腐大局亦從周永康之子周濱、周永康之友劉漢夥同原雲南省委書記白恩培侵吞兩座國有礦山的案件打開缺口,引爆該省塌方式腐敗窩案;及至今年年初,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落馬,媒體立即報料楊在擔任周永康老家無錫市委書記時巴結周家親戚搭上周永康的關係,由此駛入官位升遷快車道,表明楊衛澤落馬一不因貪腐,二不因包二奶生二胎,而是周案餘波所及。

 

  習、王打虎一百多,周氏門下佔一半,於反腐新政而言,周永康案真是天賜「第一桶金」。周案意義尚不止於此,套用一句毛澤東的名言:周永康案是宣言書,是宣傳隊,是播種機,正是周老虎的轟然落馬,人們才相信習近平很強、王岐山夠硬、打老虎是玩真格的,也才相信「入局不死、入常無罪」的潛規則已經悄然失效。許多人甚至連「反腐沒有鐵帽子王」、「上不封頂、除惡務盡」的大話也都信以為真了,可見周案效應是何等巨大。

 

  打下周老虎,從圍到捕,用了一年,從捕到訴,差不多用了一年半,其間經過了多少周折,花費了多少人力物力啊!然而,周永康案的最終結局卻讓劇情變味,讓關心反腐走向的人們大失所望。自四月三日提起公訴,五月二十二日一審,到六月十一日公佈無期徒刑判決,同時播發周永康白髮皓首、神情萎靡「認罪悔罪」的庭審鏡頭,整個司法過程簡直密不透風,黑幕重重。人們發現,兩個多月前最高法院周強院長當眾預告的「依法公開審理」消失不見了,最高檢察院發言人公開宣佈的「不排除微博直播」當然也過期作廢了,就連必須提前三天公告審理日期的法定程序也一併取消了。

 

  自特別法庭公審江青「四人幫」以來嫌犯官階最高、社會影響最大的案件,習近平親自發動、王岐山親自指揮的打老虎運動之經典性案件,對習王反腐新政具有宣言書、宣傳隊、播種機功能的世紀大案,就這樣悄悄變卦、偷偷審判,匆匆結案、草草了事,一副作賊心虛見不得人的樣子!

 

  而且,以五倍於薄熙來案的鉅額貪腐金額,加之泄露五份絕密、一份機密的額外罪行,卻只領受與薄熙來相同的判決,這明顯不公平。姑且不論周永康與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搞「團團夥夥、拉幫結派」,結成「新四人幫」從事「非組織政治活動」並打算「大幹一場」是否具有顛覆罪的犯罪性質,但是,周在王立軍叛逃事件之後試圖包庇薄熙來蒙混過關,在令計劃之子令谷法拉利車禍身亡之後試圖幫助令計劃掩蓋真相、干預調查,為其親信黨羽李春城、李崇禧、蔣潔敏、李華林、郭永祥、冀文林、李東生、譚力、余剛等人謀取高官厚職,為黑社會頭目劉漢等人提供司法庇護,為其眾多的親屬和情婦謀官、謀利,……這些事情絕非單純黨內違紀行為,具有顯而易見的濫權犯罪性質,卻在此次司法審判中被視而不見,輕輕放過。周永康的私黨圈子龐大而複雜,因周案牽連「被帶走調查」的嫌犯數以千計,想必也都早已招供,但在周案判決書中只提到了蔣潔敏、李春城二人,其餘人和事均一律隱去。不消說,此種處理手法很不地道,也很不正常,就別提什麼「依法治國」了。

 

  周永康案何以虎頭蛇尾?原本轟轟烈烈、極盡張揚的打周老虎大戲,何以忽然低調收尾、匆匆落幕?不妨猜想,自今年「兩會」至周案秘密開審這兩個多月中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讓習近平、王岐山改變策略、改變態度,甚或改變了立場。聯繫到周案秘密庭審之際中紀委網站連發三篇奇文──《講政治,顧大局》、《突出執紀特色》、《創新監督審查方式》,這三篇文章奇就奇在雖由中紀委網站發出,其矛頭卻直接對準過去兩年打虎屢建奇功的中紀委,並捎帶訓斥中共各級紀委。這幾篇奇文不僅慨歎「反腐敗是把雙刃劍」,隱含著對貪官落馬物傷其類的無限惋惜,而且嚴厲警告紀委系統不要以反腐敗為名擴張權力,搞「獨立王國」;紀委人員絕不允許「先斬後奏」、「搞倒逼」、「反管理」,而必須時時請示、事事匯報,主要領導不讓查的人和事一律不查;還斥責有些紀委人員辦案「貪大求全」,一味追求打大老虎。這些論調與前年、去年以至僅僅三個多月前的習近平講話、中紀委態度和官方媒體評論相去甚遠,倒是與四月底王岐山會見福山時所言「難啊,自己監督自己啊!」透露出了相同的政治訊息,沒法不讓人產生王岐山已經腹背受敵、打虎運動即將收場的印象。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此番反腐新政之所以一改江胡時代自欺欺人走過場的軟弱渙散局面,之所以雷厲風行、戰績卓著、不斷刷新老虎落馬速度,王岐山的才幹與能力,習王二人相互信賴的親密關係,正是其中關鍵因素。若中紀委失勢、王岐山削權,打虎運動勢必夭折。周永康案之虎頭蛇尾,已經顯露中共政情微妙,高層權鬥複雜。當然,就算打老虎停滯了,反腐敗還會繼續──至少也得裝模作樣將拍蒼蠅打蚊子繼續進行下去──直至實現新一輪的腐敗均衡,但紅老虎、大老虎,尤其是年事已高的巨老虎們,能否從此安枕無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