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提要
 
2015年5月1日出版.總451期

  近期引起國內國外人士高度關注的中共政經動作,莫過於體制外著名記者高瑜被構陷「涉露國家機密罪」被判囚七年的政治案件,以及由中國牽頭以輸出國內過剩產能為主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建立。高瑜案的宣判除了顯示習近平高喊的所謂「全面依法治國」,其實質是「以黨法治國」之外,更証實了海內外傳得沸沸揚揚、引起社會輿論譁然的黨內「七不講」文件的存在,而且為了不讓國民對此違憲違法、荒謬的文件有知情權,還把它列為「國家機密」。至於「亞投行」的建立,在中國經濟走下坡、前景不妙的情況下,為保持經濟持續發展和為國內過剩產能尋找出路,從執政當局來說無可厚非,但令人擔憂的是,中共一黨專制、黨的利益高於一切的政治理念以及自身肌體嚴重腐爛、病入膏肓的危疾,如何能讓「亞投行」這個跨國銀行業機構的營運機制達到公平、透明、高效率的國際投資金融業水平,實在令人不敢樂觀。「北方放語」《官場上層反腐攻堅戰展開》、《戴相龍被查揭金融上層黑幕》以及「大陸熱線」《高瑜案背景真相》、《從「鬼城」到「鬼路」:人民幣難以躋身國際硬通貨》等一組內幕性報道文章,反映了政治制度和經濟發展是相輔相成的。中共為了維護其政權江山萬代執政,拒絕民主憲政和普世價值,經濟發展到了一個階段必定會遭遇「瓶頸」窒礙,國家長治久安的福祉只會離中國和中共政權越來越遠。