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出席本屆冬奧會回答俄國記者時,把中國的「深化改革」比作「啃硬骨頭」。李克強也再次堅定表示要以「壯士斷腕」的決心進行改革。看樣子他們確實準備要和反改革的力量打一場硬仗。這種堅定的態度果然使不少人重新燃起對改革的希望,甚至黨的喉舌都把二○一四年叫作全面深化改革的「元年」。

 

  但是,不論十八屆三中全會的決定,還是習近平或李克強的誓言,都沒有明確指示:他們要啃的這塊「硬骨頭」究竟是什麼?

 

  當然,社會上對「硬骨頭」是有解釋的,這就是反腐當中要打的「大老虎」,或是阻礙改革的「利益集團」。事實也可能真是如此。已經拔掉的政治野心家薄熙來,應該是一塊「硬骨頭」。互聯網上傳言已久的周永康、曾慶紅和江澤民以及他們的三親六故,包括陳雲和鄧小平的後代,都在這場圍獵「老虎」的煙塵當中時隱時現。甚至連「打虎」陣營中的溫家寶,都被「老虎」反咬一口,說他的家屬也不乾淨,這個指控,到現在也沒有澄清。

 

  我們始終對這些傳言概不過問,其實所有這些「圍獵」和「反噬」,並沒有超出統治集團內部的勾心鬥角和權力之爭。至少到現在為止,人們還看不到真正的路線之爭或道路之爭;不論誰勝誰負,反正「成則王侯敗者賊」,政治上不會有新路:毛澤東留下的傳家寶一黨專政,不會有絲毫改變。被稱為「改革開放總設計師」的鄧小平,只是把毛澤東那條已經走到盡頭的普遍貧窮的社會主義,「改革」成「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的社會主義,也就是所謂「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如今鄧小平這條道路又走到了盡頭,也就是習近平所說的:「皆大歡喜的改革已經完成了,好吃的肉都吃掉了,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

 

  他這個比喻確實很生動,在鄧小平式的「改革」當中,中國人民所創造的「好吃的肉」,確實被吃光了。不過中國人並不是「皆大歡喜」,因為能吃到肉的只是權錢結合的權貴,而老百姓在這種「改革」中只是喝了點骨頭湯。就按官方統計,還有幾千萬人連湯都沒有喝上,至今還在貧困線下面苦苦掙扎,連「上訪」都難找到通途,所以有人只能被逼得「上山」了。現在,連年遞增的群體「鬧事」和以暴抗暴的流血事件,所敲響的就是鄧小平那條路線的喪鐘。

 

  現在確實到了「啃硬骨頭」的時候了。問題在於這塊「硬骨頭」究竟是什麼?

 

  據說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列出了六十項「深化改革」的重要措施。這些措施應該在克服「鄧式改革」的弊病上有些作用,但是並不涉及根本的政治路線和制度,而只限於經濟,而且也只限於「微調」:比如對市場調節的束縛可能放鬆一些,私人資本和外來資本的活動空間可能比以前擴大一些,如此等等,但是歸根結柢,國家壟斷經濟資源的總體佈局決不會鬆動;「公有制」依然「神聖不可侵犯」;私有制只是「依法」受到保護,當然仍舊可以「依法」徵收或沒收,因為這個「法」是由掌權者自己「立」的。

 

  總之,只要一黨專政不變,只要「堅持社會主義道路」不變,中國就決不會轉上真正市場經濟的軌道。

 

  其實當代共產黨掌權的社會主義國家之所以必須改革,正是社會主義道路走不通的結果。所謂「改革」,就是拋棄社會主義,回歸人類社會共同走的文明大道:在經濟上,就是放棄公有制和計劃經濟,全面實行以私有制為基礎的市場經濟;政治上就是結束一黨專政,實行民主憲政;意識形態方面就是打破思想枷鎖,實行自由思想,多元文化。鄧氏改革之所以勉強實行三十年就達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就因為他的改革只在經濟領域對私有制和市場經濟有所放鬆,並且利用這種放鬆使權貴們發了大財,使獨掌政權的共產黨發了大財,而使整個中國雖然在GDP上成為世界第二,但在政治民主、經濟自由、文化多元、人權記錄等所有的社會指標上,至今仍被排除在當代人類文明的殿堂之外。

 

  從上述情況看來,中國的改革確實到了「啃硬骨頭」的時候了。這塊真正的「硬骨頭」不是哪一個大貪官或哪一個「利益集團」,而是一黨專政制度本身,是它堅持走的社會主義道路。中南海能認識到這一點嗎?能下決心啃自己的硬骨頭嗎?能舉起鋼刀砍斷自己已經腐爛的手腕嗎?蘇聯的戈爾巴喬夫和台灣的蔣經國是這種類型的政治家。中國大陸也應該出現這種政治家,不過現在還沒有看到。

 

  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要「全面深化改革」,確實很值得人們刮目相看。然而接下來的事實卻又很使人擔憂,因為掌權者至今還信誓旦旦「不走西方邪路」,「不犯顛覆性錯誤」。

 

  不久前倡導公民運動的許志永被判處四年徒刑,更增強了人們的憂慮。許志永和幾個人僅僅因為在街上舉了一個橫幅,敦促官員公佈財產,就遭到如此野蠻的打擊!在這個「人民共和國」境內,被尊為「主人」的公民,僅僅用和平的方式要求「公僕」公開他們的財產,就被「公僕」把這位「主人」抓起來投入監獄:請問世界上有哪個文明國家的「公僕」如此對待自己的「主人」?如果中南海的掌權者對他們下屬這種違憲的暴行都不嚴肅查處,難道人們還能相信他們「全面深化改革」的諾言嗎?難道容許公民和平表達政見就是「西方邪路」嗎?

 

  他們把人類社會已經達到的現代普世文明叫作「邪路」,而把毛澤東和鄧小平已經破產的「社會主義道路」一直堅持下去。在這個大前提下,一切所謂的「改革」,無非是加強一黨專政的機器,無非是把這架機器修理得更加強大,「治理社會」的本領更加提高而已。至於他們「啃」掉的幾塊「硬骨頭」,不管它姓「薄」還是姓「周」,無非是打倒爭奪權力的政治對手而已,並非在政治路線上有什麼根本區別。所以,為加強一黨專政所作的任何「改革」,都不值得稱道。種種跡象表明,被看作「全面深化改革元年」的二○一四年究竟是在加強一黨專政還是開始「啃」這塊真正的「硬骨頭」,確實很難說,還是讓我們冷靜地觀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