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宗不能丟,大道理還要講。」這是中共十八屆常委、中央書記處書記、主管宣傳口的劉雲山一月三日在宣傳工作會議上說的。這十二個字可以說是他這篇講話中的「神來之筆」。在馬年春節爭奇鬥艷的春聯舞台上,劉雲山這副「春聯」大概是獨佔鰲頭的「主旋律」了。

 

  劉雲山應該是中國人。我們不知道他有沒有外國護照。但他的「老祖宗」卻不是中國人,此人名叫「卡爾‧馬克思」,是個德國人。而且不止劉雲山,中共許多領導人都到馬克思那裡認祖歸宗,「去見馬克思」,就是這些人一生的最後歸宿。

 

  其實中國共產黨人把外國人叫「老祖宗」,一點也不奇怪,因為這個黨本身就是外國人到中國來創辦的,是共產國際派人拿錢到中國來一手組建的「共產國際中國支部」。這個黨雖然身在中國,卻以蘇聯作為自己的祖國。一九二八年蘇聯武裝侵略中國東北時,中國共產黨就公開打出「武裝保衛蘇聯」的旗號。一九三一年日本侵佔中國東北之後,共產黨特地選擇十一月七日(蘇聯國慶日)在中國的江西正式成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只是因為江西和蘇聯並不接壤,才無法加入「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當時中國的國民政府剛剛結束了軍閥混戰,統一中國不久,中共卻置大片國土淪喪於不顧,又在中國境內建立起一個蘇聯的附庸國,使中國政府陷於腹背受敵的境地。只是當這個「國中之國」即將被中央政府剿滅之時,才打出「抗日救亡」的旗號來渾水摸魚。其實它的「抗日」是引火去燒中國的中央政府,以便掩護自己逃命;至於它的「救亡」,也不是救中華民族之亡,而是救中共之亡。

 

  果然,這個策略獲得極大的成功。共產黨不但逃過了滅亡的命運,而且轉敗為勝。在抗日戰爭中,毛澤東「三國演義」的如意算盤在中國的土地上完全實現了。他給共產黨制定了「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發展」的總方針:讓國民政府用全力在正面戰場和日軍主力浴血拼殺,而共產黨則乘機擴大地盤,擴大部隊,以便在國民政府打得筋疲力盡之後,好從他手裡奪取全國政權。

 

  是誰幫助共產黨在中國內戰中取得勝利呢?一個是創建了中共的蘇聯,一個是侵略中國的日本。蘇聯在日本經不起美國的致命打擊,已經決定投降時,出兵中國東北,一面阻撓中國政府接收東北,而讓中共長驅直入,把東北建成「解放」全國的可靠根據地,一面把日本關東軍全部精銳的武器裝備,悉數用來裝備和訓練中共的軍隊,特別把他們從歐洲戰場帶來的一千枚美製榴彈炮也送給中共。這才使依靠「小米加步槍」只能打游擊的中共軍隊不但能打真正的陣地戰,而且在數量上和裝備上已經超過國民政府的正規軍了。這就是為什麼毛澤東在中國掌權後要「一邊倒」,要「以俄為師」的背景,也是他要感謝日本侵略的原因。

 

  現在共產主義已經遭到文明世界的普遍唾棄之後,中共用作刺激群眾的興奮劑,只剩下「愛國主義」了。其實恰恰是這個黨沒有資格高談愛國主義,因為它的「祖國」是蘇聯,它的「老祖宗」是馬克思。難怪蘇聯解體、蘇共解散時,中共曾嚎啕大哭,如喪考妣。不過傷心歸傷心,傷心過後還是舊情難忘,所以該賣國時照樣賣國。俄國歷年侵佔了中國一百五十萬平方公里領土,不論清朝和中華民國政府都沒有承認過,然而江澤民卻在自己任上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正式簽字承認了俄國對中國領土的併吞!中國共產黨就是這樣「愛國」嗎?

 

  如今劉雲山忽然搬出馬克思的牌位訓誡中共「老祖宗不能丟」,倒是把這個黨高唱入雲的「愛國主義」高調一下子戳穿了。原來他們能把外國人叫「祖宗」,如今把區區一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送給當年的「祖國」又算得了什麼!

 

  共產黨把馬克思叫作「老祖宗」,還有一層意思,那就是還要在中國共產黨內樹立一個神位作為「新祖宗」。至今還供奉在天安門的毛澤東,就是這個黨的「新祖宗」。日本當政者參拜供有戰犯的靖國神社,表明他們要遵循的是什麼道路。中共在天安門上掛著毛像,在紀念堂裡供奉毛的遺體,同樣表明他們要遵循什麼道路。

 

  其實劉雲山「還要講」的那些「大道理」,並非那個德國「老祖宗」的遺訓,因為他和那些時常把「馬克思」掛在嘴上的高官一樣,多半不知馬克思著作為何物。他們最拿手的事情就是封殺言論自由,然而「老祖宗」恰恰是堅決反對書報檢查,堅決維護言論自由的。如果那位「老祖宗」轉世再生,聽說他的東方子孫如此違背祖訓,恐怕會立刻氣死。現在我們還不知道今年將有多少「大道理」出台,不過從去年中共中央辦公廳所發的「九號文件」可以看出,這位「老祖宗」的東方子孫,除了竊用國家權力對中國憲法所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套上七個枷鎖(「七不准」)以外,至少在撲殺網絡自由方面,一定會搬出不少新的「不准」來。

 

  外界對中共十八屆班子內部的矛盾衝突早就多有議論。其中一個惹人注意的觀點就是所謂「劉雲山綁架習近平」,逼他向左轉。我們對這些議論無意置喙,但這個新班子一年多的動向,也確實讓外人捉摸不透,這輛車的方向盤究竟在誰手裡,連習近平要落實的憲法(也就是實行憲政)都被斥為西方的「反華」工具,真不知道十八屆班子裡到底是誰說了算?如今馬年伊始,劉雲山忽然貼出這樣一副春聯,顯然他除了繼續貫徹「七不准」之外,必定「還要講」不少「大道理」。共產黨一向強調「小道理服從大道理」,如今劉雲山既然舉起了「大道理」,那麼,誰要是和他不一樣,自然都是「小道理」了。讓我們繼續冷靜地觀賞馬年的中國政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